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3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0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躺在地上还未起来的年轻男人几欲昏倒。 [ .

呜,这是什么世界!

“白虹,做得好,对待色狼就要这样全力以赴!下一位!”仇丽珍的点评犹如巨石如水,砸出了大大小小几十位美女更大的热情!

“我来。”

“我来。”

“该我来。”

“咳咳!”眼看这场“游戏”要失控,叶卿玉急忙用力咳嗽了两声,然后柔和而威仪的指挥道:“站好平时的队列,从左到右一个个来,从第一排开始!”

“副团长,哎哟,我受伤啦!要休息!”

女人的“暴动”让你年轻男人胆色全消,当沙包的滋味可不好受,他地身体不可能被众女打伤,但可不代表不会疼;仅只这两下,已经火辣辣的痛,要是被三四十位大美女一人在来一下,那还不散架!

“小恒,你可答应过要『配合』的!男子汉大丈夫,说一就是一,对吧?”

叶卿玉背对众女媚眼放电,丰盈的乳波用力晃了晃,然后柔声安抚道:“这样吧,我在给你加一张垫子!”

“嗯!好吧!”江恒当然听得懂绝色情人话里的深意,不得不为了爱付出代价!

“开始!”仇丽珍又把一张窗帘一样厚的垫子拖了过来,然后强压兴奋宣布游戏继续。

“情圣。你可要让我过关哟……”江恒原本准备站着不动,不料上来的是熟悉地花信美少妇莲子,成熟美女的身材虽没有叶玉卿那么性感,但也绝对是一道秀色可餐。

“这……哎哟!”江恒坚定的意念不由开始动摇,莲子随即感激的向他鞠了一躬,V形领口自然露出了一团美丽耀眼的白色,顷刻间就迷住了男人的心神。

“咯咯……谢谢!”

男人还在犹豫,女人却聪明的突然袭击,一下子就把江恒摔倒在地。莲子还真是不错。笑眯眯的蹲在江恒面前,送上了美丽如花的笑脸。

“你……”遭受突然袭击的江恒一腔怒火被笑脸化解,最后只得狠狠地瞪了莲子――的双峰一眼,咬牙切齿道:“你这妖精!”

唉……当男人真难,当一个好色的男人更难!所有女人――美丽的女人似乎都能成为他的克星!

“江先生,请多多帮助!”下一位美女上场了。虽然不是十分熟悉,但对方几分羞涩,几分兴奋,还有许多客气,让男人天性中怜香惜玉的一面又发作了!

“砰!”虽然坚持了两下,但当女人柔软的肌肤使劲扭了两下后,男人立刻由岩石变成了海绵,乖乖的凌空翻了个个儿。

“哇哇……你真好!我叫小美,别忘了!”

客气的美女大方的把男人拉起来,还留下了她美丽地艺名。

“呵呵……不用谢!”俗话说“被卖了还帮人数钱”,江恒这就是被打了还说谢谢。

“该我啦……”活泼的欢呼声中,娇小的倩影扑了上来,苹果可爱的小脸红扑扑地十分可爱,上前二话不说,拽着江恒就摔。

“咦!你怎么搞的,为什么不让人家打你?”苹果连基本姿势也没摆好,江恒就是想放水也难,反而还被小姑娘地眼泪弄得手忙脚乱。

“这……苹果,你得侧身,然后……”江恒被小姑娘的“委屈”弄傻啦,竟然主动指点起苹果摔人的姿势。

“嗯!这下好使劲了!呀。”苹果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一个标准的背摔式把江恒从肩上扔了出去。

“啊,有没有伤着你!”

苹果不料自己竟能把一个大男人摔那么远,急忙小跑着上前急切追问,当江恒强撑笑脸说没事后,她又突然好奇的低问道:“对了,你口袋里装着什么硬东西,顶得人家好疼!”

“呃!”江恒一张脸红的灿烂无比,急忙悄悄的运功压下了某样不知何时坚硬似铁的物件,然后傻笑着敷衍道:“是我的手指,不小心碰着你了!”

“哦!”苹果半信半疑的想了想,最后还是带着疑惑回到了队列。

“下一位。”

仇丽珍对江恒的惨叫十分欢喜,把又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叫上前来后,她不忘嘱咐道:“认真点,如果记不住姿势,可以向『江指导』请教,他刚才就教得不错,你没看见苹果的成绩最好嘛?”

报复――这绝对是报复!江恒忍不住就想“教训”仇丽珍,可是念头刚动,叶卿玉就像未卜先知般又用万丈柔情缠住了他的脚步!

唉……可怜的男人为了叶卿玉,不得不继续忍受“情敌”的报复!

“江恒,我是晓玲,你可不要偏心哟!”

什么招式最厉害,不是飞机大炮,也不是神拳铁腿,而是美女的嫣然巧笑!

在这叫晓玲的美少女乖巧的“哀求”下,江恒除了点头同意外,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念头。

“啊!”又是一声美女的呐喊,可惜代表的却是男人的轰然倒地,看江恒有意无意运用古武“自摔”下,经过指点的美女果然功力打进,就连叶卿玉与仇丽珍也看傻了眼!

一个又一个的美女上去了,江恒一次又一次的在空中翻滚,然后重重砸起一地飞尘。

“咯咯……终于轮到我了!”丹凤眼、俏嘴唇,不是活泼俏丽的小飞莺会是谁!

小美女最是爽快,先前多番上演的动作已刻入了她聪明的脑海,一上去就主动把背身缩入了江恒怀抱,然后把男人手臂放到了自己香肩上,正准备用劲,她却感到不盈一握的小蛮腰遭到了硬物的袭击!

“唔!”红霞瞬间飞上了玉脸,小飞莺可不像苹果那么好糊弄,立刻被电击般颤了颤,差一点就把江恒甩开逃跑开去。

“呵呵……我可不是有意的!”江恒原本每次都运功压抑,不料小飞莺的快速主动让他猝不及防,男人同样特别尴尬的向后一缩,然后涩声道:“被你们这么折磨,我不这样也不行呀!”

“哼!色狼!”小飞莺红着脸像蚊子般骂了一句,然后微微侧身象征形的躲开了男人灼热的物件,接着心慌意乱的开始了没有力气的动作。

“小飞莺,你用点力呀!不然我怎么倒下去!”江恒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尴尬之中,小飞莺越是不集中精力,他越是心如火烧,连超能力与古武内息也有点压不住男人的欲望。

“嗯,我知道啦!”小飞莺银牙紧咬朱唇,虽然决心不小,但却难以忽略背臀间那不时摩擦而过的感觉,少女以往还从来没有过这种心思,不料会在这种时刻被江恒挑起成熟的渴望,你叫她怎样保持正常!

“怎么搞得?停!”仇丽珍不满的吼声吓跑了绮丽的气氛,“小飞莺,认真点,不然你们今天休想下班!”

经过几番挣扎,小飞莺终于把眼一闭,任凭背上的硬物重重抵在自己身上,然后拼命大喊出声,“呀!”

“扑嗵!”江恒借势向前一翻,这无比艰难的“一摔”终于完成。

“蹬蹬……”小飞莺不待下一位选手上场,已经红着脸飞快逃回了队伍,引来看戏的众女又是一阵窃笑。

第二十章踢场“后面的快一点,不要这么磨蹭,打到男人,咱们女人才能真正翻身!”

汗……江恒听到这儿是直翻白眼,原来这仇丽珍不仅是同志,还是一个对男权充满仇恨的变态女同志!看来自己要把她征服胯下,那绝不是简单的小问题!

“咯、咯……”成熟笑声之中,一位三十左右的美少妇走上场来,青春少女过后,接连一排都是芳龄稍大的美女。

“小江,可要悠着点儿!”已婚美女自然心思更多,江恒与小飞莺那别扭的动作并未逃过她们的注意,年轻男人虽然上衣下摆比较宽大,但还是露出了些微的破绽!

“嘿、嘿……我可不是有意的!”江恒面对成熟妇人总是胆色要大上一些,轻微的调笑过后,立刻压下了不稳的呼吸,然后开始一本正经的指点起来。

“嗯,是这样吗?还是……”一个个成熟美女肢体反而不如少女灵活,江恒费了好半天的劲儿,才让她们――过关!而年轻男人费尽精力的控制也工夫不负有心人,再没有让特别尴尬的事情发生!

“嘻、嘻……谢谢你!”当最后一个美女归队后,男人的衣衫已皱纹密布,不长的头发也乱七八糟,狼狈的面容让众女对他是亲切感大增,曲线毕露的娇躯摆动间也开始自然起来。

“大家做得好!今天这是防狼术第一招,咱们明天继续!啪、啪……”

仇丽珍做了总结发言,末了还鼓掌以示鼓励,不过从头至尾也没有感谢最辛苦的“沙包”一句。

“咯、咯……好啊!”大大小小的美女们也累得香汗淋漓,一声欢呼就冲向了浴室。

“哎哟!”江恒苦着脸挪到了叶卿玉身边,不满的低声问道:“叶姨,你这是什么计划呀。不会是故意整我吧?”

“小恒,好老公,慢慢来,你没发觉,你与大家的关系好多了吗?”

叶卿玉悄然摆脱众女回到了江恒身边,而灵芝则没有这么幸运,早被姐妹们裹进了浴室。

“天啦,明天还来!多来几趟。我恐怕就要散架了!”

“好老公,今晚我给你按摩,好嘛!别生气了嘛!”坠入爱河的女人永远那么娇柔可爱,即使叶卿玉成熟温柔。但此刻也像是二八少女一样给了男人一记香吻,然后欢笑这飞跃开去,“我进去了,不然会被丽珍怀疑,小恒,加油!”

“轰隆隆……”狂暴的重金属之音在迪厅内激情回荡,靡乱地五色霓虹晃动着一张张模糊的面孔。

在狭小的角落里。几个沉默的男子却显得格格不入,任凭身周人群的来来往往,他们还是没有半分混乱,就似几块化石般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江恒在彩光闪烁中走进了大门,乐呵呵的感受着这喧闹的气息,然后快步向那显眼地一桌挤了过去。

“哈、哈……兄弟,你眼睛也太尖了吧,这么快就找到我们了!”罗七大踏步迎了上去。粗扩的面容流转真心的欢笑。张开双臂就与江恒重重拥抱在一起。

“七哥,要不是猴子给我打电话,我还在盼你回来呢!”江恒与罗七互擂了一拳,禁不住眼眶发热道:“咱们兄弟俩又能在一起了!哈、哈……”

“江总。我们哥四个敬你一杯!”猎鹰没有多说客套话,唰得一声,把一大杯啤酒推到了江恒面前,然后与猎三、猎六、猎十同时站了起来,简单的动作,明了的话语,表达的却是几个铁血汉子最深的敬意!

“猎鹰,是兄弟就不要说谢字!”江恒恍惚间又变回了子弹,江湖义气涌上了头顶,头一扬一大杯酒就进了肚子。

“哈、哈……”六个男人激动的围桌而坐,豪迈情怀热血沸腾,人世间的虚名浮利、尔虞我诈统统被真性真情焚成了灰烬!

“七哥,你怎么与猎鹰他们碰在一起了?”人逢喜事情神爽,酒逢知己千杯少,短短几分钟,江恒已连干了三大杯,这才稍稍舒解了过度的兴奋。

“呵、呵……”罗七眼中闪过几许回忆,感慨万千叹息道:“说来真是哥哥我的运气,在外地一时看不惯当地混混地所作所为,与地头蛇起了纠纷,正当被一群小崽子追杀时,就碰到了他们四个救了我,真是要感谢他们呀!”

“老七,子弹刚才不是说了吗,兄弟间不用说谢字!”突飞猛进的兄弟情谊让猎鹰也自动改了称呼,随即话锋一转,同样感触良深道:“咱们哥四个这段日子也经历了许多,原本以为自己能力强大,但一进入陌生的环境,才发觉不知怎么生存下去!唉……如果不是遇到老七你这老江湖,咱们哥几个不是沦为杀手,就一定早就被追兵抓到啦!”

说到这儿,猎鹰不由好奇又感激的望向了江恒,“子弹,你是用什么办法说服天网的?真厉害!”

“嘿、嘿……”

江恒自然得笑笑,他不好解释详情,唯有用最简单有效的借口道:“其实我什么也没做,都是欧阳雨与欧阳夫人帮的忙!不说这个了,来,咱们干一杯!”

“铛……”

清脆的打火机声在五人耳边回荡,蓝色地火苗点燃了美妙地香烟,自从大变故之后,江恒原本已经自动戒烟许久,可是一回到迪厅这等三教九流之地,似乎烟瘾与豪情一起回到了他的骨子里。

当偏门混混能不抽烟吗!

“呼……”年轻的子弹哥吐出了一口漂亮的烟圈,透过朦朦地烟雾,他环视了一圈昏暗堕落的迪厅,然后回过头来,凝声问道:“七哥,你们来这儿是有什么想法吧!这种地方你可不喜欢!”

“哈、哈……还是兄弟你了解我!”

罗七下意识挥了挥拳头,让江恒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