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1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3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万再加七千万,有没有人敢跟?”风扬对于金少爷的挑衅是一脸怒火,咬牙切齿青筋暴露,看那模样就是盛怒下失去了理智。 [ .

欧阳雷不出意料盖了牌,齐同则气势不弱道:“不就是一亿嘛,本少爷一定要看你的牌!跟!”

齐同的筹码刚一出手,假金少爷就开口了,“齐大哥,不好意思,你暂时看不到他的牌了,我也跟!”

江恒丢除筹码后,轻笑着翻开了底牌,竟然是第三张10,同时笑呵呵的对齐同道:“齐大哥,我是四条10,你是怎么也大不过去的,看风公子底牌的事只有我来啦!”

“四条10,真得好大!”风扬的牌面是一对“J”,此时此刻,他故意一脸悲哀,嘲讽刺激道:“唉……原来我的底牌是一张J呀,哈、哈……四条J,不好意思!”

“咯噔……”

七彩异光一闪而过,江恒从未来一分钟回到了现实,此时此刻,正值他决定跟不跟最后那七千万的时候。

“怎么,金先生不是钱多得扎手吗,现在也怕了!”

风扬当然想赢一把重得,既威风又能进帐两三亿,他怎能不使出激将法。

嘴角一挑,明知结果的江恒出乎意料回应道:“我跟!”

啊……他傻啦,还是疯了!又或者是用时间停顿换了牌!

“哈、哈……四条J!”在风扬狂妄的笑声中,答案出现了,江恒竟然并未改变未来,他真的把一个亿送进了风扬的荷包。

“靠!”在风扬得意的笑脸映衬下,一直占据上风的金公子终于变色了,重重的咬牙回应道:“别得意,下一把我就赢光你!”

“是吗!凭你也行!”大胜的风扬尽情嘲讽着不自量力的金少爷,还有与自己作对的齐公子。

“哼,走着瞧!”齐同的狂傲戾气也彻底迸发,在金少爷的悄然牵引下,除了欧阳雷与旁边的黄九外,三人间就似生死仇人一样“杀气”弥漫,恨不得一局就搞定对手。

“嘿、嘿……”江恒心中暗自冷笑,抬眼看了看时间,他终于决定――关键时刻来临了,这牌局也应该散了!

在“时间超能”精心的安排下,一局精彩的绝妙好局出现了!

“一亿!”欧阳雷早已盖牌,齐同一出手就是一亿,谁叫他的底牌一掀就是同花顺呢!

“一亿,再搭你一亿!”在真正的权贵手中,钞票真的是一串数字,有了无上的权力,要多少钞票都不是问题,风扬的反击同样张狂,他的牌面竟然也是同花顺!

“嘿、嘿……你俩想偷我的鸡呀,没门!我今天就不信邪,跟两亿,再大8亿,来不来?”

“啊!”这一局的情形与第一局何其相似,江恒的牌面竟然又是一对小2,不过,风扬与齐同的牌面可以第一局大太多了!

“找死的蠢材!”风扬嘴角浮动嘲讽的冷笑,既然对手要自送八个亿,他当然不会拒绝。

齐同在牌桌上看了看,即使是四大公子,但他们以前也没有玩得这么大,这几乎也是他这公子哥能调动的所有资金,毕竟他们还未掌握家族大权。

“这……”习惯的深思后,齐同想到自己是同花顺,而金公子无疑只想报复看不起他的风扬,那自己有为什么不当这渔翁呢!嘎、嘎……他也跟了!

第十四章超能出千胆识、谋略、脾气……所有因素都已齐全,最后还是得看实力说话。

“齐公子,风公子,我只是小两对,你们谁得更大?开牌吧!”不出众人所料,江恒这假金少爷果然是用钱凑热闹。

“哼!白痴!”风扬瞧夜懒得瞧金少爷,对于这种智商为零的对手,他完全失去了兴趣,双目盯着齐同道:“我是同花顺……啊!”

风公子的手僵在半空,手中的牌好似一道惊雷闪电,把脑海炸得一片空白,大瞪的双目一直都是不敢置信。

这、这、这……怎么可能!妈的,见鬼啦!

风扬使劲儿掐了自己一下,但眼前的扑克牌还是没有变回来,看来他并不是做梦!怎么可能,为什么红心J一下子变成了黑心6!他妈的,一把同花顺变成了一对小6!

“啊!”前后相差不到两秒,本该大笑的齐同也是脸色大变,不用看底牌,他的直觉就已惊出了一身冷汗。

风扬翻出的黑心6可是他的底牌,竟然出现在对手手中,岂不意味着……自己的底牌也变了!

“唰!”慌乱的大手迅速掀开了底牌,齐同的脸色一下子变成了雪白,果然变了,变成了红心J,他的牌面也变成一对小J!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大公子都为之傻眼,惟有江恒一个人笑得前仰后俯,“哈、哈……太有趣了,你们俩原来都想偷鸡,哈、哈……辛亏我没被吓走!”

“风公子6一对,齐公子J一对,金少爷两对,这一局金少爷赢!”荷官足足慢了好几秒,这才以颤抖激动的语调宣布了这一惊人的“巨变”。

“哈、哈……风公子,你真是客气呀!不好意思!”江恒站起身来,就像一个守财奴一样半个身子趴在了小山一样的筹码堆上,张狂的笑声别提多么刺耳!

“慢着,你他妈的敢作弊!”啪得一声,风扬一把按住了江恒的手掌。

“哈、哈……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风公子呀!”

江恒一脸无所谓,坐回了座位,尽情嘲讽道:“怎么,输打赢要呀!这与街边小流氓的风格真像!”

“你……”风扬何曾有过这种被无名之辈奚落的时刻,恼羞成怒下就要翻脸相向。

“风扬,输就输嘛,又不是输不起!我齐同就愿赌服输!”齐同虽也输了一大笔钱,但他明显比风扬聪明多了,反而借此机会又让风扬大大难堪了一把。

这个时候,身为“地主”的黄九终于开口,九公子不冷不热道:“大家到我这儿玩,要的就是安全,风扬你不会砸我的场子吧?”

隐隐的质问,黄九话锋一转,拍着胸膛道:“这场牌局没有假,大家都亲眼看着!放心,日后如果你能拿出证据来,我黄九负责你这次的损失,怎么样?”

话说到这份儿上,风扬已不可能再翻脸,游戏规则让他强自压下了怒火,犹如毒蛇一样盯了江恒一眼,然后才以凝重的语调反问黄九道:“你真要做保?”

“呵、呵……”黄九用笑声缓解了凝滞的气息,以最为悠闲随意的语调委婉回应道:“不管是谁,只要不在四维出手,就是我的客人!”

不轻不重的话语封住了风扬的火气,牌局已不可能再继续,黄九把面容转向了假金少爷,“金兄弟,你等等,我这就派人给你清筹码,支票一会儿就到!”

“九公子,谢谢!”江恒又一次诧异,黄九的表现完全出乎他意料,直到对方走出了赌厅,他心中还在思索一个问题,自己还应该出手对付这黄九吗,又或者与他交个朋友!

赌厅之外,一个负责帐目的经理向老板递上了帐本,“公子,姓金的一共赢了将近二十亿,咱们真要给他吗?这样会不会得罪风公子与七公子?”

“给,为什么不给?又不是我输!”黄九唰唰几下就签下了支票,连他这种阔少爷也禁不住多看了几眼那笔数目。

“公子,为什么要……”负责帐目的自然是亲信,对于黄九这番作为,他们还真有点了解。

属下的疑问虽没有说完,但黄九却完全明白,下意识神色一顿,语调感慨:“我在外虽然风光,但在家族只是排行小九,如果没有点意料之外的变化,这辈子也只能当个吃吃喝喝的纨绔少爷了!”

野心,或者叫志向,在这一番话语里暴露无疑,黄九还算是一个聪明人,他靠直觉认准了江恒,而假金少爷会是权贵之地的稀有变数吗!

四大公子绝对是权大势大,但只是相对而言,在整个华夏权力机器里,“风雷九七”只不过是四个不成材的败家子,真正的权力之星怎会这么张扬外露!

“九公子,谢喽!”江恒接过支票,对着风扬晃了晃,然后又当着众人的面把支票推回了黄九面前。

“请九公子帮忙存十亿进瑞士大银行,剩下的一半我说过,归你了!”

“啊……”众人完全把这事儿忘到了脑后,谁也没把先前的戏言当真,不料江恒这假金少爷却真的这么大方,连仇恨无比的风扬也不由愣了了愣,以新的眼神打量这突然冒出来的家伙。

他是谁!看来背景真的很不简单!可为什么以前没听过呢……相同的意念在欧阳雷与黄九、风扬脑海闪过,多了解一些的齐同思绪则有所不同。

武盟这是怎么啦!

他们不是一向低调隐藏吗!金少爷这么做,是不是意味着武盟由地下转为地面了?

嗯……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父亲,也让自己建一功!

武盟虽被天网牢牢压制,但那是在国家机器帮助下的结果,要纯讲实力,高科技的生化武器其实敌不过潜力无限的古武大联盟。

难怪武盟除了与毒王联合甘当杀手外,还拼命在政坛里寻找着合作伙伴,如果他们也能得到政客的支持,那由暗化明自然毫不意外。

“唏……”

念及此处,在阴谋中成长的齐同不由越想越复杂,越想越坐不住,齐家现在对武盟采取得是若即若离的态度,现在局势突变,是该考虑成为朋友的时刻了!

“各位,今天尽兴了,我有事要先走。”齐同的面容转向金少爷,笑意明显强烈了几分,“金兄弟,要不要一起走?”

“呵、呵……不用了,我等会儿自己出去!”江恒外表悠闲,心中却光速般转了一圈。

齐同是在“未来”讹诈自己几千万种下的仇怨,而自己如今出千弄了他将近十个亿,嘿、嘿……心情自然舒畅多啦!

风扬这家伙差点逼死灵芝,而且如今对灵芝的威胁还未消失,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是显而易见。

意念光速闪过,江恒笑盈盈的眼神已盯上了今晚的猎物――风公子!哼,不让这家伙一辈子也忘不了今晚,又怎么能算是为民除害,为爱分忧呢!

“嗯,今晚玩的不错,有机会咱们再过招!”欧阳雷算是小输千来万,爆雷对于假公子的慷慨守信分外欣赏,临走时第一次对江恒展露了友善笑意。

“妈的,小人得志!”风扬略一犹豫,最后还是放弃了当场翻脸的打算,恨火狂燃的丢下一记怨毒眼神后,他也离开了四维。

“金兄弟,你的同伴还在外面等你,要不要让他们进来。”不到一会儿,黄九把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江恒,同时十分亲切的笑语道:“这儿虽然不允许陌生人进来,但既然是金兄弟的朋友,我黄九自然要给你面子。”

“哈、哈……九公子太客气了!”江恒一夜间变成了亿万富翁,他怎能不开心兴奋!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他这假金少爷立刻灵机一动,“这样吧,我的同伴就拜托九公子帮个忙,让他们尽情的玩一夜,费用全算在我帐上!”

“招待客人当然没问题!”

黄九响指一挥,一大群经理就哈着腰办事去了,黄色大亨这才很是自然的讨好道:“金兄弟第一次来不知道,只要是黄九的朋友,来我这儿玩统统免费!况且我依照规矩已抽了头,你的卡里现在可少了好几千万!”

“啊!”

金公子不由诧异惊叹,不是心疼那几千万,而是惊叹黄九的职业“道德”,“九公子,你没要那一半钱吗?”

“呵、呵……我如果要了,就不好意思当你的朋友了!”黄九话锋一转,很是热情建议道:“金兄弟少来京都,这样吧,我带你四处逛逛,再介绍几位世家名媛给你认识。”

“哈、哈……那好啊!不过,我这两天还有点急事,等事情办好完就一定来麻烦九公子!”

第十五章活罪难饶“不用客气,大家这么投缘,你也别叫我什么九公子,那都是外人叫的!”

黄九的豪爽真不在罗七之下,虽然这其中多了许多目的,但他还是觉得江恒这假金少爷很对脾气。

“这样,你就叫我老九,我叫你老金,怎么样?”

“嘿、嘿……老九,老金,嗯,不错,不错!”江恒这时才想起,自己只知道扮演的家伙姓金,对其他还真是一无所知,如今这“老金”两个字还真不错!

“哈、哈……”两个男人不由击掌相庆,如果不是自己戴着面具,江恒还真想交这朋友,他虽然知道对方有目的,但这大千世界,人与人的相处又怎么可能没有目的!即使是所谓的最高境界――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