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2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4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了玄异的走火入魔,怎不叫张敏母女芳心又疼又急,再也没有半点怀疑,“小艺,那胡媚说了会有什么后果没有?”

“轻则变成废人,重则暴毙而亡!”凝重地语调从众女身后传来,她们回头一看,竟然是神秘消失了几天的胡媚,她身边还站着总是一脸平静地韩真真。 [ .

“胡姐,那怎么办?”

说出自古武高手之口,可信度一下子又上升一半,众女自然而然把胡媚包围了起来,而不愿“同流合污”的韩真真也不想破坏好事,也就选择了避让一旁,缄口不语。

“走火入魔比的外伤都要可怕百倍,根本无药可医!”古武美女天性好玩,一接到江恒的电话,不仅欣然答应,还用她的特长帮忙大出主意,这最后一招就是出自她一心看好戏的脑袋。

“唉……”胡媚伤感的叹息让张敏母女心情坠入了谷底,她紧接着以萧瑟的语调道:“我先进去看一看,然后才知道有没有救?”

“咯、咯……”

胡媚独自来到江恒病房,还未走到床前,妖娆美女就忍不住笑得前仰后俯,“臭小子,你装得还真像,要不是我知道内情,也会被你骗啦!”

“嘘――小声点,别露馅啦!我这么也是没办法,苦肉计嘛,不装像点怎么行!”

无赖之徒贼笑着坐了起来,没有焦点的眼神瞬间生机勃勃,低声问道:“胡姐,达康集团的事办的怎么样?”

“本小姐出马,自然手到擒来!”胡媚表功娇笑的同时,还不忘加强了媚色大法的功力,一边考验男人的意志,一边不屑道:“那什么董事长全是猪脑,我才一施展功法,他就全都说了出来,一点也不好玩!”

话语微微一顿,她从怀里掏出一个文件袋道:“光盘与资料都在里面,接下来我就帮不上忙了,只能靠小真!”

“胡姐,你这么厉害,怎么会帮不上忙呢?”江恒不知何时已经与古武美女肩并肩坐在床边,幸亏他这时正在想正事,才没有出现异常状况。

“我把达康集团财政问题捅破后,还要靠胡姐你的本事把这事儿弄大,最好弄得连扫地的大妈都知道!嘿嘿……到时,达康集团的股价想不出问题也难!”

“放心吧,还用你教,小真昨天已经花了一千万,集齐了一个精英小队!”

这一切原本全是正事,气氛自然正经,不过胡媚的妖娆让她末了禁不住又补充了一句,“告诉你吧,那些金牌经纪一个个全是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唉……可惜呀,她们虽然拿高薪,却不知道是在为大色狼打工,真是危险!”

汗……江恒除了翻白眼抗议外,还真是理屈词穷!

“就照咱们事先商定的计划,我不出面,一切都由小真作主!”江恒既是想偷懒,也是想侧面表明自己的行为端正,可惜对于了解他甚深的胡媚来说,全无作用。

“嗯,时间差不多了,我应该出去演戏了,咯、咯……灵芝母女俩一定急死了!”

正事谈完,风情万种的古武美女摇曳而去,性感的曲线看得年轻男人是大吞口水,如有实质的目光差点把房门烧穿。

“唉……真是走火入魔!不过……还有得救!”胡媚的语调是一波三折,让张敏母女芳心暗自焦急,大起大落,也让另外几女差点笑破肚皮。

“小媚,你告诉我,该怎么做?”情人的安危又一次占据了心海,张敏眼中炽热坚定的目光,不仅有担忧,还有一种不顾一切的牺牲精神,不管怎样,她一定要让情人好起来!

江恒要的不是爱人的牺牲,而是要彻底打开母女俩的心房,所以胡媚轻柔笑语道:“也不需要那么严重,现在只需要对症下药就可以了!”

“第一,要让他心结化解,就是要天天看到你们;第二,给他找一个事做,不能整天无所事事;第三,用各种喜怒哀乐来刺激他,时间一长,心情自然就会好转,走火入魔就会不药而愈!”

等胡媚把三大原则一说完,在江恒精心的设计下,张敏母女几乎第一反应就找到了答案,让坏小子的计划完美的告一段落。

“妈,我想到了!”张灵芝最先出声道:“让江恒到歌舞团上班吧,你也住在宿舍,他就可以每天看到我们,而且还有事做,团长对他也不顺眼,肯定能经常闹一闹,嘻、嘻……”

嘿、嘿……果然是“巧”呀,只需要一进歌舞团,三大条件一一满足!

“灵芝,可是你们团长会让他进去上班?而且他又不是搞舞蹈或者音乐的,又能干什么呢?”

这可是个谜题,包括采儿众女,甚至江恒自己也不知道答案,众人不由纷纷睁大眼眸等待灵芝的回答。

第五章女儿国的男门卫“要进团好办,团长与副团长不都与孙阿姨有关系嘛!让孙阿姨帮忙说说,而且团长也不是真正的冷血,一定会答应的!”

灵芝心中仿佛阴郁尽去,眉开眼笑,活泼灵动道,“至于他做什么嘛,咯、咯……你们到时就是知道啦!”

“看门的,收报!”送报的邮差敲响了歌舞团长期紧闭的大门,除了上下班时间,外人还真难一睹内里的风光。

“吱……”厚重的古色大门被推开半扇,一张病容苍白的脸颊探了出来,眼眸还朦胧一片,“哥们儿,今天送报这么早呀,我还没睡醒呢!”

“还早呀,都快11点了!你这看门的,真『勤快』呀!走喽!”

邮差调侃几句快步离去,只留下看门的“大爷”――不,是看门的年轻人歪歪斜斜晃回了值班的门房。

“喂,江恒,你又偷懒呀!咯、咯……”欢声笑语之中,几个美少女窜了出来,吓了守门的大小伙子好大一跳。

咦,江恒!守门的竟然真是江恒!哈、哈……原来灵芝给他安排的竟然是这工作!难怪仇丽珍没有过多反对!

汗……堂堂亿万富翁、时间守护者竟然成了守门的,述真是――幸福,能成为歌舞团这女儿国唯一男性员工,他当然是幸福到哭!

江恒现在真的明白什么叫自作自受了!

他原本只想把干妈母女弄回四合院,不料,弄巧成拙,反而把自己弄进了歌舞团,最惨的是,自己还摇身一变成了――看门的!

唉……一个大小伙子干起了老太婆、老大爷的工作,整天关在一间小屋里收收报,发发信,怎不叫习惯了逍遥写意的男人大为郁闷。他连自己最爱的懒觉也睡不成了!

“真倒霉!唉……怎么办呀!”年轻男人上身倒在藤椅里,双腿懒懒地架在了陈旧的桌子上,一边嘀咕自语,一边又叹了一口大气,这结果也是因为他当日的“丰功伟绩”。

如果不是他用超能力硬闯歌舞团,原本那守门的老太婆就不会以为见鬼了,也就不会被吓出病来,自然更不会空出这么一个“肥差”,这不是自作自受又是什么!嘿、嘿……“小恒,干妈给你弄了好汤,来,喝一点!”大门悠然轻启,不负责任的守门人还未张开眼,张敏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干妈,真好喝!”年轻男人美美地咋了咋嘴。张敏每天几次的探视关怀,才是他能老实待在这小房间的唯一原因。

“小恒,工作累不累?好好干,你一定能干好!”张敏说得是语重心长。为了拯救情人,她与女儿真是煞费苦心,还特意选出了这么一个最简单的工作来为江恒重拾信心。

“干妈,我不想干,也干不好。总是送错信,还经常挨团长的骂……”

无赖之徒脸色一下子黯然无光,苍白灰白的病容,散乱无力的头发,郁闷沉重的神色,还有那下颌短短的胡须,这还真是一副经典的落魄面容,“干妈,我真没用!唉……”

“小恒,你怎么会没用呢!别忘了,只有你才能一年不到,就白手起家成为千万富翁!”每当这种时候,美妇人都会情不自禁把干儿子抱入怀中,用肌肤的柔腻与温暖紧紧包围江恒身心。

“那些都是过去。我根本斗不赢那些家伙,全被人抢走了!”江恒一想起自己出千大赢十个亿的一幕,心中别提有多乐,连“哀伤”的面容也差一点露馅。

“小恒,你忘了吗?你可是最神奇的时间守护者,只要你振作起来,别说一千万,就是一个亿、十个亿,也不是问题!”张敏情绪激动,怜爱地更加抱紧了年青的情人。

江恒悄悄地用脸颊摩挲干妈的丰盈玉峰,敏感而火热的双唇更不时擦过衣服下的两点凸起,若有似无的接触让美妇人诱惑无限的乳珠不由自主涨大起来,隔衣顶出两个销魂的小点!

在干妈深情的抚慰当中,年轻男人神色似乎有所松动,可惜一缕生机只是一闪而逝,他接着又无比郁闷道,“干妈,我没有用,连你都不要我了,我还有什么用!”

“我……”张敏自然明白江恒是什么意思,但她却难以克服心障,惟有在矛盾中把江恒的面容埋入了自己绵软如云的双峰内。

这儿是歌舞团的门卫室,两人自然不可能有激情的放肆。一番柔声抚慰后,张敏强忍不舍走出了大门,横亘在二人之间的那堵墙壁还是未能推倒。

“唉……”江恒这次是真正的郁闷,干脆倒入小床蒙头大睡,借着修炼精神力来转移注意力。

“咚、咚……”清脆有力的敲门声强行把可怜的门卫吵醒,一道质问的女声虽然悦耳,但在江恒心中可一点也不动听,“喂,看门的,起来!上班时间偷懒睡觉,简直就是一滩烂泥!”

“仇团长,你不在里面教学员,跑到我这儿来干什么?真是不守岗位!”江恒这门卫绝对是万中无一,竟然敢直接顶撞上司。一见到仇丽珍,他不知为何精神头一下子就窜了上来,扬声反击毫不示弱,一点也没有上下级的自觉!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要扣你工资!”仇丽珍中性的套裙也气得发抖,在近百人的歌舞团,也只有眼前这职位最低的家伙敢顶撞自己,而她也真是奇怪,每天总会忍不住走到这儿,不与讨厌的男人吵一架,还真不是滋味!

“扣就扣,你那点钱连塞牙缝也不够!”无赖之徒干脆两腿一伸,又把二郎腿翘到了桌上,摆出一副十足的无赖像。

“烂泥!难怪公司也会被人吞,你以为自己还是老总呀!”打击敌人那是一大乐趣,仇丽珍对付江恒那真不是无所顾忌,毫不留情面。

“切!你以为你又多能干!”

虽然只干了两三天,但江恒还是对歌舞团有了一定的了解,不屑地反唇相讥道,“要不是孙叔给你撑腰,你能当这团长!还有,听说文化厅准备把演出公司卖掉,嘿、嘿……那时,换了新老板,你这歌舞团……”

“臭小子!本团长总比你这可恶的废人强!”仇丽珍线条分明的玉脸恨火闪烁。江恒所提正是她近日的烦心事,怎不让她烦上加烦!

“嘿、嘿……”

年轻男人得意的贼笑不断,末了不忘继续打击道,“怎么样?仇团长,我没说错吧?新老板一到,到时我就给大老板守门去,嘎、嘎……”

“哼!看门狗!真不知羞耻!”仇丽珍对眼前这坏笑的家伙真是看不穿,弄不懂。一个曾经的千万富翁,怎么会当这门卫当得这么开心!

“过气团长,笨女人!”在众女的调教下,肆无忌惮的江恒原来也是一个打嘴仗的好手,一边肆意打击仇丽珍的信心,一边张狂地用目光侵略着对方的野性曲线。

咦!看不出这女同志原来还挺有看头,真是可惜、浪费呀!

仇丽珍似乎感应到了江恒的不良目光,下意识缩了缩高挺的双峰,然后像面对九代仇人般咬牙切齿道:“臭小子,别落到我手中……”

“切!”江恒不屑地比了个男人经典的手势,然后“砰”的一声摔门而去,随风传来他可恶的声音,“本少爷现在就出去溜达,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看门的家伙竟敢如此公然挑衅,仇丽珍气得是双乳颤抖,本能扬声大吼道,“我要扣你三个月的工资!”

“扣吧,反正你已经扣到了年底了!谁怕谁。没吃的,本少爷就到你家混饭吃!”

无赖就是无赖,更何况这家伙还是曾经的偏门老大,当然更无赖。

“呼……”七窍生烟的仇丽珍眼看着江恒私自离岗,她好不容易才止住了追杀的冲动,连连几次深呼吸后,变异女强人这才平静下来,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想法让这嚣张的家伙好看。

不管是一团之长的仇丽珍,还是一门之长的守门员,他俩仿佛都忘记了一个事实。好像团长有权力开除不守本分的门卫,何须这么煞费心思呢!嘿、嘿……逃班的家伙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