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4:4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惧,反而目龇欲裂、怒吼不休!

“啪!”肥猪警察猛然抽了罗七一耳光,气势汹汹的大声呵斥道:“你一个毒贩还敢污蔑警察,找死呀!”

张队长此刻背对众人,凌厉的气势突然离奇消失,以只有罗七才能看到、听到的极底语调道:“罗七,答不答应?不然你就死定了!”

“呸!”粗犷汉字回以不屑的口水,怒目圆瞪不屈不服。 [ .

“不许胡来!”

人群在罗七的怒吼中开始议论纷纷,肥猪警察刚想继续动手,那位女警官立刻厉声制止了下属的暴行,并用精明目光笼罩下属与疑犯道:“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是冤枉的?”

话音未落,女警官放缓声调对围观群众道:“你们有谁看到刚才发生的事,出来说说,我们警察决不会胡乱冤枉好人!”

围观群众一时间环目四顾,都希望看到更加热闹的场面,同时又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不希望出头的那个是自己。

“欧阳队长,这种毒贩还是立刻抓进局里审问吧!”

肥猪不想再拖,极力鼓动上司收队,只要进了警察局,这不识时务的家伙就再难翻身!

“唉!”女警官无奈一声低叹,她当然不是为了毒贩叹息,而是为了群众眼中看戏的眼神而郁闷,瞬间的低沉后,女警官玉手一挥就要收队走人。“慢着!

我看到了经过!”就在这时,一个身影摇晃脚步蹒跚的年轻人排众而出,朦胧疲惫的眼神让众人不由齐齐一呆,暗自思忖这人难道没睡醒!

神色怪异的自然是强自发动异能的江恒,在看到罗七之时,他已经让自己回到了事发时那无比重要的一分钟,强忍难受感觉的他用力支撑着眼皮,出于对罗七的感激与对肥猪警察的厌恶,他手指对面巷口,开始了不是撒谎的撒谎。

“警官,当时我就站在那儿,亲眼看到那位胖警官把一袋药丸塞进了他口袋里,在塞进口袋前还强行让他的左手摸了摸!”

“胡说!臭小子,我记起你来了,你与罗七是一伙的!”

肥猪警察几乎是暴跳如雷,“欧阳队长,抓他,他与罗七是一伙的!”

就在下属说出疑犯名字的时候,女警官眼神猛然一紧,同时用审视的目光转向了勇敢的年轻人,静静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嗯!”江恒用力掐了自己一下,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顺着脑海看到的画面,他突然抛出了重磅炸弹,一下子在人群中炸开了锅,“我还看见这位胖警官手里拿得是两袋东西,有一袋塞进了那人口袋,剩下一袋他好像舍不得,又装回自己口袋了!”

“哗……”

这下可不得了,万众目光都射向了年轻人手指的口袋,但大家又想,警察会搜自己人吗?这女警官会扫自己队伍的面子吗?

第二十五章美女神探“胡说八道,岂有此理,诬陷!这是诬陷!”

胖警察是厉声大骂,但在女队长步步紧逼下却显得色厉内荏,当让众人钦佩的女警官搜出证据后,肥猪警察一下子瘫倒在地,只能垂死挣扎:“不是我的,是刚才混乱时罗七塞进我口袋里的!”

“是吗?回去再说,总会弄清楚的!”

女警官做出了大快人心的举措,命人把两个疑犯都带上了警车。

“小伙子,谢谢你的帮助,也请你陪我们回去一趟;放心,这只是程序,事后我们会颁一面好市民奖旗给你!”

女警官面对江恒时,那语气就客气多了,不过职业的原因还是让她以审视的目光凝视与众不同的年轻人。

“好啊!”

江恒出面时就已经想到了这结果,脚步蹒跚的他一边用力掐自己,一边迷迷糊糊随口笑语道:“可不可以把奖旗换成奖金?呵呵……”

“可以考虑!”

严肃的女警官竟然也会说笑,以轻松的语调催促道:“想要奖金,那就动作积极一点,不要这么磨蹭!”

江恒摇摇晃晃钻进了警车,欧阳队长走在最后,当她刚刚抬脚之时,一辆急速冲来的面包车却“嘎”的一声停在了面前,车门“呼”的一下被快速拉开,一个敏捷的身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了警车面前。

“欧阳警官,请问出了什么案子,听说这案件牵涉你们警察内部问题!”

原来是电视台的记者,不知是谁报的料,这速度还真够快。

“对不起,无话可说!碰!”

女警官也够决,一脸严肃给了记者一个闭门羹,紧接着用力关上车门绝尘而去。

“追!去警察总局!”

不愧是美女之城,这风风火火的女记者竟然也是千里挑一的大美人,扛着摄像机的同事这时才来到,她立刻又带着几个助手直追警车而去。

两间审讯室内,罗七与胖警察分别接受着凌厉的盘问,而亲自上阵的欧阳队长则直接来到了下属面前,审问、审问、再审问……不停的疲劳轰炸却撬不开深明审问程序的胖子的嘴。

“队长,我真是被冤枉的,你是神探,一定要为下属伸冤呀!”

胖子表情逼真可怜兮兮,他已从事情异变的惊慌中平复过来,更做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光靠一个臭小子的口供,还不一定入得了他的罪。

“我也不想我们队伍里出现败类,知道吗,电视台已经盯上这案子了,局长可不想难堪!”

队长话语的深意让胖子看到了希望。

“不瞒你说,那年轻人的口供对你相当不利!即使最后不能入你的罪,也会抹黑我们警方的脸,而你肯定也会被开除!”

女队长带着无可奈何的叹息声继续道:“你也是老干警了,仔细想一想,有什么线索能帮助你,最好能证明那人的口供是假的!”

希望的火花在胖子眼底闪烁,找到目标的心思立刻高速运转起来,怎样才能证明那小子是做假口供呢!

有了!一缕灵光在胖子脑海闪过,已经想得头昏脑涨的他是心情狂喜,自己终于找到了臭小子说假话的证据,“队长,我想起来了!那小子不是说他站在西边巷口吗?那绝对不可能,他在撒谎!”

女警官不动声色神情冷静,等待着下属继续证明自己的清白,胖子果然为求脱身全力以赴,又急又快道:“西边巷口我已叫小王事先把守了,不可能有人过来的,所以那小子百分白是在撒谎;队长,赶快抓他,他肯定是罗七的同伙!”

女警官神色终于有了变化,不过却不是胖子盼望的轻松信任,而是无比冷厉语出突然问道:“你原来就认识罗七吧!”

在胖子死灰的脸色中,女警官厌恶地望着他道:“知道吗?你已经犯了两个错误;第一,你与犯人认识,案情不会像你所说那样巧合;第二,你为什么要让同事封住巷口,证明你是事先就有预谋,至于为什么,我可以从你的同伙身上问出来,就不麻烦你了!”

“来人,立刻到分局提审小王!”

这一刻的欧阳警官真正是威风凛凛,头上的警徽仿佛在闪耀银色光辉!

“欧阳警官,你好!”

女队长刚刚回到办公室,闪电战略的女记者竟然追到这儿来了。

“无可奉告!”

警察局最出名的女神探对付记者还是那冷漠的态度,自顾自回到了座位上。

女记者下意识环目四顾,见四周无人,她那正经的面容突然一变,嘻笑斥责道:“死丫头,又没有外人还敢给我摆谱,今晚不想吃饭了!”

“嘻、嘻……”

女警官是离奇地玉容绽放,洗去肃穆气息回复了少女青春,调笑着反击道:“电台之花,你是金牌记者云想容,要想知道第一手内幕,当然要求求我了!”

“小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云想容亲热的给好姐妹兼未来小姑垂肩捏背,软语相求到:“好小雨,你就告诉我吧,我有预感,这会是一个大新闻!”

“已经搞清楚了,只是一个警察中的败类想吃黑钱,而地痞头子不买帐,所以警察败类想诬陷地痞头子而已,不是什么爆炸新闻。”

欧阳雨轻笑着说出了案情,不过眼底却飞速闪过一丝代表机密的凝重光芒。

“有这么简单!唉……你不想多说,那我也不逼你。”

职业的敏感让金牌记者先是怀疑反问,然后失望的微微叹气,随即眼中闪过连串异彩,紧接着略带心急追问道:“那个作证的年轻人呢?可以让我采访一下吗?”

第二十六章美女记者“他叫江恒,虽然作证弄清了案情,但我还有些问题没弄清!”

欧阳雨明净的目光自然进入了案情当中,以他神探的直觉可以判断胖子没说谎话,那江恒又是怎么看到事情经过呢!

小雨的回答虽然不直接,但云想容眼中的兴趣却一下子猛然大增,更是软磨硬泡要采访证人。

“好吧,我可以带你见他,不过恐怕你采访不了!”

经不住进攻的欧阳雨终于投降,不过奇怪的话语却让云想容暗自发楞,有什么人是自己这金牌记者搞不定的!

“啊!”惊讶低吟在云想容唇边回绕,她这才明白了好姐妹话语的意思,那个证人竟然在警察局里――呼呼大睡,任凭她猛力摇晃也弄不醒。

“这……”

身为记者绝对是见多识广,可是云想容也不由傻眼了!在最后气愤的踢了年轻人一脚后,向来对自己信心满满的她也不得不承认失败,这样的对象真得采访不了。

“别冲动,你想我抓你呀!他可不是犯人,打不得!”欧阳急忙拉开了脾气火爆的未来大嫂,然后经过长久的劝说后才亲自把她送出了警察总局!

“哼!我不会放弃的!”

从未有过的失败让金牌记者是耿耿于怀,随风传来她宣战的声音。

“你可以走了!”

欧阳雨平静的注视着睡眼朦胧的年轻人,她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警察局里睡得这么香,如果不是警队医生检查不出问题,差点就把眼前的怪胎送进医院了!

“没我事了吗?”

在证词笔录上签字后,精神抖擞的江恒还不忘要好处,“警官,你先前答应的奖金呢?不会不作数吧?”

欧阳今天竟然在同事面前第二次笑了,忍不住的她少有的冷幽默道:“已经给你了,不过又算作住宿费收回来了;如果你还想在这儿睡觉,那就要自己掏腰包了!”

汗……不敢多言的江恒就此离去,他可不想与厉害的女神探继续打交道,要是自己的秘密被揭穿,那才真是天大的麻烦!

从始至终江恒没有问罗七的下落,因为这样必然会引来警方一连串的联想,虽然帮了罗七的大忙,但他还没有与边缘人士搅在一起的打算。

时间还早,江恒回到四合院后很是郁闷,可孙老人还在守电话,他不得不一个人搬张椅子坐在院中晒太阳。放学回家的宁采儿打断了江恒的发呆,小姑娘清新纯净的气息好似春风吹拂,玄异的抚平了年轻人心中的纷乱,就似以往一般,还是江恒主动开口招呼,“小房东,放学了?”

对于江恒带着几分调侃的称呼,小姑娘果然脸红了,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随即又要逃命般钻进自己狭小的房间。

“小房东,能聊会儿天吗?我心里很闷!”

不知为什么,江恒竟然好笑得把一个小姑娘当成了倾诉对象,这也许就是巧合吧,谁叫他这时身边只有小姑娘一个人呢!

“啊!”宁采儿微微一愣,一向害羞的她从来都是别人关怀体贴的对象,想不到还会有人让自己当排忧解难的救世主!

也许是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小姑娘勇气大增,也许是江恒眼中的忧郁疲倦令采儿不忍冷漠回应,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就此临时客串起神父的角色来,静静的聆听犯人倾诉心中的苦闷!

“呼……心情好多了,谢谢你,小房东!”

江恒也不向小姑娘提问,只是一味把心中的苦闷倒了出来,最后连在小县城的不平感慨也尽情宣泄而出,甚至连对干妈的感激与思念也一股脑涌进了小姑娘心房,也不管才读中学的采儿装不装得下!

说完后的江恒舒畅的伸了伸懒腰,他根本没想过小姑娘会回话,不料这次太阳却从西边出来了!

“不要灰心,你一定会找到工作的!”

采儿说完后,起身向屋里走去,脸红红的模样是特别可爱!“谢谢你,小房东!”心情好转的江恒微微一愣,随即不忘开心道谢,这可是小姑娘第一次主动开口!

也许是自己很少能帮到别人,小姑娘对于别人的感激反而还十分羞涩,调皮的红霞一下子爬上了耳垂,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