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4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0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快……”春色无边,灵魂呐喊,纵情的交欢云起雨落,良久之后。 [ .

一对欢情男女终于从高潮之颠缓缓回复。

“小恒,别……别来啦!我要回去排练,不然会被丽珍发现!”叶卿玉娇羞无限的又让坏小子重重弄了两下,最后好不容易逃脱了魔掌。刚一走到门口,却突然大惊失色:“啊……”

“怎么啦?老婆你……”江恒关切的上前抱住了舞蹈熟女,不知道她为何大呼小叫!

“门、门……”叶卿玉的心思自然比男人要细腻许多,一脸惊慌指,一着办公室门扉颤声道:“我记得是关上了的,怎么……怎么打开了!”

“啊!”

江湖这下是完全明白过来了,本能的脱口猜测道:“难道是仇丽珍!”

“偷情”被曝光。难怪叶卿玉会吓得心儿狂跳,用力深深呼吸了片刻,她这才平复了几分,“不会是丽珍,以她地火爆性子,一定不会不出声!”

“那会是谁呢!”江恒这色狼也感到脸颊发烧,想不到以自己超凡的六识,也会有这种耳聋的时候。连被人偷窥了也不知道!

唉……欲火害人呀!

“小恒。咱们怎么办?”一想到有人看到自己放肆迎合的羞态,叶卿玉就脸如火烧,再一想到自己还不知是谁,美女地心灵就更乱了!

“老婆。放心,我一定把这人揪出来,不让她看我们笑话!”年轻男人并不准备动用超能,嬉戏刺激的心理让他不想太早失去乐趣,决定用正常人的侦察手段来玩这快乐游戏!

“唔……怎么查呀?羞死人了!”

叶卿玉慌乱的神态就像做了错事的小红帽。

“嘿、嘿……一定会查出来的!”江恒的笑声就像大灰狼――一头吃了小红帽地聪明大灰狼。

“卿玉、卿玉……”叶卿玉刚刚走到门口,仇丽珍的声音就传了进来,门扉一开,歌舞团长急步而入,一下子就看到“仇人”出现在“爱人”办公室。

中性的套装瞬间一顿,仿佛遇到了寒流,仇丽珍五官一僵,怒火开始在她眼眸窜升。

“江恒,你怎么在这儿。”最后一字已是怒声大吼,震得女儿国的天地瑟瑟发抖!

“丽珍!”叶卿玉重重的喊醒了差一点暴走的仇丽珍,然后强压心中慌乱,倒打一耙般斥责道:“你别胡说,我请小恒来是商量演出公司的事!”

“他!你与他商量!他能帮什么忙!”话虽如此,但仇丽珍的心灵却自行选择了相信,江恒虽然沦落为了歌舞团地守门员,但仇丽珍地直觉还没有丧失,潜意识告诉她,无赖男人能这样说,一定有他的道理!

“仇团长,我是看在叶姨与灵芝的面子上帮忙,可不是想帮你!”江恒的反应比叶卿玉还要自然镇静了许多,聪明地用上了激将法,一下子就转移了仇丽珍燥热烦乱的心绪。

“哼!”同性女人自然双眸圆睁,怒火也悄然改变了方向,不屑的反击江恒道:“姑奶奶不希罕,你以为你这半死不活的废物真能帮上忙呀!不自量力!”

“咯、咯……”叶卿玉妩媚而笑,她既是在暗自如释重负,也是在为仇丽珍的神色感到好笑,想不到丽珍也会反用激将法。

“半死不活总比你这不男不女好!这事儿本少爷还管定啦!”

一男一女又回到了往昔的相处轨道,互相攻击一番后,男人假作怒火冲天,砰得一声摔门而去。

“咯、咯……丽珍,好啦,你已经把他骂走啦!”

叶卿玉拉住了仇丽珍下意识想追出去的身形,然后改变话题道:“小恒得到一个消息,风氏想玩把戏……”

仇丽珍并未用心听叶卿玉所说的重要情报,反而暗地里脸颊热了几分,为自己双脚的不听话而生气,也会自己的心灵而迷惑:为什么要追上去呢!难道真是要追着臭小子骂嘛!

时光交替,画面变换,转眼就到了演出公司拍卖的日子,紧张的歌舞团众女也没有心思排练,一个个全聚集在了一一门卫室门口!

“江恒,你说咱们团能保得住吗?”

小飞莺边问边自行难过的摇了摇头,“那风氏企业的经理一看就不是好人,他一定会把团长撤了的!”

苹果可爱的性格让她心中藏不住秘密,痛苦的挣扎了几秒后,少女涨红着小脸扬声道:“你们知道吗,风氏的大老板就是上次在京都想欺负灵芝的禽兽!”

“啊!”大大小小的美女全都义愤填膺,紧接着又花容失色,莲子不由自主的呢喃道出了众女心声,“天啊,要是让风扬当了我们的大老板,那以后……”

“哼!到时咱们大家集体辞职,不干啦!”

刹那之间,半数美女想到了离开。

“可是……不跳舞,离开歌舞团,咱们能干什么!又有什么工作能让咱们这么喜欢!”瞬息之间,所有舞蹈美女都黯然低叹。

从小学习艺术,一二十年的职业生涯早已让她们与歌舞融为了一体,如果没有艺术,她们就会觉得没有了空气。

唉……离开,一个多么不想听到的词儿!

“情圣,你倒是说话呀!”如云美女把门卫室围了个水泄不通,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在歌舞团面临生存危机时,她们的直觉与聪慧竟然把希望放到了一个门卫身上。

“他一个穷小子,能有什么办法!哼!”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打扮的光彩照人的白虹悠然迈步向大门外走去,头也不回道:“姐妹们,我会为团长向新老板求情的!”

灵芝这时也挤到了江恒身边,伸手推了推正在闭目沉思的男人,“老公,你有什么办法,你倒是说说呀!”

“呼……”在众女万分凝重的期待之中,江恒这救星竟然发出了打鼾声,让一千美女的眼眸差点气爆!

“死江恒!醒醒。”

小飞莺最是霸道,第一个伸手揪住了江恒的耳朵,灵芝、苹果也不甘落后,再下来的美女没有最好的下手部分,不管三七二十一,在江恒身边就乱掐一遍,有人在浑水摸鱼时甚至一不小心,摸到了男人的……“哎哟,救命啦……”贪睡的家伙终于醒了过来,本能的双手展开了自卫,朦胧的眼眸只要一看到人影,就是一番上下反攻!

“啊……色狼呀!”有人的胸罩被扯歪了,有人的裙子被掀翻了,有人的脸上留下了狼吻,有人的腰肢一片火辣……混乱――现场一片混乱。

旖旎――小小的空间内春色旖旎。

暧昧――一男与众女间的暧昧再难克制!

虽还不是干柴烈火,也不是天雷地火,但也是迷离陶醉,不克自制!

第二十七章拍卖“咳、咳!”重重的两声咳嗽把春风吓跑了,一脸严肃的团长走了出来,旁边自然跟着妖艳妩媚的副团长。

歌舞团两大花娘神色截然不同,一个如临大敌,一个却是巧笑嫣然,一干大小美女自然而然的乖乖站立,把无声的鼓励给予了两位敬爱的师长!

“小恒,走吧,不然来不及了!”叶卿玉恭声呼唤,认真的话语让美女们不由大为诧异,想不到连团长也要把希望放在江恒这门卫身上!

“走吧!”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仇丽珍也没有心思与江恒吵闹,她可没有叶卿玉那般自信,对于江恒的所谓计划也是半信半疑!

一男二女登上了歌舞团的专车,车子启动不久,仇丽珍见江恒还是半梦半醒的瞌睡虫模样,不由气从心来,“江恒,你说的什么公司真肯与风氏竞拍吗!你能保证他们成功后不对歌舞团做大改动!”

“能,我绝对能!”年轻男人虽然还是一脸随意,但话语却也是斩钉截铁,末了还不忘补充道:“改动是有的,但一定会经过你同意,也是对歌舞团真正有益的好事儿!”

“嘎!”叶卿玉脚下用力!刹车停在了拍卖中心的大门口。三人一看时间,还有整整半小时,也就不再那么焦急!

“咦!怎么这么少的人?”仇丽珍诧异的环视了一圈,拍卖演出公司可是恐龙市的大事,想不到竟然这么冷清,只有三两个虾米小鱼儿在来来去去。

“应该是大家都怕了风氏企业!”叶卿玉感慨万千,柔媚佳人忍不住轻声骂道:“谁都知道风氏一向仗势欺人,还特别记仇,除了少数人外。谁敢与风家作对呀!”

“说得倒是!”仇丽珍认同的点了点头,下意识又看了看江恒,希望江恒说得公司真会出现,而且还真有那胆色!

思绪万千,盘旋往复,仇丽珍边想边向六楼的拍卖大厅走去,可是还未走到电梯门口,就被几个保安拦了下来。

“对不起。拍卖大会还未开始,只能提前十分钟入场!”

仇丽珍与叶卿玉愣了一愣,在保安的坚持下,她们只得郁闷地坐回了大堂的沙发。而江恒眼底则闪过一缕微不可察的冷笑,不动声色的坐到了两女身旁。

等待最是煎熬人心,时间分秒如年的缓缓过去,终于,三人等到了警卫放行的时间。

“叶姨,咱们走楼梯,小心电梯『失灵』!”江恒伸手拦住了二女。而仇丽珍的配合是少有的默契,一听江恒的话,她第一个改变了方向。

“蹬、蹬……”当他们小跑着来到六楼时,时间还有几分钟,足够他们慢慢走进去!不料……“对不起!”又是两个警卫迎了上来,十分客气地说道:“今天的拍卖会改了地方,请你们自行看通告!”

“什么!”仇丽珍气得七窍生烟,顺着警卫手指的方向看了看那张小得不能再小地公告。而且还是贴在六楼的通告。

原来。这才是风氏的小把戏!让所有对手都来不及参加,诚心玩一个法规的的漏洞游戏,真他妈的――厉害!

“无耻!我要告你们!”如果不是叶卿玉用力拉住,仇丽珍一定会把两个警卫打成猪头!

“女士。请你注意用词!咱们一切都是按规矩来办,拍卖会转到了市政府会议中心,这通告已经提前一天公告,是你们自己没注意!请立刻离开!”

这两个警卫绝对事先已有所准备,不愠不火的把三人赶出了拍卖公司,让仇丽珍眼中的希望之火急速熄灭!

“哈、哈……”市府会议中心,临时充当拍卖所的空间内,回荡着那王经理张狂的笑声,除了风氏举牌外,其余十来个商家都是前来捧场凑数的。

“主持人,别念什么123了,不会有人举牌的,赶快五百万成交吧!”

“好、好……”

台上的主持人不由一脸干笑,即使早已心中有数,他也忍不住暗自打鼓,演出公司与其价值上千万的地皮就这样卖出去吗!汗……真他妈黑,权力真是一个好用的玩意儿!

“慢着!我加价,一千万!”

就在这时,大厅角落里传出了清脆有力地话音,两个风姿各异地大美女映入了众人视野,简洁干练的韩真真高高举起了竞价牌。

“啊……”

异变突生让这一场戏脱离了剧本的轨道,风氏高层不由面色大变,那王经理强自压下质问威胁,然后咬牙想到:无论如何也要拿下这件事,即使代价高一点也必须拿下!妈的!

“一千五……呃!”就在风氏准备举牌之时,他们突然同时身形一震,变成了泥塑木雕,别说举牌,连说话也不行!

“主持人,你怎么啦?快宣布呀!”

这一次轮到那两位美女催促,其中一女更促狭地晃了晃自己的手指,对于自己“隔空点穴”的功夫大是满意!

“没有人加价了吗?那我……我……就……”

主持人奇怪的望着王经理,尽管把声音放得特别慢,但他还是拖不下去了,最后他还以为风氏改变了计划,这才终于一锤定音!

“砰!成交!我宣布,恐龙市演出公司与相关地皮由京都恒欣公司投得!”

“嘎、嘎……这就叫做一山还有一山高,恶人自有恶人磨!”

风扬遇上了江恒,注定他这一辈子都要倒霉到底!

************“砰――滚,立刻收拾你的东西滚出风氐!”风扬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在房中团团乱蹦。

“公子,查清楚啦,注册人只是一个叫韩真真的无名小卒,不过好像是林家的人出的面!”

“林家!啊!”风扬瞬间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沙发里,如果说有谁是他不敢得罪的,这掌握重兵的林家绝对是第一选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歌舞团会牵扯出林家来!

以风扬的猪脑袋,他就是想破了也想不明白,不过好在老天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