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17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3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彻底电昏了过去。 [ .

“靠!给本少爷老老实实睡一夜,嘿、嘿……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好宝贝!”

贼笑声中,没有什么“正义”标准的江恒当起了小偷,把金少爷身上的宝贝全弄进了自己口袋。

“哈、哈……有了!”

一缕灵光闪过,一个大胆的计划在江恒脑海一闪而过,本想下车的身形又返了回来,片刻过后,只穿着内衣裤的古武恶少被丢在了路边,而新的“金少爷”

则开车扬长而去,目标直奔四维俱乐部。

“哎呀!我的大少爷,你终于回来啦!”负责保护金少爷的黑心高手正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哼!走开,别烦我!”

江恒装起恶少来真是惟妙惟肖,语调虽有细微不同,但不是有心人,很难找到破绽。

蛮横暴躁成功甩脱跟班后,江恒假意用烦乱的脚步在这京都最出名的权贵俱乐部里四处溜达,遇上怀疑的目光,他就用金少爷的怒火眼神顶了回去。

走着走着,江恒眼前一亮,豪华堪比古代皇宫的宽大房间内,一张标准的赌台上,他终于见到了目标。

嘿、嘿……运气真是太好了,竟然连那“七”公子齐同也在,风雷九七――一个不少!

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敌人竟然全都在,怎不让化身金少爷的江恒为之跃跃欲试,摩拳擦掌!

“风扬,上次还没输够吗!哈、哈……就你那牌技还想翻身!”出言刺激风扬的正是齐同,就像“未来”江恒看到的骄横恶少一样,处处咄咄逼人!

“哼!齐同,上次是你手气好,你以为次次都能赢呀!况且我又不是输不起来,只是一点小钱!”风扬的嚣张绝不在死对头之下,四大公子的品性还真多相似之处。

“妈的!你俩以为我是死人呀!今天我爆雷要大杀三方!”

欧阳雷名如其人,性格火爆,堂堂雷公子绝不愿意成为配角,砰得一巴掌拍得桌案直抖。

四大公子虽然被人合在一起成为“风雷九七”,但很明显,四人都不是同路的,各自都把自己当成老大,谁都不会服谁,那比拼争风的模样是肆无忌惮。

“唉……我说,大家难得齐聚一堂,还是好好玩牌吧,不用这样斗来斗去,多没意思!”一道不“协调”的声音出现了,软绵绵的男声似乎有当和事老的倾向,话语微顿紧接着道:“这儿是我黄九的地盘,待会儿给你们找三个花魁消消火!”

“好,看在老九的面子上,今天不斗嘴,咱们牌上斗输赢!”三大公子看来对这黄九的怨气最少,不约而同开始了牌局。

江恒终于把四大公子看个清清楚楚,欧阳雷已算熟人,齐同也让他忘不了,而风扬那富态的圆脸从此打下了标记,对这意图欺负灵芝,差点把美少女逼死的风公子,新一任的时间人下意识紧了紧拳头。

画面好似圆环转动,随着脚步巧妙的移动,江恒终于正面看到了曾经摆自己一道的四维老板九公子。

白净瘦削的面容,一脸的和气,淡化的眉毛,一看还真让江恒有点意外,这家伙真不想自己所想象,更像一个真正的圆滑商人。

也许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大奸大恶者往往有着完美的伪装!

意念一转,江恒暗自拿定了主意,既然上天让自己有机会接近四大公子,那自己干嘛不趁机摸清对方的底,有仇报仇,有气出气,绝不手软!

“咦,齐同,你的人胆子还真大呀,竟然溜进这儿来啦!”江恒的异常终于引起了四大公子的主意,与齐同矛盾随深的风扬再次借题发挥。

齐同眼中闪过一抹怒火,但脸上对金少爷却不敢摆出呵斥的态度,毕竟金少爷真正的身份并不是他的手下。

“哼!”不待齐同有所回应,江恒已然抢先鼻孔朝天,极其傲慢而又逼真的扮演着纨绔一族,“什么人没长眼,本少爷从来只骂人,没人敢骂我!”

糟糕!齐同心中暗呼不妙,看来是再难掩饰下去,他原本是因为听说京都最近出了神秘高手,害怕自己遭殃,正巧与他齐家大有联系的武盟又来了人,所以临时起意请他们保护自己一晚。

计划虽好,可他千算万算也没料到,武盟来人里竟然有武盟的独子,如若不是先前金少爷负气离去,他还真不知道金少爷的身份。

“哟!原来是大人物呀!齐同,你这又想玩什么把戏?”风扬的嘲讽冲口而出,在他眼底,在这权力中心,真正称得上人物的世家大少他怎会不认识。

第十三章赌桌战争“齐同,他是谁!”

欧阳雷虽然说话没那么刻薄,但爆雷的质问却很是明显,与风扬的心思也是大同小异。

“他……是我的一位朋友,他父亲也是我父亲的朋友!”齐同略一沉吟,用隐晦的语调道出了金少爷不凡的身份,然后又含糊其词道:“金兄弟,过来坐,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不用啦,我知道他们几个是谁!”江恒把自己融入了金少爷的角色,带着一脸不满走了上来道:“我姓金,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玩点小牌还没问题!”

“齐同,原来是找帮手呀!不过咱们四个可从不加外人!”风扬自然不会对齐同的朋友客气,能扫齐同的面子,他绝对不会口软!

“呵、呵……金先生,幸会!”

黄九是第一个起来迎接的,与江恒握握手,然后笑语化解凝滞气氛道:“这样,我是地主负责待客,反正我基本是平手,这次就让金先生顶替,怎么样?”

“有钱就没问题!”欧阳雷撇了撇嘴,然后暴躁的催促荷官道:“发牌吧,玩次牌也哩嗦!”

“美式梭哈,会玩吗?”风雨雨也无话可说,不屑的讽刺一句后,也把精神放在了牌局上。

这一月一次的集会已不再是单纯的赌博,赌得是四人的面子与威风;四大公子的家世各有千秋,四人不想两败俱伤,惟有把意气之争在这牌桌上一决高下。

所谓美式梭哈规则与普通玩法差不多,只不过荷官会在自己面前翻开两张做听牌,而赌徒们可以用自己手里的其中两张假想替换。

新式梭哈开始了,荷官发完第一轮牌后恭声道:“第一张听牌是9,风公子牌面最大,请说话!”

“哈、哈……”风扬纵声狂笑中甩手就将一叠筹码扔了出去,得意洋洋道:“第一把玩少点,十万扔个底,有钱的朋友就跟吧!”

风扬的目光落到了江恒脸上,对于齐同这种神秘的朋友,他本能的充满了敌对。

江恒的位置正好是在风扬下手,要当张狂恶少,他当然不可能温文有礼,嘴角一挑,帅气的面具脸仰望向天道:“十万算什么,加五十万!”

“妈的!好玩,老子跟了!”江恒下手是齐同,但齐同还未开口,最后的欧阳雷就气势暴烈的接口道:“老子再大五十万,有意思,这样玩牌才有意思!”

荷官熟练的继续发牌,然后恭声道:“第二张听牌是红心K,齐公子的牌面大,请说话!”

“嘿、嘿……风扬,你失望吧,这局我又赢定了!”齐同大大的刺激了正对面的风扬一句,然后一推筹码道:“五百万!”

四人这一路都跟到了底,此时此刻桌面已堆积了不下千万,面不改色的江恒心中却是砰砰直跳。

他奶奶的!这才叫赌博,真他妈刺激!钞票已不再是钞票,只是一堆简单的数字,对于四大纨绔公子来说,更只是他们用来调节心情的工具!

齐同除了一张底牌外,明牌分别是方块K、红心4、黑心3、黑心8,如果把一张废牌,比如黑心3换成听牌的“红心K”,那他至少就是一对K,再加上底牌就有两对或者三条的可能,难怪他的笑声这么得意。

“哼!我跟!”

欧阳雷连齐同的牌面也赢不了,只得气呼呼的把牌扔掉,而风扬则是输人不输阵,砸除五百万后愤然道:“我两对,就不信你小子能拿三条!”

“风公子,我还没开口呢,你慌什么?”江恒“铛”得一声点燃了香烟,傲慢得回敬了风扬一记嘲讽,然后翘着嘴道:“我也跟,另外再大一千万!”

“啊!”牌桌上下的众人都不由一愣,首次正视这突然冒出来到金少爷。

江恒的牌面是杂色,也没有“K与9”的听牌变章可能,只是有一对小2,所有人至此都肯定了一件事,江恒的底牌一定是第三张2。

“风公子,你跟不跟呀,刚才是你自己说得两对,不会骗我这老实人吧?哈哈……”

“妈的!”风扬在江恒与齐同的牌面间看了看,他是纨绔恶少不假,但却不是蠢得投河的笨蛋,最后的理智让他把牌面一盖,不屑一笑道:“这把小钱送你了,本公子又不是开善堂,凭什么白送你钱?”

风扬盖了牌,齐同则犹豫了,原来他的底牌也没有大用,他只是两对而已,如果江恒是三条,也是江恒赢。

“哈、哈……齐公子,你不用跟了,我只是一对2,自动认输!”不待齐同有所决定,假金少爷却自行投降,底牌一掀,一张底牌映入了众人眼帘。

“你……”

风扬的脸唰得一下气绿了,面容狰狞怒声道:“姓金的,想找茬!”

“咦,风公子,这违反规定吗?我有钱,愿意输,不可以吗!”江恒双肩一耸,双手一摊,做了个让对手气炸心肺的动作,傲慢骄横的神色丝毫不在四大公子之下。

“啪、啪……”欧阳雷这剑拔弩张的时候竟然鼓起掌来,喜欢刺激的雷公子大声附和道:“精彩,真的精彩,金先生这样做完全没有大问题。”

“对,没有问题!”退到一边的黄九也开口了,末了代替众人说出了心声,“只要金公子有钱,肯定没有问题!”

“哦!对了,我的筹码都快输光啦!”在众人眼神的注视下,江恒啪得一声将一金边支票本砸在了桌子上,“各位,应该够陪你们玩一局吧?”

“好,既然你愿意送钱,那我就成全你!”风扬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而这时,齐同的动作更是火上浇油。

“呵、呵……风扬,想不到我这小两对笑到了最后,你怎么不跟呢?我的牌可没有你的大!”

齐同故意放慢了翻牌的动作,但后扭头对金少爷会意一笑,“金兄弟,谢谢你了!”

齐同真是心情大好,赢这点钱他并不放在心上,脸面上光彩那才是大事。

“好说,好说,齐大哥放心,兄弟我今天还玩得起!”

江恒说得是自然悠闲,这支票本又不是他的,他当然不会在意,而这么一打岔,也没人再让他立刻开支票了。

“哗……”

黄九一个手势,两个艳丽的女服务员又给江恒送上了一大堆筹码。

“金先生,这是五千万,当我黄九送你的见面礼,随便玩!”嘘――真是行家出手,想不到这黄九眼光竟然这么准!

汗……如果不是因为“录像”事件,江恒绝对会立刻与黄九把臂同欢,即使是这样,他也忍不住消去了几分敌意。

“黄公子太客气了,今晚输了我算我一个人的,赢了咱俩一人一半!”江恒半真半假豪爽回应,对他来说,反正输赢都不亏,为什么不做这个人情!

“哼!发牌,想赢!痴心妄想!”欧阳雷只觉精彩刺激,风扬则气得脸色发涨,惟有齐同在金少爷帮助下心情大好。

一连好几局都没有巧合的精彩出现,众人来去间小赢小赢,大家志在赌气,但基本的理智并未失去,当笨蛋的冤大头可比输钱还让人嘲笑,难怪风扬在第一局被愚弄后,反而冷静了许多。

“欧阳公子牌面最大,请说话!”荷官的声音永远是那么恭敬而又平静。

“嗯……”欧阳雷环视了一圈,以他的火爆脾性也不由微微顿了顿。

这一局的听牌很巧,是“红心10与红心J”,这是最容易出大牌的牌面,只要谁手里有三张红心,就可以变为同花。

“一千万!”欧阳雷手中就有三张红心,用两张废牌一换,就可以变成红心K打头的同花。

“呵、呵……欧阳,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大点吧,三千万!”齐同随手推出了一叠筹码,他的牌面也有三张红心,不过却是最大的“A”带头。

“唉,已经很多局都闷死人了,既然那有这机会,我也来凑热闹!我跟!”

江恒不会加齐同的注,但挑衅的眼神却扫向了下手的风扬。

江恒牌面是一对10,只需听牌就可以变成三条10,如果底牌够好的话,三条加一对或者四条完全可以赢上两家的同花牌面。

“三千万太少了,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