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2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4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大街上乱逛,而是摇身一晃,变回了神采飞扬、俊朗不凡的时间人,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恐龙市最好的五洲大酒店。 [ .

幽雅的角落内,经过保镖警卫们一层层的守卫后,江恒终于进入了看似普通的雅间。

“林姨,你终于来啦!”特殊的“七天”记忆让年轻男人眼神已变,激动的思绪在灼热中空白一片,失去控制的双臂一张,竟然直接以亲密的姿态抱向了欧阳夫人。

第六章情挑贵妇美妇人仍然是那么雍容高贵,美艳不失端庄,但在江恒突然的过分举动下,她却顿觉脑海一热,不由自主迎了上去!

“唔……”半年的分别让欧阳夫人的心思早已变幻了千万次。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那场春梦,不料在接到江恒电话的第一秒钟起,她这才发觉,原来那场“春梦”已刻入了她的骨子里、心灵中,任凭如何强迫,如何坚贞,也抹不去那羞人而又美妙的记忆。

当她以最快的速度悄悄来到恐龙市后,当江恒一如半年前那样扑过来时,林洁半年前的反抗意志却消失不见,反而主动将颤抖的双峰挤入了男人的胸膛……重逢刹那的激动过后,欧阳夫人心弦一愣,这才发觉二人此刻的姿势是多么暧昧,小腹上传来的坚硬灼热更让她花容失色,不由分说向后退了好大一步。

“小……小恒,坐!”

“林姨,你越来越漂亮了,看来我不能再叫你林姨,呵呵……该改口叫林姐了!”

无赖之徒绝对是顺竿往上爬的高手,火热的眼神越来越不加掩饰,不轨的意图在他脸上却是那么理直气壮,自然而然。

对于林洁来说,二人已分别了半年有余,但对于江恒来说,暧昧激情只不过是几天前的事儿,那醉人的刺激至今还未消散,仍在男人的欲望之海翻腾卷动。

“林姐,你累不累,让小弟给你按摩一下吧……”男人是步步紧逼,话音未落,大手已然开始跃跃欲试。

林洁对于年轻男人肆无忌惮的进攻是又喜又忧,最惨的是,美妇人生不出应有的抵抗之心,哪怕能开口斥责几句也好呀!

“小恒……别……别这样!”身居万人之上的贵妇却犹如小女孩一样娇羞怯弱,哀求的眼光、软弱的口吻,无不让江恒眼中的欲火燃得更是旺盛。

大手拖动男人的身形向前移动,短短的距离瞬间消失,当江恒的理智回过神来时,目迷五色的男人不禁“啊”的一声惊叫。

“天啦,我这是在干什么!竟然……赶快停下来!”

心灵的惊叫让年轻男人很是惭愧。

林洁不远千里前来相助,可自己刚一见面就化身饥饿的色狼,怎么能这么好色无耻呢!至少也应该先聊聊天嘛!嘿、嘿……“嗯……”心中虽觉不妥,但江恒的大手在林洁柔腻的香肩上来回移动,轻揉缓捏,指压掌拍……肌肤的相触,让一股电流在指尖凭空突现,在电得男人手指发紧的刹那,也电得女人心花开放,情不自禁地呻吟强横地冲出了唇舌。

“呼……”室内一时寂静无声,一对异样的男女相对无言,惟有急促的呼吸声越来越浓重。贵妇人红唇皓齿时开时合,如兰的幽香悄然弥漫了二人身心。

江恒的手指轻轻上移,顺着林洁优美修长的颈项向上攀延,带着电力的指尖若有似无在肌肤上划过,最后轻轻包围了林洁嫣红的耳垂。

无声是隐晦挑逗的最高境界,美妙的宁静能让暧昧好似春风一样悠然环绕,好似春水一样无孔不入!

美丽高贵的欧阳夫人沉醉了。

迷离之中,丰盈的娇躯缓缓向后一靠,靠入了男人火热的怀抱。只知争权夺利的欧阳刚何时给过她这种梦幻美感,难怪林洁恍惚之间,好像自己又回到了少女时代,心儿忍不住怦怦乱跳,眼眸的妩媚情丝上下飞舞,异彩连连!

林洁坐着,江恒站着,一男一女以这种绮丽的动作谱写着人世情欲的一幕。

男人的手指不知何时抚上女人滑如凝脂的双腮,长长的食中二指更很是刺激地挑逗着林洁的朱唇。

“啊……”指尖不时滑过丰润的唇缝,更不时试图打开女人的牙关,那若有若无的挑逗在墙上的镜子里清晰显现,让林洁看得是一清二楚,美得超天越地!

唔……这个坏小子!怎么能这样给自己按摩!天啦,这可是在床上爱抚时才有的动作!

意念被热流弄乱,浮想联翩的林洁早已艳如三月桃花,但心房一乱,她竟然主动张开了朱唇,把男人的半截指尖含了进去,唔……这还不只,女人柔滑的唇舌更主动吮吸卷缠着入侵的手指!

艳色好似潮水一样涌上了贵妇人脸颊,一层朦胧的光晕笼罩了林洁丰盈的娇躯,女人――成熟高贵的欧阳夫人竟然恋爱啦!

不是偷情,虽然偷情的刺激越来越强;不是淫乱,虽然此时的情景已奏响了淫靡的乐曲;林洁此刻的感受就是一种恋爱,单纯的男人与女人间的相依相偎!

“嗬、嗬……”

男人的喘息越来越重,他强健的身躯几乎压在了美妇人背上,大手不受控制的向下转移,一分一分、一寸一寸,最后……“啊……”微不可察的闷响之中,林洁高耸的双峰好一阵颤抖,波浪汹涌,把男人滚烫的五指深深陷了进去。虽然隔着两层衣物,但男人还是准确地捏住了凸立的乳珠。

“轰……”

江恒脑海一热,如遭雷击空白一片,只有情欲的发动机开始轰鸣,得到力量的双掌疯狂地感受着林姨双乳的成熟美妙,大口更向林洁上仰的朱唇吻去。

“不,不……不要,小恒……不要!”反对之音一遍又一遍,可惜音量就像林洁的心绪一样,特别地软弱,反抗更像是迎合,推拒更似是呻吟,就连挥舞的玉手也变成了卷缠的春藤,这一切怎么可能阻挡得了男人的进攻!

拉链开始松动,春光逐渐外泄,年轻男人再不会满足于浅尝轻吻,眼看最为刺激的一幕就将来临!

“砰……”这时,上天给予了心乱无力的美妇人帮助,她无处安放的玉手无意中一挥,正巧将茶杯扫落于地,重物碎裂的声响虽然未能将一对迷情男女惊醒过来,但却引起了门外警卫的注意。

“咚、咚……夫人,请问有事吗?”身为上层人物的警卫保镖,雅间外的十余名精英每一刻都是神经紧绷。

在警卫连续的敲门声中,林洁终于完全苏醒,急忙一把轻推开江恒,一边整理衣襟,一边强自凝声平静道:“没事,等会儿再让人来收拾!”

“是!”警卫们又回到了各自的防守岗位,屋内的男女则在尴尬中停止了激情的上演。

“林姐,好姐姐,我……”江恒暗自恼恨地瞪了地上的碎片一眼,然后不由自主又向美妇人走近,热切的眼眸已下定决心,要把那层窗户纸捅破!

不知是否因为上次“疗伤”的原因,他的超能精神力在面对林洁时,特别的活跃,比夜间睡觉修炼时还要积极几分。难怪年轻的时间人会如此失控。

“小恒,别过来!”

林洁就像面对恐怖敌人一样连连后退,还慌乱地威胁道,“你再……你再过来,我就……回京都!”

自从时间超能进入第四级后,力量更加神秘玄异,林洁绝对不是那种意志薄弱的女人,但在时间人身周十米之内,她所有压抑情愫的力量都会奇怪地消失,怎不让贵妇心儿怦怦乱跳!

“呼……”片刻的对峙后,林洁双目微闭,就像面临生死决战一样重重吸了几口,然后眼眸一张,长期身居高位的威仪暂对抹去了心灵的烦乱。

“小恒,你说有什么情报要交给我,说吧,看林姨能帮你什么忙?”

女人那故意保持的距离吓不了无赖男人,江恒口中还是不改亲密的称呼,好在他并没有继续施压,才让美妇人有了喘息的机会。

“林姐,这是镇远县达康集团的内部机密,我百分百肯定,大笔的资金都进入了京都的风扬口袋!”

“风扬!”

林洁秀眉皱了皱,坦白地说道,“风家不是小人物,要扳倒风扬,只靠这点经济问题恐怕不可能!”

“好姐姐,我不傻!”江恒谈及正事,情欲之火也转移了几分,眼中精光连连闪动道,“不必要与大山作对,只需要砍倒几颗小树就可以了,好姐姐,我其实是想……”

江恒把自己的收购计划一五一十说了出来,言语神色间根本没有半点保留,末了还主动问道:“林姐,我这计划行不行得通?”

“嘻、嘻……”

江恒的亲切让林洁芳心喜悦,被当作自己人的感觉让她回嗔作喜,“好吧!

我会督促州政府尽快成立专案小组,直接跳过市府彻查达康集团!”

话语微微一顿,林洁用上层人物特有的经验提醒江恒道:“你这计划应该没问题,我再在京都为你注册一个企业号,到时用这名号开始收购,短期内不会有人知道真正的幕后老板是谁,其他人也会因为『京都』两个字忌惮三分!”

第七章三人试婚话语微微一顿,林洁见江恒眼中又开始闪动异样光华,心慌意乱的她急忙凝声转移视线道:“哦,对了,你上次让我帮忙找的人有消息了!”

“太好啦!”江恒果然停下了向美妇人移动的脚步,欢声追问道:“罗七现在在哪儿?猎鹰他们过得怎么样?”

见江恒欣喜之色溢于言表,美妇人也真切感受到了他的兴奋。对于年轻男人的义气,她不由很是欣赏,轻柔一笑道:“天网都已经不追捕,政府也不追究责任,他们当然没事了,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他们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哈、哈……林姐,谢谢你!”

江恒这亲热的称呼看来已不准备修改,几次反对无效后,林洁唯有无力地沉默接受。不过还是以最后的意志道,“小恒,在外面不许这么叫,知道了吗?”

“唉,没问题!”年轻男人满意地笑了,邪邪的笑容充满了暧昧的气息,让美艳贵妇又一次失去了镇定,下意识加快速度结束了谈话,直到保镖推门而入,她仿佛才踏实下来,不再“害怕”。

欧阳夫人婉拒了江恒留她多玩几天的“好意”,直接坐上专车,向私人停机坪开去,呼啸的车影虽然已快得如光似箭,但美妇人还是觉得慢!

江恒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自己还是离他越远越好!

“嘿、嘿……”年轻男人心中可没有半点负担,只有淡淡的遗憾。眼眸中、心海里……浮动的无不是林洁的丰盈倩影、美艳玉容。

“咦,原来都已经下班了!”当江恒闲逛着回到歌舞团时,这才发觉早已人去楼空,而他这不负责任的守门人又一次旷工半天。

脚步一转,无所谓的家伙转身向灵芝家中走去,神色容貌自然又是那落魄潦倒的病容,失去斗志的眼眸忧郁得蒙上了一层迷雾。

“小恒,你可回来了,出去散心了吗?”张敏温柔地为可怜的情人干儿子递上了拖鞋。明知他旷工,不仅不敢质问,还要主动为他安上动听的借口,“散散心也好,整天关在那儿也挺闷的!”

“是呀!”

灵芝噘着小嘴接过了话头,嘻笑着接口道,“不过,干哥哥你下次出去还是说一声吧,害得我们大家又被团长臭骂,还是副团长出面才熄了火!”

“唉……”

无赖家伙整个人缩进了沙发,很是郁闷道,“干妈,我不想工作,只想在家睡觉!”

“小恒,你做得好好的,干嘛不想做了呢?”张敏一见干儿子无精打采的模样,就特别地心疼,白了女儿一眼道:“别听灵芝的,你其实做得挺好,都没人敢来歌舞团胡闹,对吧!”

“嘻、嘻……”灵芝在母亲的威胁下,这才想起了自己的责任,立刻欢声笑语违心道,“对,干哥哥你是我们歌舞团有史以来最厉害的――门卫,是我们几十个姐妹的保护神!”

话语微微一顿,少女眼眸闪过一串异彩,缅怀着记忆中最美的画面,“干哥哥,吃过晚饭,咱们就去逛逛滨江花园吧!”

“干妈,你去不去?”江恒坚定地执行着自己的计划,“干妈你去我就去,你不去我也在家睡觉!”

“这……”

张敏为难地在女儿与情人间看了看,一时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开口。

“妈,你也一起去吧!”灵芝兴致正高,顺口就帮忙劝了起来,并悄然给母亲打了一个眼色,提醒母亲不能让干哥哥待在家里,不然会加重“病情”。

“好吧!”三人行的计划就这样定了下来。在坏小子的无赖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