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3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0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他手上戴的特别手套,“猎鹰给了我一些好东西,哥哥我运气不错,竟然还能用!”

罗七神色感慨,虽只是一语带过,但江恒还是感受到了他心中深刻的回忆,江恒对天网装备可有相当的了解,明白要想承受装备的反噬,不仅需要强悍的体魄,还要忍受常人不可想象的痛苦,罗七又不像他拥有超越常人的本领,这其中的滋味当然不用多说!

罗七仔细地看了看天网手套,然后又强自把心神从记忆中拉回,豪气万丈地道:“我罗七既然回来了,就是要拿回失去的东西,万八――这个狗杂种,看老子这次怎么收拾他!”

“好!七哥,我帮你!”江恒欣长的手臂横空一划,隔着桌子与罗七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咱们兄弟再联手,拿回失去的一切!”

“别忘了,还有我们!”铿锵有力的豪言环绕中,又是四只坚定的大手搭了上来。 [ .

“哈、哈……就从这儿开始!”六个男人相视一笑,然后虎虎生威的昂然站了起来,异口同声道:“行动!”

摇晃的人群之中,半开放的雅座沙发里,几个一看就是小混混的家伙正在那儿划拳喝酒,不时有青年男女前来买走一些东西。

“嘿……兄弟,来两颗!”江恒半边身子斜倚在吧台上,大声的对着几个小混混挥手。

五个小混混看了江恒一眼,其中看似小头目的家伙问身旁同伙道:“你们认识他吗?”

“不认识!面生的很!”

职业的警觉让几个小混混装作没有看见江恒,然后对着四散站立看场子的打手示意了一下。

“喂,兄弟,这儿不欢迎你,出去吧!”江恒还在喷烟圈,已有两个彪形大汉左右围了上来。

“妈的!呸!”子弹可不是老老实实的主儿,手指一弹,烟灰与火星就让左边的家伙嗷嗷大叫,右边的打手还未回过劲儿来,肚子上已挨了狠狠的一拳。

“啊……”惨叫声混杂在狂放的音乐声中,挥舞的拳头与晃荡的脑袋交相辉映,吃了摇头丸的红男绿女们不仅不怕,反而还兴奋的特意围出了一个圆形的圈子。

“砰!”江恒的拳头还未再次挥出,一个打手已从人群后被扔了进来。

“砰、砰……”仅只一秒钟,又连声惨叫之中,一连几个垃圾般的打手变成了死狗!

“轰……”不待人群有更大的反应,不知是罗七,还是猎鹰出手,一张坚实的台子被打的四分五裂。

“啊……”这下,浑浑噩噩的男男女女终于清醒啦,呼啦一声,不相干的全跑了个精光,只剩下一大群惊恐的打手,还有五个杀神般笔直挺立的汉子,以及那群懒懒散散斜倚吧台的无赖!

“狗娘养的!你们知道这是谁的场子吗!连八爷的地方也敢来找事儿,不想活……呀!”卖药丸的小头头还未说完,一个碗大的拳头已经一闪而过,两颗门牙在血沫中与他说拜拜!

第二十一章暴露狂“砰、砰……”连串闷响又急又快,这不是打斗,而是单方面的拳击练习,一群小混混又怎么可能斗得过猎鹰等人!

“啊……饶……饶命!”黑道靠的是拳头说话,谁凶谁就能当老大,罗七等人一个照面就把所有人打趴下了,小混混们脸上的傲气一下子变成了哀求!

“滚!”罗七一脚扫飞了一张玻璃桌,然后对兄弟们道:“去隔壁那家!”

“砰、砰……”没有悬念的战斗仍在继续,一小时过后,六个男人已“转”

完了两条街,十余家娱乐场所也遭受小飓风“洗礼”,多出了好多哭爹喊娘、鼻青脸肿的小混混。

“听着,从今天起,这儿归为我们六龙帮了!”罗七顺口就弄出了这么一个威风的名字,逃亡的生涯也让他杀气大涨,力量的增加更令他不甘于当偏门小混混,第一次打出了正式的旗号。

“六龙帮!”一个个吓破了胆的小流氓齐齐一愣,这可是从未听过的名字,不过他们身上残留的伤痛却告诉他们,这“六龙帮”可不是说来玩的。

“回去告诉万八,老子明晚再扫下面两条街,叫他有多少人带多少人,免得老子去找他!砰!”罗七铁拳一动,凌厉的劲风吹的众人寒气直冒,只见那传说刀枪不入的合金玻璃竟然被人一拳打成了粉碎!

我的天!快逃吧,狂风暴雨终于拉开了序幕,该来的再也不会消失!

“七哥、子弹哥!”

江恒与罗七刚刚离开“战场”不久,瘦猴与黄胖娃就迎面而来,胖娃更愤怒大骂道:“他妈的,那些家伙都他妈的忘恩负义。胆小怕死!”

猴子跟着江恒也学会了冷静,等黄胖娃出了气,他这才凝声补充道:“还是有许多兄弟想跟着七哥混,但现在万八的势力太强了,所以我与胖哥一个帮手也没找到。七哥,对不起!”

“哈、哈……放心吧,他们会回来地!”小试牛刀让罗七信心满怀,亲切的拍了拍瘦猴肩膀。然后对猎鹰等人道:“走,咱们喝酒庆祝去,今夜不醉不归,兄弟。你也破一次例吧!”

“好啊!”化身子弹的年轻男人热血仍在沸腾,首先毫不犹豫答应下来,紧接着又红着脸干笑道:“不过,我要先打一个电话回去。”

“哈、哈……原来是有弟媳了!行,我们在前面等你!”一群大男人留下了会心的调笑,迈着大步离开“老婆奴”。

江恒果然向干妈报了到,而张敏的温柔似水也没有阻止。只是在电话里嘱咐他要多多注意身体。

“嗯!”感受到了干妈的真情关怀,江恒的嗓音一下子沙哑了几分,用力眨了眨红润的眼眸,他随即又向京都拨了一个电话。

以罗七与猎鹰的力量,绝对能搞定任何一个黑道组织,但江恒却知道,这万八的背景并不简单,所以他为了兄弟。必须做一番暗地里的工作。

打完京都的电话后。江恒又拨通了胡媚地电话。

“喂,是我!”江恒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末了发自真心的关怀道:“你与小真过得好吗?事情不用那么急,咱们有的是时间!”

“还好啦!哼。还算你这家伙有点良心!”电话那头的胡媚性感身影透出几分疲惫,要想跟上工作狂的韩真真,一向喜欢安逸的古武美女自然十分辛苦。

话锋一转,胡媚半真半假地质问道:“听说你在歌舞团过得不错嘛,又毁了多少美女的清白,赶快老实交代!”

“嘿、嘿……”

色名在外的江恒唯有尴尬回应,胡乱搪塞了几句,最后被逼急了猛咬胡媚一口道:“胡大小姐,我可不是色狼;要不,咱们一起待了那么久,我怎么没有吃了你,对吧!”

“咯、咯……你有胆子,就来呀!”

“咯噔!”

即使隔着千山万水,但江恒还是被胡媚的媚色大法弄得四肢发紧呼吸急促,火热的心灵暗自大呼:妖精。

“来就来,我怕呀!”

心绪千变万化,江恒顺着本能冲动的对着话筒道:“你要是回来,我就一口吞了你!”

“呼……”静谧突然降临,一男一女对着话筒却难以开口,心中的飓风已把心房粉碎,唯有在手忙脚乱、心慌意乱下挂断了电话!

“子弹哥,七哥叫我来催你!”这时,瘦猴小跑着冲了过来,气喘吁吁的打趣老大道:“难道是子弹嫂不让老大你在外喝酒!嘿、嘿……”

“去你的!走吧,不就是喝个通宵吗!”

江恒用男人地粗蛮维护了自己的尊严,悄然运转古武内息,做好了拼酒的准备。

酒逢知己千杯少!突然诞生的“六龙帮”今夜就要喝上他妈地一千杯!

************“叮铃铃……”当江恒被刺耳的电话声吵醒时,这才发觉已是天色大明,而自己正睡在一间脏乱的小旅馆里,连洗澡的地方也没有。

“老公,你在哪儿呀!都快十点啦!”电话刚一接通,就传来了灵芝既焦急又欣慰的清脆娇音。

“好、好……我这就来!”为了不让灵芝受仇丽珍的“虐待”,江恒唯有拖着一身酒气冲出了旅馆,眼带红丝奔向了歌舞团。

“哎哟!”太阳穴突突的跳个不停,难受的胀痛让江恒在过度的豪情里平静了下来。

唉,一时失控喝了大半夜的酒,即使超能再强,他也开始在头疼中后悔。

“蹬、蹬……”江恒――形象糟糕的酒鬼大步冲进了练功房,喘着气对一干美女道:“我来啦,开始吧!”

“你……”

仇丽珍与叶卿玉同时惊叹出声,仇丽珍误解江恒这是另类的反抗,而叶卿玉则是心疼关怀,不知道情人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容颜憔悴”!

“死酒鬼,你……”仇丽珍被难闻的酒气熏得往后一退,大大小小几十位美女也大都捂住了鼻子。

“呵、呵……”江恒终于感到脸红,傻笑着举起衣袖嗅了一下,连他自己也被那酒气与烟气混合成的“毒气”熏得双目发晕,“呵、呵……我回家洗个澡,下午再来上班!”

“不行,站住!”仇丽珍可不想江恒的“阴谋”得逞,意念一转,不受控制的指着大浴室道:“你现在就进去洗干净,我们等你半小时!”

“啊!”惊叹声汇成了长江大河,要知道,自从豪华浴室建成后,还从没有男人入侵过,想不到仇丽珍会做出如此决定,难怪众女在羞涩中下巴几乎落地。

“可……可是我没有衣服换!”

江恒也傻眼了,他虽然好色,但在几十双眼眸注视下,也顿觉浑身不自在,况且一夜未眠的家伙也很想在家中美美睡上一觉。

“卿玉,给他找一件衣服!”仇丽珍完全没有往日的“精明”,完全沉醉在让江恒难看的美妙感觉中,眼珠一转,强忍笑意想到了最刺激的一幕!

哼,这臭小子,不趁这机会整整他怎么行!看他以后还嚣不嚣张!

见江恒还磨磨蹭蹭,似有不听命令的想法,歌舞团长立刻把矛头指向威胁的对象,“灵芝,你把他弄进去吧;快,不然没时间啦,大家还等着早点下班!”

“嗯,好吧!”江恒不得不垂头丧气钻进了浴室,感受着特殊空间内美女们四处环绕的不灭幽香。

“团长,咱们这儿有男人的衣服吗?”美女群中,一个成熟美女终于第一个想起了问题所在。

“呵呵……”仇丽珍刚性的线条难得柔和绽放,厚实性感的朱唇大大上翘,“没有男人衣服,那就……随便选一套舞衣吧!”

“啊!咯、咯……”先是几十声诧异惊叹,然后是抑制不住的哄堂大笑,所有美女都不约而同想起“出水芙蓉”里的经典一幕!咯、咯……太好玩啦!

“灵……灵芝,你过来……一下!”在众女无比兴奋的等待中,江恒没有出现在她们视野之中,却缩在门内呼唤窈窕美女。

“灵芝有事出去了,你别磨蹭啦,出来工作!”对男人的仇恨厌恶让仇丽珍玩兴大发,似乎把江恒整得体无完肤,她心情才会好转。

变态!变态女人……江恒心中连声咒骂仇丽珍,不过为所欲为的家伙心中也生出了别样的刺激,阴暗的一面诱惑着他,鼓励着他,威逼着他……总之,就是要江恒“暴露”在一大群美女面前。

“情圣,你快出来呀!”小飞莺脸儿红霞飞舞,但美少女也无心掩饰,因为所有姐妹的脸色都差不多!

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是三、四十个女人在一起,谁说只有男人才能色,有时女人玩起边缘游戏来,简直比男人还疯狂。

第二十二章男人也害羞见江恒不愿老实地出现,叶卿玉突然笑语提议道:“谁去把他抓出来!咯、咯……”

“我去!”灵芝不在,叶卿玉要掩饰,小飞莺虽然胆大,但毕竟是少女,其余美女还不是特别熟悉,无形之中,莲子成为了最大胆野性的美女。

“咯、咯……江恒,本小姐来喽!”好好一场训练已变成了游戏,当身着贴身舞衣的莲子兴冲冲进入浴室时,外面的众女已笑闹成了一团。

或坐或站,三三两两,就连仇丽珍也不再严厉,任凭嬉闹的气氛弥漫了女儿国每一寸空间!

“江恒,你……啊!”莲子突然变成了化石,呆呆的看着眼前那赤裸的男子身体,完美阳刚之躯的冲击让花信少妇如遭电击,女人的脑海一片空白,除了尖叫外,莲子连逃走也忘了个一干二净。

“莲……莲子!”年男人正在为穿衣而伤脑筋,举着舞衣左看右瞧,但怎么也没有勇气穿上身,这种衣服女人穿了是性感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