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3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5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快回来啦,咱们别这样,我不想她伤心!”

“唉……”江恒心中暗自叹息,看来干妈的心障还没有破裂,她还沁是介意三人间的关系!不过,今天也算一大进步了,要知道,能让端庄喜娴静的干妈这样说,那是多么的不容易!男人,继续努力吧――朝阳初升,又是美丽的一天!

一群群美女在江恒眼前晃过,年轻男人不由就子看傻了眼,心中连连暗自惊叹,难怪说人多力量大,看看这一幕,那视觉得冲击还真是难以抵挡!

“嘻嘻……”美女们对于男人的傻相是见惯不惊,但对于江恒这特殊的门卫是另眼相看,自从江恒展现他强横力量之后,众女对他的好奇更加强烈,无论熟不熟悉的美女进出之时,都会下意识看他两眼,暗自思忖,这越来越好看的家伙到这儿是干什么!

“嘿……江恒,你的脸色怎么变白了?用的什么化妆品这么神奇?”终于有人开口相问,并走到了门卫室的窗口前。 [ .

江恒一愣,这才发觉,自己脸上特制的“颜色”已经消退,尴尬一笑后,他随意调笑道:“莲子,你想知道呀,行,请我吃顿大餐就可以!嘿嘿……”

“你个无赖,小心我向灵芝说你坏话!咯咯……”高挑艳丽的莲子是花信少妇,胆色自然比寻常小姑娘要大上一些,水汪汪的眼眸一跳,反而调侃江恒道:“情圣也想偷腥呀!行,一顿饭我还请的起,就怕你不敢去!”

就在这时,看戏的几个少女出声提醒道:“莲子姐,团长来了,快走!”

众美一涌而散,顷刻间只剩下男人无聊的呆在了小房间里。

“哼!”仇丽珍一见江恒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高挺的鼻翼一扬,鸡蛋里挑骨头的扬声道:“门卫,坐端正点儿,看你那有气无力的样!”

“是!团长放心!”怪事出现啦,江恒竟然不顶撞,反而老老实实把背脊一挺,坐的好似标枪一样,还对着仇丽珍展现了一个友善的微笑。

第十五章四小花旦“咦!”歌舞团长像见了鬼一样,用力眨了眨眼。眼中的家伙还是那副毕恭毕敬的模样,害得她反而心中忐忑,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阴谋诡计!

“卿玉,他……有病吗!”仇丽珍侧脸望向了并肩的爱人,得到的答案是叶卿玉的无奈笑容。叶卿玉倒是隐约明白一些,但她怎么可能解释呢!一张玉脸已经开始闪烁羞红之色。

“小恒,好好上班!”

就像平日那样,副团长把两人分开,然后走进了内院;不同的是,离去之时叶卿玉那涟漪荡漾的目光比昨日还灼热!

时间并未平息情火,反而让初尝男人味道的柔美花娘更加充满了期待向往!

“呵呵……”江恒又露出了无赖的笑意,自己已经把人家的爱人弄上手了,受一点闲气有什么!嘿嘿……叶卿玉离去时的暗示告诉他,一切进行顺利,终于搞定了仇丽珍这最大的阻碍,接下来就看韩真真怎样买下歌舞团了!

“风扬,看你他妈的还能玩什么把戏!”

“咯咯……”

“嘻嘻……”

江恒的生活中再也不缺少美女清脆的笑声,在他的门卫室前,总会有三两个好奇的少女围在他身边,而江恒多姿多彩的经历也足以引来美女们的大呼小叫,再加上无赖男人不惜浪费精神力,不时用超能玩一下小“魔术”,更是弄得众女眼中异彩弥漫,简直就快要把他当作神仙般崇拜!

“江恒,教教我们嘛……好吗!”苹果圆圆的脸蛋写满了兴奋。江恒神奇的魔术比电视里的大师还要精彩无数倍,怎不让喜欢新奇的她欢喜得手舞足蹈!

“这可不行!”江恒是断然拒绝,很是坚定、一本正经道,“我这可是家传本领,家规说了,除非……嘿嘿,除非是俺老婆,否则想也别想,你们有没有兴趣当俺……”

“当你个死人头!想的美!”不待男人的调侃说完,众女就用粉拳打得他抱头鼠窜。嘻笑之中并没有生气,也没有认真!

“哼!等灵芝出来,我们就告你一状!”小飞莺出现的次数最多,有着美丽歌声的少女威胁起人来还是那么悦耳动听。

“对啦,灵芝是不是又被你们那变态团长留下来啦?”江恒虽然有点不满,但并不生气。反正灵芝也喜欢舞蹈,还有自己的隐秘情人在旁帮助,一切并没有脱离他的“控制”范围!

“你才变态呢!不许那样我们团长!”众女异口同声讨伐坏家伙,同时小嘴一撇道,“你别忘了,你也是我们歌舞团一员!”

“咦!”

江恒一愣,手指不远处一闪而过的高挑倩影道,“那是谁?怎么一脸冰冷,我又没欠她钱!”也难怪江恒诧异,在他这将近半月的“门卫”生活中,除了大多数活泼好奇的美女外,还是有人对他视而不见,格格不入的表情反而引起了男人很多的注意力!

“哟!色狼眼光不错吗!”

一位芳龄稍大的美女嘻笑打趣道,“那是白虹,咱们歌舞团四小花旦之一。

你要想打她注意呀――唉……没门!”

“为什么!他不喜欢男人吗?”江恒因为仇丽珍的原因,很自然就想到了不正常的方面。

“呵呵……”小飞莺压低声调接口道,“不是不喜欢男人,是不喜欢不帅又没钱的男人!”

话语微微的一顿,少女故意斜眼打量了江恒一番,然后故作老成地感叹道:“嗯……你呢,勉强算帅吧,但钱嘛……咯咯,你可就差远了!要是你不破产还差不多!”

“哦!原来是一个拜金女呀。真是可惜!”江恒是由衷地叹息摇头。倒不是对那冷美人有什么想法,就是可惜对方白生了一张高洁的玉容。

不待众女趁机调侃,年轻男人紧接话锋一转,抢先出招道:“呵呵……咱们小飞莺肯定不虚荣,俺还是集中火力对付你,嘿嘿!”

“咯咯……”

众女不由哄堂大笑,而主角小飞莺则少有地一脸绯红,不由自主狠狠掐了江恒一记,在姐妹们长久的嘻笑中,她急忙转移注意力道:“死江恒,你休想打本姑娘的主意,除非你的歌声能让百鸟盘旋、百花盛开……”

“哇……”江恒心中的惊叹还未冲出心房,莲子与众女地打趣就提前出口,“小飞莺,你这可是抄袭呀,这明明就是敏敏的恋爱宣言!”

“敏敏是谁!”

江恒面容一愣,紧接着时间人完美的记忆让他自行恍然大悟,“哦,想起来了,是你们四小花旦里的一位,对吧!”

“嗯!敏敏现在随着四大花旦在外地演出,所以你没有见过。她跳的舞可好啦,一点不比叶团长差!”苹果眼中生出了羡慕的光华,看来她对敏敏真是十分佩服……“喂,你们这些小丫头,今天不想下班,是吗!”就在这时,仇丽珍威仪的话语由内而出,无情地驱散了温馨的气息。

众女自然是一涌而散,只留下江恒这年轻的门卫在那儿仰天幻想,冰肌玉骨的灵芝,娇悄的小飞莺,冷漠拜金的白虹,还有传说跳舞像梦幻一般的敏敏!

嘿嘿,四小花旦,还真是名不虚传!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转眼就是平淡而美妙的一周。江恒自然不会放弃对干妈母女的进攻,他要用含蓄与隐晦的情愫侵入干妈母女的心灵,让她们一点点地适应这种美女共处的同居生活,而日常的点点滴滴则是最好的工具,张敏与灵芝的变化也是最好的回报。

嘿嘿……一想到干妈与灵芝昨夜主动送上的睡前香吻,江恒就觉得特别的得意,坐在门卫室内傻傻地笑出声来。

“喂,那个谁,赶快开门!我们老总来视察啦!”突然,一把讨厌的公鸭嗓音完全破坏了江恒的好心情!

年轻男人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在大门外活蹦乱跳,隔着门上的小洞大呼小叫,江恒一看对方那暴发户一般的神色,不由更是来气,“去、去……这儿不见客!别烦!”

“哼,你小子还想不想干?告诉你,要不了几天这儿就属于我们风氏集团,小心老子开了你!”那中年人话音未落,就一个劲儿在门上拍了起来,拍得是砰砰直响。

江恒刚要开口嘲弄,不料门外却出现一个不算熟人的熟人,“门卫,是我,开门吧!”

咦,江恒一愣,竟然是从未与自己谈过话的拜金女白虹,想不到自己与她第一次谈话竟然是这种情形。看来谣传还真没错,这看似冷艳的美女其实就是一个虚荣的白痴!

见江恒还没有开门的意思,白虹又开口道:“文化部的官员陪伴风氏集团的老总来看看咱们团,这事团长也知道,你就开门吧!”

话语微顿,白虹又侧脸对旁边的几人解释了几句,然后再次催了催江恒。

“嘎……”

大门终于从内推开,不过江恒却挡在正中,悠然写意地说道,“等会儿,我已经给里面打了电话了,让不让进,要看团长的意思,我可以允许你们在这儿呆一会儿,嘿嘿,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混帐!你以为你是谁?知道我是谁吗,又知道这位先生是谁吗!”大门一开,其余几人终于出现在江恒眼中,一个一看就是官僚的家伙立刻扳起了面色,更不客气地伸手就想把江恒拨开,“走开,你明天不用来上班啦!”

“部长,何必为这点小事生气!”白虹及时出声,主动挽上了部长手臂,然后低语道:“风总在这儿,部长,还是正事重要呀!”

“靠!还真是贱女人!”精明的江恒不用多猜就明白,这白虹一定是想利用这次收购得好处,不然不会这么巴结部长,还当了歌舞团的“内奸”。

“嘿嘿,白小姐说的对!”大腹便便的部长恶心地对美女淫贱一笑,然后微微侧身,口吻大变,很是卑微道:“王总,请!”

“嗯!”脸色苍白、又瘦又高的风氏高层傲慢地点了点头,一点也没有商人与官员的正常关系。他虽然只是一个风氏西南分公司总经理,但风氏的名头也足以让他在普通官员面前把脸仰天!

“唏……”江恒禁不住吸了一口凉气。他又一次见识了四大公子的势力,不过他可是江恒,连风扬本人也能随意戏耍,又怎么会被一个小走狗吓唬呢!

“站住!我只说你们能在这儿呆着,谁允许你们进去了!”江恒不算宽大的身形中间一横,竟然出乎意料地把一群有钱有势的家伙拦了下来!

“你……”这下,连白虹也脸色大变,看向江恒的目光光华连闪,不知道是生气,还是诧异,又或者是对江恒的重新打量!

第十六章爱的战争“嗬……”副部长与风氏众人气得浑身发抖,身兼演出公司经理的副部长手指江恒厉声道:“滚开,不然我让警察抓你这疯子进看守所!”

“哼!谁在这儿乱叫呀!”冰冷的话语飞进了众人耳中,江恒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

年轻男人不由暗自心喜,从没有一刻,他发觉原来仇丽珍的“恶形恶象”竟然这么可爱!

“仇团长,这是怎么回事!”副部长身为歌舞团的管理上司,很是愤怒的质问走进前来的仇丽珍。

“这儿是歌舞团,不是旅游点,要招待贵宾的话,请去别的地方,这儿恕不接待!”

仇丽珍的回应更绝,不仅不软不硬的回应了部长,而且还把矛头直指风氏众人道:“对了,至于这几位先生,也请回吧!我这儿有一个规定:男人与狗――不得入内!”

“岂有此理!”副部长一直知道仇丽珍脾气怪异,但因为仇丽珍与正部长孙淑玲的关系,双方还没有正面碰撞过,不过,这一次有了风氏的撑腰,他胆色也大了几分。

“仇丽珍,我是恐龙市演出公司的经理,这儿属于我管!太不像话啦,别以为有点背景就专横跋扈,我希望你明天给我个解释!”

仇丽珍中性的套裙一杨,不退反进,气势如山咄咄逼人道:“不用明天,我现在就告诉你,这儿男人与狗不得入内!还有,不要以为风氏一定就买定了!”

最后一句是针对风氏的王总而言,一向靠着风氏无往不利的家伙脸色大变,双眼充满了怨毒:“哼。我就不信,我们今天进不去,来人!”

“砰砰!”两声闷哼过后,两个五大三粗的保镖刚想为主子出手就莫名其妙的摔倒在地。

“喂喂……君子动口不动手!”江恒这小小的门卫一脸慌张,双手连摇。

“千万别打架,那样不好!”

“噗哧!”即使是如此紧张的时刻,猜到内情地仇丽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紧接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