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3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5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有机会与他重新拉近关系,亡羊补牢也为时不晚!”

李秘书末了又凝声补充了一句:“这事儿千万不要让那边的人知道,最好让他们得罪江恒,咱们又主动示好,到时……嘿、嘿!”

“嗯!小李,做得很好!下届秘书长选举,你一定能上!”奴才表现优异,主子当然要适时扔出骨头。 [ .

就在政客大伤脑筋之时,同一栋大楼里,不同的房间里,气氛却是那么温馨亲切。

“小恒,你这还是第一次来我的办公室呀!”高挑的倩影,职业的套装,让美丽的孙淑玲在成熟之外,多了几分高雅威仪。

“呵、呵……孙姨,你这儿我可不敢随便来,差点被门口的恶狗咬死!”江恒悠闲地坐了下来,环目四视打量了一下文化部长的办公室。

就与孙淑玲给他的感觉一样,这办公室大气而不奢华,简约而不简洁,优雅之中又透出部长之威,严肃之余不乏秀气之美!

“傻小子,你就贫吧!”在孙淑玲心中,因为孙老人的关系,她本人也对江恒分外欣赏,因此从未把年轻男人当作外人看待,言谈笑语间自然亲切,就像在家中聊天一样。

“孙姨,我来是想问关于歌舞团的事,是不是……”见面的喜悦过后,江恒直接进入了正题,开门见山说出了来意。

“嗯,有这事儿,京都风氏集团准备购买本市的文化演出公司。”

身为文化部长,孙淑玲自然对这比较了解,语带诧异问道,“小恒,你打听这事儿干什么?”

“孙姨,这事儿不是你做主吗?不能不卖吗!”江恒充满期待地望向了孙淑玲,希望事情变得越简单越好。

“唉……”美女政客的叹息声让江恒的奢望破灭。孙淑玲凝声道:“不瞒你说,因为丽珍与卿玉的关系,我也不想同意,可是这事儿还轮不到我做主!”

语调自然一沉,中年美妇压低声音道:“小恒,风氏在政界举足轻重,国议会有人直接下达了命令,演出公司非卖不可!”

演出公司只是一个空壳,说白了,风氏集团就是要买歌舞团;再往深处想,风扬就是要找歌舞团美女、尤其是灵芝的麻烦。

念及此处,一道精光在江恒眼中一闪而过。如果是半年前血气方刚的他,一定会冲动地杀上京都,把风扬挫骨扬灰;不过,经过风雨洗礼后,年轻男人成熟多了,也更加明白了游戏规则。

“孙姨,这风氏要强买,咱们既然不能反对,那就卖吧!”江恒乐呵呵地倒入了沙发。

“小恒,你的意思是!”

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住地nl布l]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COM孙淑玲绝对是极其聪明的女政客,丰富的经验让她隐约明白了江恒的意思,但却不敢肯定,因为此刻江恒的身份是一个――穷光蛋!

“呵、呵……卖肯定要卖,不过法律可没规定,演出公司一定要卖给谁?”

江恒得意的笑语果然不出所料。孙淑玲脸上却没有几分喜色,以无奈的语气道:“小恒,这办法虽然可行,但要实际行动,那困难就大了!先不说有谁敢与风氏斗,就是那价格也没多少人承受得起!你知道吗?风氏这次竟然开价一亿,如果不是因为有特殊关系,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嘘……”江恒心中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亿那已经超出了寻常数字的概念,这风扬还真他妈下足了血本,看来他的仇恨还真深呀!

“孙姨,钱我会想办法,你只要能帮忙,让演出公司由收购变成竞投就可以了!”此刻的江恒气势狂野,早已忘记了自己“病人”的身份,豪迈的神色让他瞬间好似破尘的明珠,看得对面的美女政客不由为之一愣,异彩闪烁的眼眸呆了一呆,玄异地再也不怀疑江恒的决心与能力!

“好吧!你只要让丽珍打个报告上来,我会尽全力搞定招标的事!”

一场另类的战斗又开始了,没有硝烟,但同样杀气弥漫;没有血肉,但同样惊心动魄!

当江恒给远在京都的林洁打完电话,又与韩真真、胡媚二女密议了一番后,时间不知不觉已到了傍晚。

“小恒,你到哪儿去了?手机也不开!”江恒还未走进小区大门,迎面就碰到了一脸急色的张敏母女。

“干妈,我感觉闷,所以四处转了转!”

年前男人一回到歌舞团宿舍,立刻进入了“病人”的角色,萧瑟的语调,沉闷的表情,让张敏与灵芝一腔怨怼立刻烟消云散,只剩下对情人颓废的心疼。

“妈,干哥哥昨天还好了一点,今天怎么一下子又这样了,不会是病情恶化了吧!”灵芝望着江恒拖在地上懒懒的影子,忧急的眼眸闪过阵阵矛盾的光芒。

“不会的!不会的!”美妇人更多是在安慰自己,连连自语了好几句,然后又把胡媚说的话在脑海重复了一遍,最后忍不住近似呢喃道:“难道是因为我们对他……所以……”

“啊!”母女二人心弦齐齐一跳,再没有勇气继续深想下去。

唉……有些答案明明很简单,可有时却偏偏不敢揭开!

带着几许烦愁,几许羞涩,还有更多茫然慌乱,一男二女度过了晚餐时光,然后围坐客厅,双目没有焦点地凝视着不知所谓的电视画面。

江恒抢先坐在了三人沙发的正中,然后深情地对张敏道:“干妈,陪我坐坐吧?”

张敏原本想坐到一旁去,但在江恒隐带哀求的目光笼罩下,美妇人双脚不受控制地走到了年轻男人身边,丰盈的玉体自动坐在了左边位置。

第十一章无声挑逗“我也要坐这儿!”旁边明明还有空闲位置,但灵芝却不服输地坐在了江恒右边。原本宽大的沙发一下子变得紧窄火热,一男二女的心房也开始在暧昧中忽大忽小。

肩臀轻轻相触,衣物的细微摩擦,如兰幽香阵阵环绕,美妙情愫盘旋而出;无声静寂中,江恒向前微微一挪,腾出了自己双手活动的位置。

“嗯……”张敏不知所措的娇躯好似触电般一颤,敏感的美妇人直觉大腿外侧一热,男人的左手背已“无意”地贴了上来,突出的指节缓慢而有力地挤压着她丰腴柔腻的肌肤。

“唔……”灵芝几乎在同一时间咬了咬牙。江恒对她可没有像对干妈那样客气,男人的右手掌直接从背后绕过,激情地游走在玉女佳人腰臀之间。

“嘿、嘿……”江恒火热而得意地暗自一笑。他微侧的身形巧妙地挡住了两女的视线,为一对如画母女找到了掩耳盗铃的理由。

“天啦!小恒这坏蛋怎么可以这样……”张敏的心声又羞又急,虽然奋力挣扎,但她却难以生出起身逃跑的勇气。这种含蓄的爱抚对于早已云雨欢乐的干母子来说,原本并不过分,但这却是在敏感时期,更是当着女儿的面,怎不叫完美妇人心房发颤,脑海之内天旋地转。

“哎呀,干哥哥竟然在自己乳峰边缘划动……”灵芝芳心的慌乱绝不在母亲之下。美少女也有相同的顾虑,如果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点,她绝对会主动为干哥哥宽衣解带,可是……现在……唉……羞死人啦!

男人的动作还在继续,左边的大手已悄悄由外转内,灼热的掌心紧贴在了干妈大腿内侧,火热的激情隔着几层衣物,同样是势不可挡。

“啊……”男人的手指在干妈滑如凝脂的雪肤上划着美妙的圆圈,美妇人为了不让女儿发现,只能暗地里坚持反抗,嫣红的脸颊望向电视的方向一点也不敢改变。

“呀……”美少女心海的惊叫可比母亲强烈许多,因为江恒颀长的右手臂从后绕过,强力的指尖已陷入了少女坚挺的乳肉之中……借着母女俩相似的心思,男人的双手展开了十八般武艺,既然下定决心要打破那层禁忌的屏障,那当然首先就应该让干妈母女适应这种“感觉”母女同时被挑逗的感觉!

“呼、呼……”美妇人成熟的呼吸,美少女娇嫩的喘息,在江恒这大坏蛋越来越猖狂的动作下,两女逐渐失去了强装的平静,婉转的娇啼不可抑制地融入了电视杂音之中。

“喔……”张敏费尽所有心力,才咬住了银牙。干儿子的手指竟然开始向她腿根探去。虽然还隔着衣物,但女儿就在一米之内,怎不让端庄美妇花容大变,酥麻的玉手开始蠢蠢欲动,不停凝集力量做出强力的反抗!

“噢……”灵芝秀美的上身猛然一挺,干哥哥竟然直接用两指夹住了她挺立的乳珠。微痛之后,如海如潮的快感一下子就涌入了美少女心房,过度的刺激让她再难保持“平静”!

眼看母女俩要同时“翻脸”,精明的家伙却突然收兵,咆哮的欲望被江恒强力压制,左手一退,离开了干妈发抖的桃源目标;右手一松,干妹妹的娇嫩玉乳又获得了自由。

“嘘……”一对母女名花同时向后一倒,瘫在了沙发上。芳心也同时松弛了下来。

还好!小恒(干哥哥)这坏蛋没有太过分,要是被女儿(母亲)发觉了,那就羞死人啦!

双手留恋地轻抚几下后,江恒又一次强自收兵,而且还突然站了起来,伸着懒腰道:“干妈,灵芝,我困了,先休息去了!”

咦!这家伙也会适可而止!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理性了!

两女心海的疑惑刚刚滋生,很快就找到了答案。

“啊!”羞涩的呻吟过于强大,母女俩再难成功压制,只能强迫自己又把目光呆呆地望向了前方,不过眼底翻腾的巨浪却再也难以平复。

就在江恒起身的刹那,她们同时双目一侧向男人看来。

“唰!”就是这目光一碰,母女二人立刻羞得不知天南地北!

嫣红的脸颊,如丝的媚眼,呼着热气的朱唇……这一切无不弥漫浓浓的春色,再加上自身的感受,两女哪还不明白的道理!

唔……原来女儿(母亲)也同时被他……母女二人在原地出神了好久,男人早进入了房间,但充斥每一寸空间的暧昧激情反而有增无减,一对好似石化的母女久久也未从那异样的气氛中脱离出来。

欢鸣的鸟儿迎来了初升的朝阳,当张敏母女在床上辗转难眠了一夜后,罪魁祸首却神清气爽,而且还老老实实上班去了!

“咦!”强烈的诧异惊呼连连响起,几乎每一个前来上班的大小美女都会一愣,想不到竟然会有看到江恒守在大门前的一天。

“嘻、嘻……情圣,今天怎么没有迟到!”俏丽的小飞莺性格活泼,最为清脆悦耳的声音第一个飞入了门卫耳中。

“嘿、嘿……准时上下班是基本要求,这有什么稀奇!”江恒一本正经地回手指了指墙上的员工守则,可惜他“辉煌”的记录换来的却是众女无尽的嘻笑。

“得了吧!就你,也讲守则!”

圆脸的苹果与花信美女莲子笑得互相抱在了一起,然后话锋一转:“对了,你还欠我们的故事,等会儿我们抽空找你还的!”

“好,没问题!”江恒就这样看着一群又一群美女消失在自己眼前,直到仇丽珍同样诧异的眼神出现在他面前,无赖之徒写意的心情才受到了破坏!

“江恒,我警告你,以后再敢让灵芝帮你守门,我就……罚灵芝每天加班训练!”仇丽珍经过多次的失败经验后,终于成功找到了江恒的死穴。

“你……”年轻男人果然翻起了白眼。想不到仇丽珍竟然会用出这么狠毒的一招,“卑鄙!”

“哼!我就卑鄙了,怎么样?不服气你就迟到、早退试一试?”仇丽珍乐得是心花怒放,让与她站在一起的叶卿玉苦笑着摇了摇头!

要害被击中,江恒还真没有还击的力量。惟有把牙一咬,眼中瞬间划过一道七彩光芒,然后大步上前,径直捏了捏仇丽珍充满性格美的脸颊,接着掀起女人的衣衫,推开她半透明的胸罩,在那对又大又挺的双峰上狠狠掐了几下,还屈指一弹,“啪”的一声重重弹在了那两粒拇指大的乳珠上。

“砰!”时间断层已过,满满意意的年轻男人“气愤”地关上了门卫室的小门,而仇丽珍原本还想借机进攻两句,不料胸前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瞬间又化为一股强烈的莫明的酥麻感觉,让双腿一软的“玻璃女”不禁脸一红,急忙快步向内院逃去,看得叶卿玉莫名其妙,又是无奈地摇头苦笑!

副团长叶卿玉虽也是同性美女,但她娇柔迷人之处却丝毫不减女性艳色。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