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2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4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习惯了一早出门,你赶快到地下车库去,不然来不及了!”

“林姨,谢谢你!我会回来找你的!”江恒不想走,但却必须走,不说还没搞定天网,就是最后一天的期限也不容许他再留下去。 [ .

从穿越时空到此时此刻,这已是第七天的清晨,也就是说,夜晚一到,他就会被迫回到穿越时的时空!

“唉……”千言万语都只能化为简单的一句话,江恒眼神瞬间炽热起来,隐晦而难以说出口的东西全融入了生动的眼神,所有应该与不应该的杂念都这样神奇的涌入了林洁心房。

“小恒,回去后帮林姨照顾好小雨,林姨是大人,不需要你们多担心!”夜晚的特殊气氛一消失,林洁又变回了高贵娴静的欧阳夫人,大有深意的话语强自克制着一缕软弱,美妇人还是难以打破心房,不敢跳入世俗形成的雷池。

时间已没有多余,江恒虽然不死心,但他还是必须走!在林洁的指点下,他顺利打开机关溜入了停车库,然后在“胳膊肘外弯”的林洁输入密码后,他顺利的藏进了后车厢。

江恒的超能已经恢复,他其实已经可以自己溜出去,但这样一方面可以不露自己的超能力,一方面又可以搭个顺风车,对于天性懒散的无赖家伙来说,何乐而不为呢!他其实是求之不得!

“小恒,小心!”

林洁知道江恒应该走这一趟,所以只是仔细的嘱咐关怀,而没有劝阻,“小恒,我哥这车不仅防弹,而且防辐射与探测,只要你藏在里面,没有人能发觉,实在遇到危险,就对大哥表明与我的关系,知道了吗?”

“嗯!”江恒这次的回应最是简单,话音未落就严密的关上了车后盖,他不想也不敢再面对此时此刻的林洁,因为这一刹那,他从美妇人身上看到了干妈关怀自己时的影子,让他又怎能不为自己的处心积虑诱惑美妇人而心生愧疚!

不后悔,但他绝不后悔!

正义的念头瞬间被焚成了清烟,时间人就是为所欲为的代名词,喜欢的东西如果不尽力争取,他又有什么资格在世间纵横!

一切没有出意外,林正开着专车从秘密通道离开了高科技铸成的地下居所,然后在一大批警卫车辆的簇拥下,一路通行无阻向京都郊外冲去。

“唉……”林洁的眼眸一直追随着远去的车影,幽深的目光从没有这般复杂过,好久、好久……美艳贵妇也没有收回痴痴的目光!

“他奶奶的!”后备箱里的时间人从窗隙中看到了目的地,心中对两个可恶特工的咒骂声是无比强烈,原来天网基地竟然时京都一间最出名的度假医院,当然,医院不用说也是一个掩护。

“唰……”在林正停车刹那,一个十余秒的时间断层已经出现,年轻的时间人眼放精光,双拳紧握,在天网内闲逛起来!

“砰……”林正重重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连电脑也好似吓得跳了起来,一身戎装的中年大将怒火冲天,指着天网的副总长鼻子臭骂道:“混帐,你们做的什么保安系统,要不要我派人帮你们检查一下!”

林正虎目圆瞪,看似失去理智的眼底却藏着一缕鹰隼的精光,把对面几人脸部的丝丝表情全部刻入了脑海。

“砰……”不待一群天网高层有所反应,林正又火上浇油,把十余米长的办公桌捶得瑟瑟发抖,冲天的怒火狂暴无比,“听着,给你们一星期时间,如果到时还查不出结果,我就会建议议会扣除你们一半的研究经费!哼!”

浓重骄横的权贵鼻音还在空中打转,林正已转身摔门而去,一大群士兵这才离开了议会,解除了对天网高层施加的致命压力。

“嘿、嘿……”林正一边钻进自己的专车,一边在心中暗自偷笑,谁叫这天网最近与林家的政敌走得很近,如果不给它施加点压力,还真以为林家是纸老虎呀!

哼,如果真不识相,就不只扣除一半经费这么简单了!

政治――果然是个复杂的玩意儿!

林正离去了,不过江恒可没有离去。

就在林正离去片刻后,眼中异彩闪烁的家伙这才进入了真正的天网基地,那是一片掩藏在密林中,名为医院的实验禁区,实则从地面到地下都是华夏最神秘的组织所在。

“副总长,林正这是什么意思?那套安全系统可是最新的,他这不是明摆着找茬吗?”副总长办公室内,一干高层一脸郁闷,心有怒火但却难以发泄。

“唉……他要找茬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等总长回来后,看他怎么办!”天网虽然不隶属于任何组织,但实力就是说话的本钱,天网虽然拥有高科技,还有生化特工,但这些还不足够与军队抗衡;况且,天网又怎么可能完全与“八大天王”没有关系,谁能保证在座之人不是哪一家的卧底!

没有统治华夏的八大世家默许,天网绝不可能有今天!

“是呀,只有等总长回来了!只是不知道他老人家什么时候能回来?”一提到天网第一人,所有高层的神色都无比崇拜,就连副总长也是一样,看来这总长无疑才是天网的灵魂支柱,不二旗帜。

众人鱼贯而出,只剩下副总长在宽大的办公椅内独自沉思。

“唰……”开放式的办公大厅突然静止――绝对的静止,一张从桌上滑落的白纸奇迹般在半空停顿。

十秒之后,那张白纸这才呼呼悠悠飘落在地,一切又回复了正常,俯身捡纸的文职人员一点也没有察觉,丝毫异样。

江恒连连施展超能穿越在大楼的每一层,身行所经之处,百米方圆之内,无不是奇迹般停顿。

经过欧阳夫人无私而激情的“治疗”帮助后,时间人的超能不仅伤势痊愈,而且精神力又有了长足的进步,虽然不能冲破第三级的阻碍,但却绝对是能力大进,停顿起时间来更悠闲自在,犹如家常便饭一般。

找来找去,江恒终于停在了副总长的办公室门口,这是他所能找到的最高级别对手,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威胁对象,粗犷的面具脸开始笑了。

“唰……”时间人轻易穿过了外面的警卫室,秘书室,然后直接来到了副总长面前!

生化科技对人体有着很大的伤害,身处高层的内勤人员自然不愿“享受”那种痛苦,他们所做的只是喝咖啡、遥控指挥,所以整栋大楼只有几个生化警卫,让力量大进的江恒是闲庭信步,穿行自如。

“啊,你是谁?”江恒出现在副总长面前刹那,时间在他的有意为之下回复正常;对于副总长来说,绝对是吓得魂飞魄散,一个鬼魅般人影打破自然规则,毫无半点征兆出现在他眼前。

“呃……”江恒大手一紧,狠狠锁住了副总长喉咙,然后冷声道:“是你下命令帮风扬抓我吗?”

“唔……”副总长辛苦的挣扎着咿唔了几声,在江恒铁手微松后,他这才获得了生存的机会,向来决定他人命运的家伙却像狗一样拼命喘气,然后很是识相道:“说吧,你要干什么?”

“哼!不要启动你手上的报警器;还有,房里的所有保安系统都已经被我停止了!”

能看到未来的江恒冷冷的盯视着副总长的小动作,双臂抱胸讥讽道:“我知道,你们天网的小玩意儿很多;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在任何人来救你之前,我可以让你到地狱去当牛头马面,信不信!”

“你……”副总长这下真是惊慌了,嘴唇发白眼珠打转,暗自分析对方的话语真假。

“不信的话,你尽量试一试!”异彩不停在江恒眼中流转,第三级超能已可以看到未来一小时之内的事情,对于一切自然成竹在胸!

见江恒大方的对自己扬了扬手,还主动后退了一步,副总长立刻不信邪的按下了护罩按钮,只要圆形护罩一升起来,他身周一米内就连导弹也打不进。

“啊!”副总长的手指开始颤抖,按钮竟然那莫名其妙失效了,不待可怕的敌人再装大方,他脚底一动,又按下了第二个按钮。

按照安全设计,他会连人带座椅下沉到楼下一层,特殊的设计能最大限度的保障天网高层的安全。

“咦!”意外连连出现,副总长的身躯也开始发抖,安全系统不仅没有事先预警启动,在他焦急的猛踩下,仍然一动不动,残酷的现实有如一把巨锤,狠狠砸碎了副总长最后侥幸的希望。

“嘿、嘿……副总长,怎么样?”江恒一边用古武力量把所有装置破坏,一边恶魔般微笑着凑了上去,大大的打击对手心志道:“还要不要玩一玩?”

第二十二章搞定天网“扑嗵!”副总长沮丧的身躯无力的摔进了皮椅,真正认输道:“你有什么条件?说吧,我是聪明人,不会拿性命开玩笑!”

“嗯,这就对了!”江恒悠然坐下,隔着一张办公桌与副总长对望,居高临下的眼神道:“你家里有哪些人说出来听听,不过我告诉你,说错一样,我就切掉你一根手指!”

“你……你想对我家人干什么?”

副总长心中还有几分华夏人民的优良传统,一触及到家人的安全,他对死亡的恐惧也少了几分。

“嗯!不错!”

江恒半真半假的赞许一声,然后平静的解释道:“我还没凶残到那种程度,只是想多一个保障,只要你事后不想对付我,我也不会当坏人!要不,现在杀了你一了百了也可以!”

“啊,不、不……我说!”

副总长也是一个绝对的聪明人,不待江恒再解释,他就又急又快把家人的住址、姓名……说了出来。

“呵、呵……配合就好,不用见血光!”

江恒把恶魔的神色扮演得入木三分,为所欲为的时间人真有几分恶魔潜质,在完全击溃对手防线后,他这才笑语道:“你的私人号码不要变了,一年之内我会给你打个电话,到时咱们就两清了!再见!”

“唰……”在副总长惊恐的眼神中,江恒绝对是活生生的消失不见,熟悉天网一切的他很是肯定,那绝不是隐身衣的原因。

“啊!我的天!”副总长整个心思都紧成了一团,刹那呆滞后,他立刻进入了整栋大楼的内部监视系统,可是查遍了所有监视录像,都没有看到江恒进出的蛛丝马迹!

“嘘!”一口极度冰冷的气体钻进了心房,副总长再也不再保证,天网的水平是世界第一。

意念连连变幻,副总长一边强自克制手指颤抖,一边以最快的速度,最强的力量把家人迅速转移,一连暗地里变换了三个地方后,他这才长出了一口大气。

“嘟、嘟……”

就在他下意识考虑了是否把神秘人通缉时,私人电话又响了。

“副总长,你有点不听话哟!”电话里传来恶魔的声音,让副总长脸色瞬间比死灰还苍白,因为号码正是他新家的号码。

“不用怕,我说过,只要别逼我,我不会伤害任何人!”

江恒话锋突然一冷,一字一顿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要他――死全家!”

“是、是!先生,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啦!”副总长这下是彻彻底底屈服了,面对一个完全超出自然常识的对手,任凭他如何位高权重,也再不敢冒丝毫风险!

况且,那神秘人的话语有一种莫明的可信度,让副总长潜意识之中相信,自己只要不想害他,他就一定会遵守承诺。

意念如此转动,副总长的命令不由加快了几分,“来人,立刻终止与风扬的合作,收回对张灵芝与其同伴的通缉令,警告风扬不要对张灵芝有任何行动!快去,赶快去办!”

“呼……”简单的命令却让副总长费尽了精力,虽然冷气弥漫,但他却是满头大汗,一边瘫倒座椅内,一边暗自念叨,那究竟是什么人!好厉害!他一年内要自己干一件事,不会让自己叛国当间谍吧!那……怎么办!

“哈、哈……”

江恒可管不了那么多,搞定一切的他大摇大摆走在了大街上,故意在交通监视器下站了一会儿,见果然没有任何特工或警察来打扰自己,他不由无赖的转动意念:天网的办事效率就是好!

嘿、嘿……原来某些时候当坏人,真比当好人要容易办事得多,难怪时间有“恶人自有恶人磨”这么一说!

“干哥哥!呜……”当江恒完整得出现在灵芝面前时,少女激动的哭泣声冲口而出,一边飞扑进爱人怀抱,一边激动至语无伦次道:“回来啦……吓死人家了!恒,干哥哥……呜……你不要离开我了!”

“嗯,灵芝,我没事!一切都过去了!”

江恒用深情的胸怀接纳了少女,感慨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