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4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0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

“嘿、嘿……终于找到事做啦!”就在万八下达命令的刹那,无所事事的江恒在黑暗中笑了,笑得特别开心,还有一点邪恶!

“列队!”面对强敌,威震黑道的火枪队神色冷酷,伏击已失去了意义,暗处的杀手也现出身来,每四人一队组成了特战小组,先前偷袭的手枪已被放弃,大火力的穿甲弹瞄准了五个可怕的对手!

“开火!”

杀戮是血腥而残酷的,火枪小组各自扣动了扳机,子弹似若怪兽,嚎叫着铺天盖地向对手扑去。 [ .

四人小组以菱形站立,最前那人矮身蹲立,负责疯狂直射猎物;而左右两边的同伴枪口迸射的火花并不直射对手,而是封锁猎物有可能左右闪避的空间;最后的枪手原本是负责侦察与应变,此刻则是把枪口指向了对手头顶的方向!

左右前后,包括半空都这样落入了火力范围,果然不愧是黑道精英,而他们所用的也是特制的穿甲弹,寻常避弹衣就像薄纸一样,一戳就穿!即使是后天古武高手遇上他们,也难以逃出生天!

厉害!江恒在旁看得是清清楚楚,不由自主对万八的老本竖起了大拇指,真不愧是西南教父,如果不是遇上自己这时间人,普通组织还真难把他搬倒!

“唰……”七色异彩在江恒眼中一闪而过,他虽然知道罗七等人应该能穿过枪林弹雨,但还是加了一道保险,用超能稍微减缓了子弹的速度!

自进入第四层“月之境界”后,时间人的本领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即使不在梦中苦练,精神力也每天增长,虽然没有冲到第五级“年之境界”但江恒此刻随意就控制了整个杀气空间;如果换作以前,那是绝不可能的事儿!

“哈、哈……”罗七五人纵声狂笑,在子弹呼啸而至刹那,他们也亮出了绝招。

“啪、啪、啪……”

一张形状好似苍蝇拍一样的磁力金属拍出现在五人手中,天网手套让五人的大手光速般挥舞,磁力拍的满天幻影顷刻间充斥了众人的视野,一发发子弹全被拍苍蝇般拍飞在地。

“嗒、塔……”火枪小组心神大惊,长期训练的本能让他们更加疯狂的扣动了扳机,但还是挡不住五个对手在枪林弹雨中破浪而进的身形!

第二十五章第六条龙“啊!”惨叫终于响起,猎鹰第一个冲到了对手面前,铁拳挥舞,四个凌空的身形瞬间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妈的!”远处的万八吓得手一嗦,望远镜也委屈的摔落在地,狡猾的老江湖立刻回身就逃。

胜负已没有悬念,他此刻只想逃回州城老巢,然后不惜花金山银山,也要请动武盟或毒网的超级杀手,把这六龙帮彻底干掉!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万八的决定无疑是聪明的,行动也是迅速的,可惜,一个人的存在让他永远也难以逃避自己失败的命运!

“唉,万八爷,再玩一会儿吧!”调侃的话语,嘲弄的神色,还有鬼魅般凭空突现的男人,江恒就似“无中生有”般出现在万八面前!

“小子,别动,否则同归于尽!”万八先是猛然大惊,然后又面容扭曲,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能横行黑道这么久,他也不是什么酒囊饭袋,在心狠手辣上,十个江恒也比不过他这黑道教父,万八竟然在自己身上绑了一圈烈性炸药。

“哼!滚开,不然老子让你陪葬!告诉你,这玩意相当于百公斤TNT!”

万八手指紧紧按下了按钮,昂然迈步向江恒逼去,只要他手指一松,炸药就会将十米方圆的一切生物瞬间气化!

“他奶奶的,还有这一招!”江恒随意的眼眸出现了几分凝重,还有几分狐疑,这万八真有这么狠吗!又或者他只是想吓唬自己!

靠!本少爷就不信他会炸死自己!

意念一动,江恒眼神瞬间杀气弥漫,不由分说抬起休息了许久的电极枪就是一枪。

“啊!”万八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胸口的黑洞,生命力光速般流失不见。死亡地觉悟让黑道教父狰狞的笑了!

“轰!”

几乎在电极枪射中万八的同一瞬间,万八的手指一松,惊天的烈焰把万八焚为了飞灰,足以融金化铁的热浪与冲击波粉碎着方圆十米内的一切东西,也包括大惊失色的江恒!

“嘘!”一口冷气钻进了胸口,江恒一下子――从十秒后回到了现在,心儿砰砰狂跳地时间人是余悸犹存,想不到这万八还真他妈是一胆个疯子。竟然会在自己身上绑炸药,简直不是人,厉害!

江恒难得佩服一个人,这万八的狠辣让他不再轻视嘲笑。但正因为如此,他必须一一抹杀这种敌人!

值得尊敬的敌人最应该死,只有死了,才不会对自己及身边的人造成伤害。

江恒不想冒这样地险。更不想当什么仁义傻瓜,放过这种连自己也敢炸死的对手!

“万八爷,你真行!”意念万千。现实只不过几秒钟,江恒向旁边一让,还对万八竖起了大拇指。

“哼!小子,算你……呃!”万八得意的话语中途嘎然而止,他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变化,但咽喉却已被江恒锁住,按着按扭的手指也难以动弹。

“咔嚓!”江恒面容如寒冰笼罩,手指一紧。毫不犹豫扭断了万八的脖子。

然后将时间再次停顿,整个人飞速向后飞跃。

“轰……”炸弹还是爆炸了,但焚灭的只是万八地死尸,时间人自然连皮毛也没有伤着。

“啊……”炸弹虽然惊天动地。但也没有完全掩盖枪手们的惨叫,就在万八化为烟灰时,二十个枪手也躺满了一地,黑道之争取就此胜负分晓!

恐龙市黑道一一又回到了罗七手中,江恒又能随时化身“子弹”,过一过另类的生活!呵、呵……这样黑白交替的日子还真的不错!

黑道连续几天的火拼早已进入了政府部门的视线,但因为重重原因,无论是警察部门,还是政要大官,都变成了瞎子、聋子,对于不明内情下属的追问,局长高官们悠闲得意道:“就让他们窝里斗吧,只要不伤及平民,黑帮份子死得越多越好!”

“市长,这是我从警察局弄到地资料,您看看!”李秘书快步走进市长办公室,把厚厚地一大叠关于六龙帮的资料递给了唐市长,与此同时,一模一样的资料也放到了副市长桌上。

“小李,做得好!”

唐市长仔细的看了一遍,然后感慨道:“这罗七还真行,一年前还只是一个小混混,现在不仅翻了身,还变成了黑道老大!”

话语微微一顿,唐市长指着末页好奇追问道:“这六龙帮不是该六个人吗,怎么公布地老大名字只有五个?第六个人呢,为什么没有名字!”

“市长,这就是关键的地方!”李秘书激动的心绪透入了语调之中,“我认为,这罗七能这么快上位,关键就是这――第六个人!”

李秘书为人品格无疑不算高尚,但做为秘书却绝对十分称职,又从包里拿出几张秘密资料道:“市长,你看,这是罗七以往的档案,根据记载,江恒曾经与他称兄道弟,关系好得很!而且,据警察局非正式的记录,这几天的火拼里,现场一直有一个神秘的年轻人在观看,我怀疑……”

不待李秘书说完,市长自行接口惊叹道:“江恒!难道那第六个人是江恒!

嘘……”

“嗯!一定是!”李秘书再趋前几步,俯身在市长耳边道:“你看,这罗七一群土流氓,怎么可能弄到连国安局也没有的装备!如果不是江恒帮忙,他不可能斗得过万八!”

“小李,万八上次送我的东西,你处理好没有?千万不能留下尾巴!”唐市长神色微变,下意识压低语调道:“如果失踪了的万八找我,你就说我不在!”

“市长,我办事你放心!那些东西已转了几道手,更过了好几道银行帐户,两千万的现金已打进了你在国外的秘密帐户!”

“嗯,小李,做得好!你自己也做好准备,如果出事了,咱们就一起移民到国外去!”

唐市长有效的给了心腹手下奖赏,有点疲惫的身形倒入了椅背后,无限感叹道:“唉……这官不好当呀,一不小心就的翻船!”

“市长,那咱们还去不去七公子与风公子的酒会?”时移势易,李秘书禁不住小声提醒道:“七公子上次直接抢了江恒的地皮,风公子看样子也与江恒不对劲儿,咱们……”

“中立吧!酒会要去,但改变原来的主意,让姓邱的笨蛋与他们套近乎,咱们坐山观虎斗,让他们狗咬狗,适当的时候,稍微帮一下江恒的小忙,我有一个直觉,江恒虽然看上去没有对手强大,但他更像赢家!”

************自从上次浴室昏倒事件后,仇丽珍不知是否还未从“震撼”中缓过气来,一连几天都没有再找“沙包”的麻烦!

江恒难得悠闲的在花园中享受鸟语花香,他这唯一例外的臭男人早已把团长的规矩忘了个一干二净,有空就倒内院偷看一下春色。

“咯、咯……”对于门卫这不加掩饰的“偷看”,美女如云的歌舞团是笑声频频,而这几天,青春少女往往是一见江恒就红着脸飞速跑开,反而是以往不怎么熟悉的成熟少妇们会有意无意的多看穷小子一眼。

“呃……”一片春光之中,无数玉腿高高抬起,一个个鼓鼓的女人禁地在舞衣下羞涩颤抖,晃得窗外的男人又开始鼻梁发热。

他奶奶的!讨厌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江恒的好心情,趁仇丽珍追杀出来之前,他立刻脚底抹油溜之大吉,而室内大大小小的美女则用羞涩的笑声为他送行。

时间的积累,长期的“沙包”接触,再加上江恒身上那神秘的气息,早已让美女把江恒当作了熟人一一一个很特别的熟人!

“喂,谁呀!”陌生的号码让江恒很不客气,不管是谁,打断他偷窥的美好时光,那就应该株连九族。

“江总,是我呀,市府的小李!”

李秘书无论是地位,还是年纪,都比江恒这门卫大得多,可他竟然谦恭的用上了小李的自称,让江恒的火气立刻烟消云散。

“哦,李秘书呀,有什么事吗?”江恒语气放缓,但仍然隐约带有居高临下的意味,他太了解这些狗屁政客了,面对他们,他可没有装孙子的习惯,而且也没有这必要!

除了美女外,这世上休想有人能欺负他这为所欲为的时间人。

“呵、呵……好久不见就想起江总你来啦!是这样的,有个关于歌舞团的小消息要告诉你……”睁眼说瞎话那也是一种本事,李秘书明明几天前才来过歌舞团,但说起客套话来是流畅又自然。

第二十六章救星“嗯,李秘书,多谢啦!改天请你喝茶!有机会我会回报你的!”江恒大有深意的话语不再多加掩饰,李秘书密报的可不是小消息,年轻的江恒毕竟对整治还不太熟稔,想不到风氏企业会买通市府玩手段,如果江恒一直被蒙在鼓里,还真可能被风扬得逞!

“咚、咚……”紧闭的大门传来阵阵敲门声,江恒这门卫回头一看,不是冤家不聚头,竟然是歌舞团最为势利眼儿的拜金女白虹,除了他之外,唯――个敢与仇丽珍作对的女人。

“白小姐,今天又赚了多少?”

江恒灵敏的嗅觉闻到了白虹身上淡淡的酒气,嘻笑之间隐带嘲讽。

“哼!本小姐一天赚得,你干一辈子也休想赚到!”白虹的冰山在江恒面前化为了骄傲,情绪外露的还击一贫二白的穷小子道:“怎么,眼红啦!告诉你,本小姐刚从文化部回来,要不了几天,这儿就要变成风氏企业的啦!”

“呵、呵……听说是公开拍卖,你以为你一定就能赚到风氏的佣金呀!”

江恒啪得一声关紧了大门,然后自顾转身而去,再不想理会这歌舞团与众不同的庸俗女人!

时光没过多久,画面来到了副团长办公室。

叶卿玉找了个借口独自走出了练功房,因为她看到了江恒的示意。

“啊……”柔媚佳人还未完全走进房门,男人的大手已把她一把扯了进去,紧接着就是激情的响声回荡,衣物有如彩蝶四散飞舞!

“噢……”满足的呻吟之中,江恒深深进入了叶姨体内,融为一体的快感让一男一女扬声欢鸣,紧接着就是悠长而狂野的肉体撞击之声。

重重地冲刺中。江恒一边噬咬着丰润肌肤,一边断断续续把事情说了一遍,“叶姨,拍卖的事有变动,咱们要重新……”

“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