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2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4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道了!”胡媚附和的话语低柔婉转,一想起江恒的神奇异常,两个原本对立的美女都禁不住浮想联翩。 [ .

“咦,采儿今天还没来吗?”病房内,小护士抬眼四视,却没有看到采儿每天都会出现的身影。

“是啊!”张敏也奇怪的想了想,为采儿的没有出现感到十分奇怪,小姑娘这两天都是连学都没有上,以她的话说,就是代替恒哥哥照顾灵芝姐姐。

“叮铃铃……”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三女正在谈论的主角却在电话中出现。

“采儿,是你呀,今天……”小护士还未说完,脸色就突然大变,被电话里小姑娘的哭声吓了好大一跳。

“呜……”含羞草悲泣声断断续续,在小护士急切的追问了好几遍后,采儿才无比艰难的说道:“爷……爷爷,他……他不行了!”

“啊!”

张敏在一旁附耳倾听,悬着的心更加紧绷,完美妇人从发呆的小护士手中接过电话,急声追问道:“采儿,别哭,告诉张姨,孙爷爷到底怎么啦?”

“呜……张姨,爷爷他……昏倒啦!”在张敏柔声鼓励下,采儿终于在悲痛中恢复了一丝清醒,勉强把事情说清楚了。

“采儿,赶紧打急救电话,别慌,张姨这就回来……”

“妈,我也要去!”张灵芝三两下换好了衣服,然后急步追上了母亲与贺小艺,刚一出病房大楼,就引起了两位女保镖的注意,韩真真与胡媚当然也要回四合院。

“爷爷!”当五女回到四合院时,看见的却是采儿扑在孙老人身上痛苦的一幕,而赶到不久的医护人员则同情的摇了摇头。

“医生,是什么病?”

韩真真最是冷静,急速运转的脑海在悲哀中开始怀疑,孙老人好好的怎么就去了呢!难道是什么人下的毒手!

“老人家没病,是机体老化,也就是――老死!”经验丰富的医生指了指孙老人安详的遗容,然后带着队伍离去了。

“叮铃铃……”这时,韩真真的电话响了,她接起一听,不由微微一愣。

“小真,孙爷爷是不是去了!”电话里传来的竟然是江恒平静的声音,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快,他又怎么可能这么平静!

“嗯!孙爷爷早晨还好好的,突然就去了!”特工美女强自保持着镇定,凝声道:“我再仔细查查,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不用了,孙爷爷走得很开心!我明天一早就回来!”电话那头,江恒说完神秘怪异的话语后,整个人一软,把自己摔入了躺椅中,微闭的双目似乎又看到了先前片刻的“梦境”。

不到十分钟之前,江恒把爷爷扶上床午休后,他一时心血来潮,躺在老人的不倒椅里呼呼悠悠的晃起来,轻柔的晃动让他下意识双目微闭,似睡非睡。

“小恒,看你这样我老头子就安心啦!”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江恒耳中凭空响起。

“孙爷爷,您怎么来了?”

恍惚之中,江恒虽然没有睁眼,但却清晰的“看”到孙老人的身影,今天的孙爷爷不像平日那样老迈,反而精神矍铄,腰板笔直。

“呵、呵……小恒,我的使命完成了,是时候该休息了!”孙老人苍劲的容颜仿佛活力焕发,轻声追问道:“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

“嗯,谢谢孙爷爷!”虽然是玄异的命运安排,但江恒这年轻的时间人心中还是充满了对孙老人的感激,情不自禁站了起来,“爷爷,你来坐,我帮你摇一摇!”

“不用了!”孙老人挥手示意江恒不用上前,然后以欣赏的语调道:“时间到了,小恒,再见!我老头子过逍遥人生去了!哈、哈……”

“啊!”朦朦胧胧的江恒一下子惊醒过来,心中虽然还在回荡孙老人开怀的笑声,但他却明白,自己刚才只是南柯一梦!

意念急速翻腾,天生不凡的时间人这才拨通了韩真真的电话,事实与他所料一般,孙爷爷这“领路人”果然功成身退!

“唉……”回忆过去告一段落,现实中的江恒眼眸微启,无限缅怀与祝福的目光飞向了天际云端,作为超能时间人,他当然明白孙老人最后的归宿之地,那不是阴暗的地域,也不是悲凉的尘土,而是一个真正逍遥的神奇天地。

不知不觉,意念万千的江恒是真正的睡着了,睡梦之中,嘴角一挑,挂上的不是邪笑,而是温暖安心的笑容。

思念让时光飞逝,转眼之间,呼啸的汽车就把江恒送回了恐龙市,送回了四合院,来到了弥漫悲伤怀念的灵堂。

第二章收购大计“恒哥哥……”采儿淡蓝色的衣裙永远都像飘逸的云彩,小姑娘敏感的心弦第一个感应到了恒哥哥的回归,不待江恒走进院门,含羞草已然乳燕投怀,扑进了意中人怀抱。

“呜……”

小姑娘在恒哥哥怀中放开情思大哭起来,如泣似诉的哀声既有对恒哥哥的思念,也有对失去孙爷爷的悲伤,从小到大,采儿都由孙爷爷陪伴照顾,她怎能不哭得两眼红肿、心神憔悴!

“采儿乖,孙爷爷是去一个最好玩的地方,不要再哭了!”

江恒情不自禁抱紧了小姑娘,直到如今,他也没有完全弄明白,自己对采儿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到底是情人之爱多一些,还是父兄之情多一些!

“小恒,你回来了!”张敏自然也不可能感应不到干儿子的回归,但她可不是没有顾忌的采儿,只能以正常的速度挤出了院门。

“干妈!”江恒的角色身份一下子调转,就像游子般双目湿润,痴痴的望着心中的挚爱,想张开双臂尽情拥抱,但却总是敌不过干妈眼底的羞涩端庄。

无形的风儿围绕年轻男人团团打转。

就在这时,玄异的直觉让江恒侧目相望,映入眼中的是与他“分别”不久的张灵芝。

“灵芝……”虽然只是短短的两三天,但江恒对于灵芝的感觉却是真正的天翻地覆,他再也没有半分顾忌、半点陌生,就似脑海记忆一般。年轻男人用痴恋深情的语调,首次在现实中呼唤玉人。

“啊!”张灵芝曼妙倩影猛然一顿,江恒语气地突变就像一把大火,烧光了青春玉女心海郁闷哀怨的迷雾。

话语颤抖,心情激动,张灵芝小心翼翼,生恐是自己一时错觉,只怕是老天的玩笑,紧张到手指也抖个不停,“干……干哥哥,你……你全想起来了?”

“嗯!灵芝,我什么都想起来了!”江恒一边温柔地握住少女手腕,一边如梦似幻般细语昵声道:“雪地、公园、剧场……我全都亲身经历过了,灵芝,对不起!”

“呜……”今天的哭泣特别多,但扑进江恒怀抱的灵芝哭声最是不同,那是苦尽甘来的泪水,那是化解郁闷怨怼的甘泉!

“唉……”

见干儿子与女儿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张敏的芳心是既欣慰又失落,迷雾蒙蒙不知如何决断。

危险过去当然好,但所有的烦恼却又摆到了面前,难道自己真与女儿――共伺一夫!

“唔……太羞人了!”

世俗的锁链还是围绕着张敏,此时反而是沉醉在幸福中地灵芝没有多想!对于少女来说,能重新感应到情O的爱恋,这比什么都重要!

“孙姨、孙叔。你们先休息一会儿,我来为孙爷爷守灵!”江恒在灵堂里看到了泪眼婆娑的孙淑玲兄妹,他主动以晚辈姿态接待起前来吊唁的宾客。

“小恒。我没事!”孙家兄妹一个在政,一个从商,都身份不小,孙老爷子在这老城区又人缘特别好。前来哀悼的人群络绎不绝,唏嘘叹息声一时间此起彼伏。

孙淑玲婉转拒绝了江恒的好意。然后语带感慨道:“父亲留了封信给你,我放在你房间地枕头下,你自己去看吧!”

话语微微一顿,孙淑玲细心的关怀道:“你这阵子也累坏了,就不用出来招呼客人了!父亲是带着笑容离去的,你放心,孙姨还能挺得住!”

“嗯!”江恒没有过多的坚持,一切贵乎于心,表面形势对他来说,只是虚伪做作,只要能真心纪念孙老人,其他的根本没必要。

“嘘……”看完孙老人简单的留言后,躺在床上合衣而卧的江恒不由再次心海起伏,想不到孙老人竟然把这个院子留给了他这外人!

一座四合院,对于如今身拥亿万财产地江恒来说真是九牛一毛,但就是这一点点赠予,却让时间人感动得心窝发热,翻腾的思绪久久也不能平静!

温暖――对,就是那种暧到心底的温暖,天大地大,就是金山银山,也给不了江恒这种最美地感觉!

三天之后,四合院终于又回复了往昔的平静,但却少了孙老人那苍老而又亲切的身影!

“唉……”多少次,不习惯的年轻男人都想找老人品茗聊天,可双唇一开,眼神却一黯,这才想起老人已去。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同开心,失去知己的痛苦不言而喻,三天地苦闷让江恒才完全明白,孙老人这忘年交给他的不仅是领路人的循循善诱,还有一份家的亲情。

江恒坐在老人昔日的座位上,又叹了一口气,采儿在他的边哄带劝下已回到了学校,小护士自然要上班,其他女人基本不用他担心,唯一烦恼的就是干妈母女!

张灵芝倒是由刁蛮变成了温柔可人,但她越是开心,张敏反而越不想破坏女儿的幸福,虽然不至于上次一样逃之夭夭,但还是搬回了歌舞团,让江恒又怎么可能不心情郁闷!

“江恒,想什么呢?你发呆好久了!”

胡媚与韩真真不知何时回到的四合院,见江恒一直在那儿呆呆出神,性格爽快的韩真真实在是看不下去。

“咯、咯……”外向性感的胡媚虽不再做豪放妖女,但风情万种的艳光永远那么热辣迷人,“小恒,是不是在想今夜点哪一房的灯呀?要不要让姐姐给你出出主意?”

汗……即使是如今的江恒,也有点抵挡不了胡媚这种火焰热情。

“呵、呵……胡姐,你就不要拿我练功了,小弟可不是你的对手!”男人的天性让江恒在“媚色大法”下晕晕乎乎,他虽然能轻松搞定黑心J,但在进入先天层次的媚色大法环绕下,却不得不举手投降。

“咯、咯……那可不行!我的功力在你身上进步的特别的快。”

胡媚半真半假的给了江恒一记媚眼,情感的娇躯惹火的扭了扭,同时加重火力考验了男人道:“姐姐我漂亮吗?”

不敌的男人唯有举手投降,一番笑闹后他正色道:“我找你俩来,是想你们帮我一个忙!”

“咦!”韩真真诧异的低吟出声,双目认真的凝视江恒道:“以你现在的本事,还需要我们帮忙吗?是不是不方便出面,说吧!”

干练丽人就是爽朗明快,带动胡媚也止住了嘻笑,难得正经的竖耳倾听。

江恒下意识清了清嗓子,一字一顿抛出了重磅炸弹,“我想收购镇远县的达康集团!”

“啊……”韩真真这次的惊叹十分强烈,干练美女以迷惑的眼神望着江恒,同时用力摇了摇自己的双耳,很是怀疑听错了!

“小恒,你……是不是感冒发烧了!”胡媚问得更是直接,妖娆美女柔腻的玉手更是不客气的探向了男人额头,嘴里不假思索到:“你知道达康集团市值多少吗?至少六十个亿,你要收购它!咯、咯……”

“胡姐,小真,六十个亿只是它现在的价格,股票这玩意儿很好玩得!你们说,如果查出集团高层严重贪污、挪用公款之类,那会怎么样?”

“有这种事!”韩真真知道江恒不是浪费时间的傻瓜,他既然这么说,自然有根据,再加上特工美女对江恒有一种莫名的信任,韩真真的思绪不由自主顺着江恒的牵引而转动。

双眸闪动精明干练的光芒,干练美女仔细想想道:“如果真发生那种情况,股价会一路大跌,也许跌到谷底只值几个亿也有可能!”

“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会!”年轻的时间人说得是斩钉截铁,因为他昨夜又做了一个十分清晰的“未来之梦”,上一次“做梦”,他把一百万变成了几千万,而这一次,他决心把几十亿身价的达康集团变成自己的财富!

“小恒,不是我泼你冷水,就像你说得那样,至少也要好几个亿,你哪儿来那么多钱?”

胡媚说到这儿,突然夸张的一颤,然后指着江恒扬声道:“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想去抢银行!对不对,咯、咯……原来你把我与小真弄到身边,是想我们当你的帮凶啊!”

汗……年轻男人对于妖娆美女的想象力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同时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