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1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3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之交淡如水,那也是身在红尘之中的人们想追求“如水”的感觉,不也是一种目的吗!

一番笑语后,江恒估摸着门外的武盟弟子应该被四维的妖娆小姐们弄得昏头转向了,他也就向老九告辞离去。 [ .

“嘘……”有惊无险离开了武盟弟子的“保护”,江恒不由暗自释出一口长气,刚才幸亏走得快,刚一出门就远远看见了黑心J走进了四维。

汗……要是让可怕的先天高手堵住,自己的第三级超能胜负还是未知数!

难道是金少爷的事情败露啦!江恒念及此处,立刻换回了自己那张粗犷的面具,脚步也不由加快了几分,时间不等人,还是把正事干完再说!

“砰!”重物坠地的碎裂声在夜空下分外响亮,即使已是下半夜,但回到别墅的风扬依然毫无睡意。

“妈的!人呢,都死到哪儿去了!”蛮横恶少的习气充斥了别墅内外,连守在大铁门口的警卫也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唉……今晚不知哪个美女又要受罪了!”

一个警卫用同情的目光望了望灯火通明的别墅,每当风公子生气发火时,平日里养得那些“金丝雀”就要遭殃了。

“嘿,我说兄弟,你就别同情那些爱慕虚荣的贱女人了,还是管好咱们自己吧!”另一个警卫拍了拍同伴的肩膀,然后以迷惑的语调道:“你觉没觉得,刚才好像有一股冷风刮过?”

“去你的,别吓老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儿每年都会死人!”两警卫一说到这儿,下意识把身体紧紧的靠在了墙上,手中的武器攥得是特别的紧。

“他奶奶的,这风龟孙住的还真严实!”江恒一边用超能穿行在人力守卫与科技机关之中,一边在心中不停咒骂怕死的风扬!

“哼!不是作恶多端又怎么会这么怕死!本少爷宰了你也是替天行道!”

嘴角一挑,为所欲为的时间人笑了――邪邪的笑了,仰脸对着传来吼声的房间自言自语了两句,双足一蹬,已然好似飞燕轻羽飘上了二楼。

“啪啪!滚,滚出去,真是他妈的废物!”风扬今天过得太不如意,到口的少见美女跳楼后被人救走了,他动用了那么多人力物力竟然也抓不回来,今晚更倒霉,不仅输了钱,还让齐同与那老千大大的戏耍了一番。

哼!是可忍,孰不可忍!

念及此处,风扬一脚把茶几踢翻在地,然后对见惯不怪的手下道:“派人去做掉那什么金少爷,记住,尽量不要惊动齐同,更不要留下把柄,不然老子连你们也宰了!”

“是!”现代社会的秘书就是古代的幕僚,一部分人去安排行动去了,另一部分人则小心的提醒道:“公子,如果那笔钱从姓金的那儿取不回来,怎么办!

年底老爷子会派人查账的!”

“我知道!”风扬砸烂了一屋摆饰后,终于没有了力气,坐到沙发叹息了片刻,然后烦闷的问道:“你们说说看,有什么办法能把这窟窿堵上?”

“公子,西南的达康集团不是效益不错,咱们就从那儿调资金过来补上吧,到老爷子查账还有好几个月,提前行动应该没问题!”

“嗯,办法是不错,不过那儿管事的可不可靠,要是让家里其他人知道了,一定会借题发挥!”齐同一提到烦心事儿又发火了,啪得一声把刚刚摆正的茶几又踢飞了。

“嗯!”窗外的黑影微微一顿,原本强烈的杀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奶奶的!原来世界真的很小。

江恒真没想到,全国百强企业之一,声名显赫的林董事长原来也只是权贵们的一条狗!

万千意念此起彼伏,江恒的意念在意外的惊喜中开始随机而变,既然这事儿又牵出了另一个熟人,那自己可以先留下这风扬的小命,不过……嘿、嘿……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一想到这充满古代侠气的话语,江恒心中瞬间闪过了几分戏谑的光芒,一个搞笑的念头瞬间爬上了脑海。

“呼……”天地在神秘的力量下凝滞难行,窗户缓缓推开,江恒不快不慢穿窗而入,房内的一干泥塑木雕却没有半点知觉。

“他奶奶,你这人渣敢动灵芝的念头,还敢派人追杀本少爷,去死!砰!”

江恒并未杀死无只无觉的风扬,但这一连几脚却也足以让他解解气。

“嗯,到底怎么样才能恰到好处呢?”江恒手抚下巴挠了挠头,然后灵光一闪想到了金少爷的“宝贝”!

“嘿、嘿……”

无赖之徒笑了,把一把春药塞进了恶少嘴巴,然后又重重一脚踢在了风扬命根子上,虽然没有把风扬彻底废了,但一年半载也休想当“男人”!

“嘎、嘎……”留下一连串张狂的坏笑,江恒得意洋洋飘然而去,临走时还在墙上留下了一句歪诗――摧草郎到此一游!

汗……人家色狼专门摧花,他可好,要摧草!而风扬这颗草就此被摧残了,明明吃下一大把春药,却没有工具来发泄,幸亏这是现代,否则一定会被欲火烧死!

“小呀嘛小二郎,揣着十亿上学堂……”江恒随口哼着改变的小调,脚步漂浮的行走在夜色最深的时刻,今夜真是大丰收,不仅成功教训了风扬,还顺带报了齐同“未来”的一箭之仇,更意外的成为了亿万富翁,难怪市井流传:小赌怡情,大赌发家!

嘿嘿……有了超能,自己真是可以为所欲为!

嗯!还有时间,是不是一鼓作气把事情搞定呢!意念一转,江恒停下了走向酒店的脚步,想起了自己这次穿越时空真正的目的――搞定天网。

未来的他不想整天被天网骚扰,不想睡不稳,吃不好,惟有回到此刻提前搞定!

“嗖……”强大的力量赋予了江恒说干就干的勇气,古武内息涌入足底,挺拔身形好似子弹般消失不见;凌厉的劲风在虚空激荡,自信飞扬的时间人已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要让天网忘记自己那是不可能的,既然那样,自己唯有让天网不敢“想起”

自己!他奶奶的,以为本少爷真是一块面团吗!

江恒飞檐走壁,首先鬼魅般到一个超级市场转了一圈,然后一边按照天网一级特工交代的路线前进,一边在心中最后完善着计划。

自己此行不能与天网硬拼,只能擒贼先擒王,直接找到天网上层,不仅要威胁他们的生命,还要让他们以为自己不是单枪匹马,而是一个神秘的组织。

对!就这样办!

江恒身形停在一栋普通楼宇面前的同时,他已经把计划想的很是完美。自己此刻留下可怕的影子,半年后,再二次出现,让他们知道“江恒”与自己是一个师门,相信没人会再敢随便对付“江恒”!嘿嘿……得意的眼眸微闭,江恒粗犷的面具脸微微上扬,两道精光闪电般扑向了那看似平凡无奇的大楼,他知道,在这块土地下面,有一个另类的王国存在,一个不存在的特殊机构正在等待他的光临。

黑暗一直包裹着时间人,哪怕一片衣角也没有暴露在月光下;深知天网强大的他严格学习着前人伟大的战略――思想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对手!

七彩之光一闪而过,江恒的眼神紧随一个刚刚进去的身影而动,大概几分钟过后,他这才收回了第三纪超能,“时之境界”让他昂扬的斗志更加沸腾。

脚步动了,江恒顺着“记忆”里的画面飞羽漂浮,忽快忽慢,忽进忽退,总是能奇迹般躲过机器与人眼的监视。

“呼……”超能大进的时间人也禁不住呼出了一口大气,知道进入第一道大门后,他这才心弦微松,然后从背上的口袋里掏出了他在超市里顺手牵羊的一堆奇怪物品。

一张保鲜薄膜进入掌心,时间人将之轻轻盖在了扶梯上,那是他超能“看”

到的人影拇指无意间摸过的地方,就像爱护宝贝般小心翼翼的轻轻一按,江恒满意的笑了。

第十六章地底惊魂七彩之光再次闪烁,进入时之境界的好处立刻充分体现,如此连续不断施展超能,但江恒的精神力依然激荡澎湃。

年轻的时间人意念一动,身周百米范围之内,包括明暗的监视器都为之静止下来,顺着虚幻的“记忆”,江恒来到了一堵陈旧的破墙面前。

印有指膜的保鲜膜准确的盖在了墙上一点,“哒”的一声轻响,墙上竟然弹出了一个密码锁的小孔,虽然需要密码进入,但这完全难不到江恒,谁叫他能看到“过去”呢!

灵巧的手指就像美妙的钢琴师,江恒优雅的跳跃着五指,紧接着只见墙壁一震,竟然直接向上升起,露出了后面的电梯大门。

这次简单多了,电梯门一开一合,江恒这陌生人正式入侵了一个地下世界。

“嘘……”刚一走出电梯,江恒就被眼前的世界吓了好大一跳,如果不是头顶那金属盖依然还在,他真以为自己掉入了另一个世界。

他奶奶的,这到底要多少钱才能修成呀!真他娘的太奢侈了!

足有五层楼高、十个足球场那么大的空间,超出江恒认知的科技硬生生的在地底掏空了一团!

“呼……”江恒久久也不能平静,望着环列得一圈别墅居所,他不由暗自揣测,这儿不知道能不能承受核弹的攻击!

他奶奶的,太过分了!这儿只是天网的宿舍,真不知道总部基地又是什么不可思议的场景,会不会像电影里的外星球呢!

诱人的念头一闪而过,但江恒却不不敢深想,他还有点自知之明,除非自己达到第六级超能,否则进入天网总部只能是飞蛾扑火,“未来”的自己遭到毒气限制超能就是一个明显的警告。

意念一转,江恒下意识握紧了拳头,然后继续利用超能穿行在无处不在的监视器下。

嗯,应该就是这儿了!江恒停步在一栋房门前,根据两个一级特工的口供,他知道这儿的主人就是一名天网高层,正是自己需要警告的人物。

“嗖……”时间人纵身一跃,内息将他轻易送上了半空,然后直接从窗口飞了进去。

“砰……”一道火花突然爆闪而现,江恒刚刚穿过空荡荡的窗户,一片无形的电网就网住了他,足以劈断百年古木的电力将他瞬间烧为了焦炭。

从一分钟后回归的家伙惊得是冷汗狂流,急忙在半空一个转身,落回地面。

真他妈不愧是天网,连宿舍也是处处机关,江恒眼中异彩再闪,预见着自己直接破门而入的结果。

“啊……”惊叫声在心海久久回荡,这样的结果竟然更惨,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高温火焰直接把他汽化不见!

“嘘……”惊悸犹存的江恒咋舌不已,好在他还有停顿时间的本领,再次一跃而起,飘到了窗口,就在电子感应的机关即将启动刹那,特定空间的天地万物一下子停顿了。

“唰……”经过连串的试探后,年青男人小心翼翼的进入了房间,然后更加百倍小心的向卧房摸去。

“嗬、嗬……”即使精神力一日千里,但江恒此刻也感到呼吸紧促,如果不是自己具有世间最奇妙的超能力,恐怕就是铁金刚也会玩完。

“吱……”房门悠然而开,一对熟睡的男女映入了江恒眼帘,那正是他要捕获的猎物。

“啊……”一声惊叫差点冲出唇舌,这一次不是超能预见的画面,而是实实在在的异变包围了江恒。

整个房间突然压力狂增,从江恒第一步踏入房间起,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变得泰山一样沉重,整个人都直接向地面垮塌。

妈的!竟然是超重磁力!这些天网高层全是他妈的变态,竟然在家中安置了这种装置。

这可超出了江恒的估计,他已身处在磁力中心,而磁力这玩意儿并不像子弹那么好对付,刹那间,他感到空间开始扭曲,强大的压力压得他骨骼咯咯作响!

“啊……”痛苦的呻吟让江恒脸色发白,久违的脑部剧痛竟然也回来了,受到磁力重压的不仅是他的身体,还有那变得缓慢艰难、彷佛被冷冻的精神力。

不行,绝不能在这儿倒下!呀――心灵的狂吼燃起了年轻男人的斗志,江恒咬牙抵抗着心灵的沮丧颓废,一点一点的凝聚着首次受到致命挑战的超能。

时间――停顿吧!他成功啦!

欢呼还未涌入眼眶,变形的超能转眼又已消失,江恒并不气馁,因为他在这半秒的停顿中已后退了一步。

时间――再次停顿吧!又成功了,紧接着又被空间的凝滞重压所驱散,而时间人又跨出了一步。

“吼、吼……”江恒的腰板已弯成了九十度,肉体的极限让他第一次明白,原来轻松走路是那么奢侈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