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3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5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追问道:“听说你以前是英雄,连持枪的一号通缉犯也能徒手制伏,是不是呀?”

女人,无论是美丑老少,基本都是好奇宝宝,问题多多。 [ . 一张张个有千秋的漂亮面孔一下子把江恒围了起来,一双双或明亮,或幽深的美眸团团笼罩着充满传奇色彩的江恒!

“咳咳……”年轻男人身形一正,清了清喉咙做出一副慷慨激昂状,然后突然话锋一转道:“你们是想知道那种惊险慌乱的情景,对吧?我告诉你们――无可奉告!”

“嘘……”众女被这番戏弄,不由纷纷露出了不满的嘘声,又有一个圆脸可爱美女凑近前来,上下扫视江恒道:“我听一个政府部门上班的同学说,你以前可是一个大富翁,怎么一下子沦落成这样啦?说来听听嘛!”

“嘿嘿……各位美丽的女士,那可是一个天大的秘密,涉及到中央机密,国家安全,所以――无可奉告!”

第九章花丛生活(2)江恒也是诚心打发无聊的时光,半真半假,天南地北,吹牛不打草稿,那可是男人天生的本钱,不说大话的就不是男人了!

“哼!没趣!”众女被无赖男人弄的心痒难耐,江恒越是不说,她们反而兴致越高。

“江恒,大情圣,你就说说吧!”

众女轮番笑脸相对,有人甚至还使出了激将法,可是不待臭小子软化,众女心中又冒出了更大的好奇。

“对了,你上次一下子就打到了二团的好几个保安,那是不是武术?能不能练一练,让我们看一看?”

“二团?”江恒微微一愣,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名词,男人日也有好奇心,“二团是什么地方,你们能说说吗?”

“咯咯……可以呀,咱们交换,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怎么样?”

“这……好吧!”江恒与干妈母女整天都在情战中较量,还真不知道这什么“二团”的存在,“不过你们要先自报家门,只你们知道我的名字,我却不知道你们的,不公平!”

“色狼,不安好心!”那最活泼的单眼皮女孩首先为江恒定了性,然后却主动自报家门道:“我是小飞莺,灵芝的好朋友!”

小飞莺!这名字好像以前就听过!不过一时想不起来了!江恒下意识摸了摸下巴,凝神搜索着记忆的由来。

“真老土,连咱们飞莺姐也没有听说过!”另外两个少女脆生生的调侃江恒道:“外面成千上百的男人相见飞莺姐一面也不行,就你这土包子这么笨!告诉你吧,灵芝、飞莺,还有白虹与敏敏,她们四个就是我们团的四小花旦!”

“哦!想起来了!”

别看江恒这家伙从里到外都很好色,但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一拍脑袋涣然大悟道:“以前就听人闲聊过,说什么歌舞团四大花旦,四大台花,还有两位花娘。原来小飞莺就算大名鼎鼎的小花旦呀。久仰,久仰,嘿嘿……”

年轻男人说到最后,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更别提四五个大小美女,她们早已笑得花枝乱颤!

戏语欢声之中,江恒不由首次认真的打量一下小飞莺,见少女秀美的瓜子脸上,那对丹凤眼特别美丽诱人,但与几个少女比起来,还没有美到云泥之别,但她为什么又名气这么大呢!

见男人怀疑的目光向自己扫来,少女心性的小飞莺不满地哼了一声,然后扬起小脸道:“告诉你,本姑娘的歌声全团第一,比那些明星可要好听多啦!”

小飞莺清脆悦耳的嗓音虽然在生气,但江恒凝神一听,果然宛若珠走玉盘,特别好听!

心中虽然那么想,但无赖男人可不想那么承认,嬉笑着喝了口茶,然后再接再厉道:“王婆卖瓜,自己说好可不算数!要不,你现在唱首歌来听听!”

“飞莺姐,别上他的当!”

其余少女也都挺聪明,立刻识穿了江恒的阴谋,那艺名叫苹果的圆脸少女更一针见血道:“情圣,你可不能耍赖,咱们说了名字,你立刻说说医院枪战的事吧!”

“对对……快说说,当时我们都在外地演出,只听说那枪声把整个恐龙市都震动了!”几女之中那叫莲子的花信少妇兴奋的言语发颤,双眸更对传奇英雄充满了期待!

汗……见众女那副看豪华大片的表情,江恒不禁大为郁闷,那可是生死关头极度危险,自己现在想来都后悔,可他们却只想着好玩,真是美女不识愁滋味!

“行,没问题,但你们可还没说二团是怎么回事呀?”与美女聊天,对男人来说真是既幸福,又痛苦,好好的话题一下子就被几个女人扯到了天边。

“嘻嘻……”小飞莺与姐妹们又忍不住笑成了一团,然后才主动把歌舞团的内情一一道来!

原来歌舞团并不只是美女,也有帅小伙,但自从仇丽珍把原来的艺术团与戏剧团合在一起后,所又男员工都被变态女弄到了戏剧团大楼训练上班,没有她的允许,任何雄性生物不得进入这儿!

“哦!真变态!”评价仇丽珍,江恒可从来不客气,一句话让众女是又气又笑,还半真半假地瞪了江恒一眼!

“不许乱说我们团长!她对我们可好了!”

小飞莺情不自禁提高了音量,以尊敬万分的语调道:“团长不仅让我们艺术团转亏为盈,而且还真正保护了我们;你不知道,团长没来以前,我们每天都要受到各种各样坏人的骚扰!”

见众女都对自己的“侮蔑”很是不满,江恒嘴里还真识时务,不过心中还是暗自嘀咕,谁知道仇丽珍安的什么心呢!对了,那女人不是想把这些单纯无知的少女全变成同性恋吧!嘘……无赖之徒越想越远,真的是十足的无赖,绝对地卑鄙……一番感慨后,小飞莺忍不住话锋一转,垂头丧气道:“唉……不过咱们的好日子要到头了,听说市府准备把歌舞团卖出去,好像有什么京里来地有权有势的家伙动了心思!”

“啊!”江恒懒散的眼眸悄然一震,隐藏的灵慧之光在眼底一闪而逝,就似流星划过了天际,让平凡的世界充满了神秘的光华!

京里来的,有权有势,特意要买歌舞团……几个条件一一在他心中浮动,时间人玄异的直觉突然一颤,没来由想到了四个字――风雷九七!全是这些家伙想捣乱吗!

就在江恒凝神想事时,与他只有一窗之隔的几女不由同时一愣,江恒眼中昙花一现的光芒却在她们心中长久闪烁,众女下意识闭了闭眼,然后又用力睁开。

不对呀!明明还是那个落魄的好玩的家伙,怎么感觉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就像……就像……对了,就像他当初抢走灵芝时的模样!

“小飞莺,你们几个在这儿干什么!不排练了吗!”就在这时,威严的身影由内而出,就像利刃一样斩断了众人欢乐的心情。

“团长,我们这就进去!”几个美女小心翼翼的绕开了仇丽珍,一边暗自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一百年加快脚步向内院跑去,只有小飞莺最大胆,临走钱悄悄对江恒道:“中午我们再找你,记得说抓匪徒的事儿!”

“江恒,你记着,好好守你的门,千万别想打姑娘们的主意!”仇丽珍又一次来到了年轻男人面前,语调虽然是恶狠狠的警告,奈何她的眼神却不够可怕!

“是,是……团长大人你放心,我不会打你――的姑娘的主意!”

江恒故意在中间顿了顿,然后趁着仇丽珍发大火之前,他突然脸带喜色望向了女强人的身后,还抬手招呼:“叶姨,你也出来了呀!”

“卿玉,我不是叫你别……咦,人呢!”仇丽珍本能的会审向后看去,但话才说到一半,眼中却根本没有看到人影。

“臭小子,你又想跑哪儿去?”等明白上当的仇丽珍回过神来,江恒已经从她身边冲了过去,顷刻间跑到了大门外。

“呵呵……团长,最近有可疑人物在围墙四周晃悠,我去巡视一下,万一他们打地道钻进来,那就麻烦了,对吧?”

话音还在大门口盘旋,男人的身影早已跑了个无影无踪,江恒这最没有工作心的家伙,一如既往的――旷工了!

“你……我要扣你的……”

仇丽珍吼到了一半自行终止,连她自己也算不清,江恒到底要白干多久,也许干一辈子也拿不到工资了吧!

“嘻嘻……”仇丽珍笑了,笑得再不那么别扭牵强,愤世嫉俗!

“嘘……”

立身市政大厅前,江恒不由深深的感慨了一番,曾几何时,被物欲冲昏的自己在此进出自如,昂头挺胸指点江山,但现如今,却连大门也进不去!

真他妈狗眼看人低!落魄的装扮让江恒被警卫挡在了外面,当他正在考虑用何种办法进去时,一个熟人正巧从内而出。

“嘿,李秘书,好久不见!”江恒挥手扬声,终于引起了市长秘书的注意。

“咦,江总,是你!”李秘书不再称呼“恒公子”,就连那“江总”二字,似乎也透出了几分嘲弄。

心中另有乾坤的时间人早已看穿了世情,也预料到了李秘书这“正常”的反应,坦然的心境波澜不惊,江恒平静笑语:“李秘书,我想进去找个人,不过你们的警卫把我当成了恐怖分子,你能帮忙说一声吗?”

“找人!你找谁?”

李秘书斜眼打量江恒一眼,对方那可怜的外形让她心中刚刚意念立刻消散,忍不住暗自瞥了下嘴,以江恒这模样,绝不可能咸鱼翻身,她自然不必留半分情面。

第十章美女政客“我找孙淑玲――孙部长!”江恒完全把世态炎凉当作了一出好戏,故意不说“孙姨”这亲密的称呼,继续帮助李秘书把狗眼发扬光大。

“江恒,不是老朋友说你,就你这一副衣冠不整的模样,别说不能进市政大厅,就是连街也不该上。”

李秘书不顾来往的人流,竟在大庭广众下开始奚落起江恒来,“知道吗,咱们市正在申请成为旅游名城,你这模样完全是影响市容嘛!还想进去见孙议员,真是不自量力!”

不知是否往昔受了恒公子的气,又或者长期被人骂,李秘书这次逮到机会是骂不绝口。

“江恒!你就是江恒呀!”略带诧异的惊叹声从李秘书身后传出,一位秘书模样的知性美女快步而来,“我是孙部长的秘书,她见你一直没到,就派我出来看看!”

“啊!”正笃得口沫横飞的李秘书立刻戛然而止,一张飞扬得意的脸颊一下子变成了苦瓜色。

不待李秘书从震撼中回复正常,披肩秀发的职业美女又对江恒笑语道:“江先生,你可以叫我小鸿,或者全名古鸿也可以的。请吧,孙议员已经等了你很久了!”

“妈呀……”大大不妙的预感在李秘书心中拼命蔓延,望着江恒仍然无精打采的背影,他眼中看到的却是一座飞速上升的大山。

秘书职位虽低,但却最需要灵活的大脑,或者说一肚子坏水也可以。李秘书能跟随市长这么久,自然也有几分精明之处。

“情况不对呀!”联想到追捕江恒的公文突然撤销,再一想到江恒第一次的突然崛起,以及江恒与两大家族错综复杂的关系,李秘书头上的冷汗“唰”的一下就冒了出来。

“蹬、蹬……”为了亡羊补牢,李秘书跑着冲回了市长办公室,以十万火急的口吻道,“市长,有大发现……”

在秘书气喘吁吁地说完后,邱市长却不屑地轻笑道:“是你多想了吧。如果欧阳与云家要保他,他就不会那么惨了!而且,我还听说,欧阳雷因为云大小姐的事,恨不得把他剥皮抽筋呢!”

“市长,就是这样才奇怪!”李秘书充分发挥他幕僚的特长,仔细地为主子分析道:“你想,以雷公子的脾气,又怎么会只说不做呢!而且江恒现在大摇大摆,连上头也突然不对付他了!市长,你不觉得这里面有大问题吗?”

“对呀!孙淑玲也算一个人物,她既然那么看重江恒,难道江恒真的咸鱼翻身了!”邱市长眼睛一下子张大,略显慌乱道,“糟糕,他落难的时候咱们袖手旁观,如果他真的翻身了,会不会反过来对付我们?”

李秘书仍然在转动脑筋,仔细想了想凝声道:“市长,我猜呀,上次江恒落难,一定是因为脚踏两条船的原因;现在,他肯定是搞定了与两位千金小姐的关系,所以才会这样天翻地覆!”

两个宦海老手在那儿一番秘议,虽然没有猜中真正的内情,但却误打误撞得出了正确的结论――江恒咸鱼翻身了!

“小李,你仔细向上面打听一下,我再托人查一查江恒。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