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2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千的话语禁不住在宾馆房间内缓缓流淌,“一切都过去了,再不用担心了!”

“啊……”不知不觉之间,房门被春风关闭,一对苦恋的男女再也不想耽搁片刻,激荡的情火已让他们心房只剩下唯一的意念――欢爱,用狂欢来庆祝危险过去,用蜜爱来感受爱人的存在!

“喔……”随着江恒用力的一挺,男人的雄壮完全进入了女人的娇柔,这几日被欧阳夫人挑起的欲火终于得到了完美的发泄,他有力的将自己的激情打入了灵芝心海。 [ .

“噢……”秀美少女如痴如醉的承受着爱人的狂风暴雨,高举的双腿盘在了江恒腰间,她不时还能勉力反击几下!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一对欢愉的男女爱得毫无保留,恋得火山爆发,他们都未忘记张敏的存在,但都没有再将之当作阻碍!

“呀……”一声长吼过后,灵与欲碰撞出最灿烂的火花,在那最美妙一刻来临之时,江恒突然身形一阵奇异的扭动,肌肤头发开始不可思议的变化。

“灵芝,时间到了,我要回去了……”余音袅袅,男人却好似幻影,由实化虚,又似水幕,蒸发不见。

“唰……”江恒最后一震,活生生的大活人就这样消失在灵芝眼前,美妙而神奇的穿越之旅终于结束,而灵芝异彩闪烁的美眸是无比的坚定!

************“唰……”江恒立于时光寺台阶上的身形一震,不由自主仔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双脚,还有山顶回荡的熟悉钟声。

呵、呵……真是神奇,自己又回来了!身后不远处,两个一级特工那死狗一样的哼声还在盘旋,江恒脑海已经凭空多出了七天的“过去”记忆!

“咦,会不会只是异常幻觉?”过于离奇的感觉让初次穿越的时间人也不敢置信,疑真似幻的下意识掐了掐手臂。

“是真的!绝对是真的!”江恒手一动,在口袋里摸到了一张银行卡,那可是穿越前没有的东西。

“哈、哈……发财了!”

时移势易,在这个现实空间,时间只不过刹那之间,但江恒的感觉却已是天差地别,摸着那张十个亿的金卡,他几乎欢喜的手舞足蹈,连找两个特工算帐的怨气也消失无踪。

美妙的时光寺台阶在脚下消失,江恒终于又一次离开,当他踏出最后一阶之时,已然习惯了自己此刻的异变。

穿越时空的“记忆”让他想起了关键之事,立刻掏出手机向京都打了一个电话,“喂,总长大人,好久不见呀!”

“啊,是你!”电话那头,传来天网副总长的颤音,同时又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等待是最痛苦的,他一直都在等待神秘人这个电话;如今,真相即将揭晓,难怪他会紧张而又轻松,两种矛盾的意念却显得那么统一。

“总长大人好记性!”江恒用神秘高手的语调轻笑了几句,然后突然冷冷的施加压力道:“我有一个小师弟江恒,你们最近又找上了他了吧?副总长,你们天网是不是想我的师门全都到你家逛一圈?”

“不,不……误会,全是误会!”电话一端的副总长已是冷汗狂流,心中忍不住暗自惊叫我的妈呀,那可怕的恶魔竟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师门,这种力量怎么抵抗!

“好,误会就好!还记得我半年前给你说的事吗!”

江恒顺势又加重了语调,一字一顿很是冷肃道:“听着,江恒是我师弟,你们不能动,也动不了他,明白了吗?”

“明白!我知道怎么做了!”副总长一边抹冷汗,一边恍然大悟,难怪那江恒也那么厉害,原来与神秘人是同一路数,唉……今年真是倒霉,流年不利!

“嗯,那我就劝小师弟不上京来找你了!”江恒本想挂断电话,一缕灵光及时闪过,他紧接着补充道:“还有,你们特工里有一个叫韩真真的,我小师弟对她很有好感,你应该有办法让一个特工在档案里彻底消失,对吧!”

“这……”副总长的口吻不由微微一顿,他可不是傻子,生恐被对手这样长期胁迫下去。

“办完这事,你这私人号码可以换掉了!懂我的意思吗,相信我!”江恒又用上了他时间超能特有的声调,强大的力量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还是玄异的通过无形的电波钻入了对手心中。

“好!没问题!”副总长心神一震,再联想到神秘人可怕至极的本领,还有对方身后更加可怕的“师门”,能用一个小小的特工换来一生平安,他又怎么会不甘!况且以他副总长的身份要抹去一个低级特工的资料,那也只是小事一桩而已。

第二十三章震慑武盟“哈、哈……”江恒的笑声狂野飞扬,气势霸道而又不会迷失方向!找回自信与尊严的感觉真好!

“呼……”站在家乡的大地上,江恒不由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尘土的气息,虽然不怎么清香,但游子归家的心情却让他好似嗅到了百花的滋味。

既然已经回到了镇远县,既然一切都已雨过天晴,江恒当然再不会把小小的达康董事长放在眼底,悠然迈开大步,正大光明向位于贫民区的家中走去。

“爷爷,我回来啦!”

怀着万分的激动,江恒推开了自家的院门。在这一刻,他才发觉,自己在外虽然很少想起这个破旧的小屋,但原来这一桌一椅、一门一窗,早已深深的融入了自己的生命!

“爷爷,我是小恒……”江恒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可是找遍了小院内外,他却没有看到老人佝偻的身影,只看到了一张让他怒火万丈的字条。

江恒,要想找回你爷爷,看到字条立刻打电话……“砰!”江恒一拳把桌子打穿了个大洞,第一直觉就是达康集团的人干的,气得横眉怒目的他双目喷火,很想杀人,而且也下定了决心要杀人!

“喂……”怒火开始升腾,失去理智的他忘记了自己还有超能,第一时间按照字条上的号码拨通了电话,无论如何,先救回爷爷再说。

“江恒,动作很快嘛!”电话那端的声音竟然让江恒有点熟悉。但却不是他原先的猜想,而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熟人。

不待神色微愣地江恒开口追问,电话已传来对方得意而又充满恨意的语调,“我是武盟的人,要找你的爷爷,就在你家的破房子里等着,不许走!”

“啪”得一声,电话的信号变成盲音。对方看来是一副吃定了江恒的模样。

他奶奶的!竟然是他――金少爷!

年轻男子这才施展超能。让心神看到了过去,一看不由更是生气,原来是武盟那个被自己恶整的金少爷,这家伙这一次竟然还敢跑出来当跳梁小丑!哼!

“嗖”一会儿过后,就像江恒预先“看”到地那样,金少爷带着七八个古武高手嚣张地出现了,人群里唯一让江恒注意的就是黑心J!

“你们武盟不是已经与我和解了吗?”江恒知道爷爷没什么大恙,心情自然也就好了许多,有了弄清问题的空闲心思。

刚刚把天网搞定。他可不想又整天受武盟的骚扰,毕竟要过上自由自在的好日子,那才是没有远大志向的家伙此刻的追求。

“哼!本少爷不是要对付你!”金少爷又换了一张面具脸,不过声音是变不了的。看来这笨蛋真没在失败中汲取教训,还是那么嚣张傲慢。自以为是。

“把帮你那家伙的地址说出来,我就放了你爷爷!”

“哦!”江恒半真半假神色舒展,他这下是完全明白了怎么一回事,略一凝神深想。就把前因后果算了个七七八八。

看来金少爷半年前被化装地自己收拾后一直不服气,肯定在四处搜寻;而这次为了逃难。自己戴上了那张粗犷的面具脸,武盟自然不会把如此重大的消息遗漏。

唉……真是一个记仇的家伙!看来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就是那神秘高手。

念及此处,江恒没心没肺地蔑视了金少爷一眼,然后按照自己吓唬天网副总长的剧本道:“原来你是想找我大师兄地麻烦呀?”

“大师兄!”身为古武之人金少爷等人对这名词自然无比熟悉,更立刻由此展开了深入的联想。

“不要妄想了!看在咱们都讨厌天网的份儿上,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这样吧,只要你们能打赢我,我就把师门地址告诉你们,让你们去找那群老家伙的麻烦!”

汗……听到这儿,就连金少爷这种自认老天第一他第二地家伙也有点傻眼儿,从江恒与那神秘人相似的本领招式,他们不得不相信八九分!

“喂,你,就是你!”江恒又一次先声夺人地指向了黑心J,然后以狂野霸道的语气道:“你应该是这些人里功力最强的,就你出来与我打一场吧!”

黑心J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异常表现,想不到还是被江恒一眼看穿了底细,众人心中暗自一惊,对江恒的高深莫测有了新的认识,难道情报资料上显示的不是此人的全部能力!

“来吧,大家就当切磋一下也好!”江恒一反常态,力量大进让他不想再随便逃跑,也想借黑心J考察一下自己到底有多强。

“呀……”眼前一幕让金少爷是怒发冲顶,他又想起了半年前的屈辱情景,狂妄的江恒一下子变成了他记忆中恨得咬牙切齿的仇人,身形一晃,在空中拖出一串逼真的残影,金少爷的真身已扑到了江恒面前。

“咦!”时间人心中微微一愣,想不到半年不见,这金少爷竟然功力大进,看来挫折真是让人进步的最好动力,这家伙肯定是为了报复自己,所以下了一番苦功。

“呵、呵……”江恒还是随意的笑了,笑得那么让敌人讨厌,金少爷虽然已非吴下阿蒙,但他江恒的进步更是不可以尺寸衡量。

“呼……”金少爷的进攻有如咆哮的巨浪,惊天怒吼风云变色。

“呃……”突然,狂风停了,海浪消失了,翻腾的天地又回复了宁静,只见一只大手狠狠的划空而至,锁住了金少爷咽喉,将他凌空提了起来。

“砰……”江恒就像扔垃圾一样,将古武恶少扔在了地上,然后微笑着对黑心J道:“还是你来吧,这种货色只能是假冒伪劣!”

“嘘……”众人眼中,绝对只是眼一花,连半点残影余痕也未看到,而金少爷已被瞬间制服;如此一幕,怎不让一向自傲的古武高手们齐齐心惊。

“呵、呵……既然江先生有这雅兴,那我就陪你玩玩儿!”黑心J的心灵也很受震荡,但对于先天高手来说,他绝不会恐惧,反而因此激发了好武的血性。

黑心J动了,轻轻向前迈出一步,缓缓抬手,有如按摩般轻轻递出了一掌,如此气势动作,与金少爷威猛迅疾正好截然相反,相信连三岁小孩也能看清。

“啊!”

江恒对这“温柔”的一掌却生出了不妙的预感。

果然,惊叫声还在心中回荡,黑心J那明明细小的一步却跨过了两丈距离,撕裂虚空来到了他面前,而那看似伸懒腰一般无力手掌却瞬间消失――消失在江恒视野之中。

好厉害!江恒只感到一股足以让自己粉身碎骨的压力从四面传来,以他那可怜的古武功力,根本察觉不到掌影的存在,甚至连正面的黑心J身影是真是假也难以判断。

七彩之光在关键时刻一闪而现,信心不失的时间人嘴角挂着微笑。

“呼……”奇妙的一幕一如既往出现了,黑心J竟然还在动,只不过速度变慢了许多,但以二人原本天差地别的差距,即使是这样,江恒还是躲不开对手与天地自然融为一体的杀招。

“砰――呃!”一声闷响,一声轻哼,江恒还是中了黑心J一掌,而他也不甘示弱,在被打倒瞬间,后仰的一脚正正踢在了黑心J胸上。

“啊……”时间已回复了正常,一干古武高手不由脸色大变,想不到超级高手之一的黑心J也没能打败江恒。

表面看去二人是平分秋色,江恒对于自己身体的疼痛是毫不掩饰,龇牙咧嘴揉了揉胸膛,然后突然神色一变,由狂傲的高手变成了无赖,他对着神色严肃的黑心J摇手道:“好啦,好啦,不打啦!我可不想两败俱伤,既然你们要找我大师兄送死,那即就去吧;不过先要放了我爷爷!”

“哼!想得美!”小人就是小人,金少爷又躲在黑心J身后开始狐假虎威。

“是吗!”江恒嘻笑的面容一下子变成了阴天,双目紧缩好似利刃一样刺向了金少爷,年轻男人刹那又由无赖变成了杀神,“别以为我好说话就好欺负!要不要我多找几个师兄来陪你玩一玩,保证你一辈子也忘不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