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1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2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诉你,吃了这药如果不阴阳调和,你以后就会变成一刻也离不开男人的花痴!怎么样,我们武盟的东西厉害吧?不管什么医学科技都化解不了!”

“啊……”贞洁与欲望交织成惨烈的尖叫,灵芝已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但眼中的“江恒”出现的时间却越来越久,吸引着她离“爱人”越来越近!

“嘿、嘿……”人渣兴奋极了,自从成为禽兽后,他最爱的就是这种过程,灵芝超强的意志无疑就是最好的大戏,让他看得时忘乎所以。 [ .

“美女,脱吧,把衣服脱光就不会热了,再摸摸自己,就不会痒啦……”

“禽兽……人渣……你不得好死!”灵芝的指甲已刺入了自己的肌肤,鲜红的雪花在雪地上特别刺激悲壮!

“咦!”金少爷这次的惊叹特别多,张灵芝意志的坚强让这个禽兽也受到了震撼,当然,他绝不会翻然悔悟,只是又一次摸了摸药瓶,呢喃自语道:“这东西失效了吗?怎么办呢!”

“要不要我帮帮你!”飘渺的声音好似来自天际,又似近在咫尺,突兀的声响毫无预兆的在金少爷背后冒了出来。

“谁!”一股寒意冲上了心头,人渣恶少也不全然是绣花枕头,本能的一跃而起,凌厉的寒风先于视线扫向了身后。

“啊!”目空一切的人渣难得认真防备了一回,但双目所及之处,却是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

“诶,我在这儿!”一只手掌轻轻的拍了拍金少爷肩膀,那幽沉沉的语调又在他耳边回绕。

“呀……”手肋一扬,金少爷凶狠的肘击足以粉碎石板,他的身躯同时横空跃起,与地面来了个平行飞跃。

“咯噔!”一股冷风在古武人渣脖子间吹动,他如此拼命,但环视一周后还是不见半个人影。

恐惧好似瘟疫般迅速蔓延,纨绔恶少并没有经历过腥风血雨,当表面的张狂被狠狠剥开后,内里只是抑制不住的胆怯懦弱。

鬼,一定是鬼!天网的隐身衣也没有这种功效,瑟瑟发抖的家伙已吓得面容扭曲,心神一乱,就想转身逃跑。

“啊!”金少爷刚一转身,突然,一张可怕的笑脸就凭空突现在他面前,超过焦点的距离让万物走样,自以为是的人渣此时此刻脚软手麻,除了惊叫外连半点内息也提不起来。

“哼!”冷冷的哼声化解了鬼怪的谜团,人类有力的大手重重锁在了金少爷咽喉,大手向前一推,离地而起的笨蛋终于看清了可怕的鬼怪!

“怎么样?要不要我帮帮你?”江恒笑了,笑得比金少爷更加邪恶,他一向信奉的原则就是――恶人自有恶人磨,自己就是专为折磨恶人而生!

“嘎、嘎……饶……饶命!”窒息与剧痛让古武人渣面色通红,红中发紫,在求生本能的支持下,他好不容易蹦出了这几个字眼儿!

“饶命!”

江恒单手举着人渣凌空转了一圈,然后冷冷的回应道:“没问题!”

“啊……”凄厉的惨叫穿云裂空,江恒重重的连环十脚不仅把人渣踢得魂飞魄散,而且每一脚都落在人渣小腹之上,即使金少爷能从死亡之中逃脱,也再也做不成男人。

“呵、呵……爽快!有什么比把一头禽兽变成无能的太监更爽快!”

“啊……干哥哥!”张灵芝的呻吟吸引了江恒的注意,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了阵阵衣袂破空之声,看来金少爷的惨叫传入了黑心派杀手们的耳中。

“蹭、蹭……”江恒抱起灵芝飞身离开了现场,他此刻虽有了抗衡的力量,但灵芝已是“水灾”严重,再也不能耽搁。

“唰……”空间仿佛一颤,强大的身影瞬间由极动变为了极静,黑心J古武念力光速般扫描而过,江恒离去时激起的风之轨迹并未逃过他的“念力之网”。

“啊!”黑心J脸色突然大变,再也顾不得追捕猎物,这下糟啦,盟主的独子竟然在他手力出了大问题!

“啊……干哥哥……干哥哥,我……”躺在江湖的臂弯里,男人的气息直钻芳心,当危险过去之时,张灵芝心绪一松,再没有了与春药欲火抗争的力量,少女火热的玉手好似春藤一般缠上了男人肩背。

第十章雪地禁忌“灵芝,你……”江恒“醒”过来时,已是灵芝吃药之后,不明情由的家伙一时糊涂,大惊失色急声追问道:“你怎么啦?受伤了吗,伤在哪儿?”

“不……是……是那禽兽给我吃了春……春药……咻、咻……”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断断续续说了好几遍,既是因为羞涩无比,也是因为春药的力量已占据了少女心神,说话的同时,窈窕少女修长的娇躯在江恒怀中一阵诱人的扭动。

“啊!春药!还有这玩意儿!”感慨惊叹只能在心海之内回荡,十万火急的“灾情”让江恒愣在了当场,不知自己是该欢喜,还是该烦恼!

有如此美女投怀送抱,自己还能理直气壮的占有她,以一个男人心理来说,这绝对应该欢喜的昏倒;可是张灵芝不是别人,她可是干妈的女儿,“未来”的自己就是因为她才会与干妈间出现裂痕,直到“现在”也没有完美化解心结。

“放开她!放开她就能改变未来,干妈就不会离自己而去!”自私的心声让男人抓住了灵芝乱动的双手。

“不,这是要救她,干妈知道后绝不会怪自己,而且……而且干妈后来不是回来了吗?”另一种声音更加明亮,男人的本色占据了上风,江恒的大手方向一转,竟然摸上了少女滚烫的玉脸。

“哗……”江恒还在天人交战,可灵芝却已理智全消,性急的美少女一把撕开了男人的外衣,灼热的朱唇笨拙而激动的吻上了男人的胸膛。

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办……一代色狼从来没有这样矛盾过,子夜过后的夜风虽然很冷,但却扑灭了他那被美女撩拨起来的烈焰,即使他的超能已经回归,但也解决不了这种男女神秘之事儿!

“呃!”混乱的思绪被灵芝一口咬断,心中犹如火烧的少女不知怎么排解烈焰,一时着急张口就咬,正巧咬在了江恒发呆的红舌上。

“噌……”滔天“怒火”在疼痛中飞升而起,如此刺激怎是一代色狼所能承受,须发俱张的家伙反击了!

厚厚的白雪,神秘的夜色,莹白的世界,就在这夜色下,大地上,一男二女滚到了一起,幕天席地的激情唯有用呐喊才能表达,灵欲的交融在呻吟中更显旖旎醉人……该发生的终于发生了,一切都与“未来”一摸一样,在一番犹豫后,年轻的时间人放弃了改变未来的机会!

“噢……”满足的呻吟在江恒嘴边回荡,在春药的帮助下,初承恩泽的美少女异常狂野,翻身而起,骑马在了男人两腿之间,开始了……“呀!”当紧窄令魂儿发颤,让魄儿发酥的一刻,江恒禁不住为自己的决定仰天长啸。

啊……太爽了!管他妈的什么禁忌不禁忌,要是谁敢改变未来,他一定会第一个把不识相的家伙给阉了!

欢乐的时光总是特别的快,转眼已是黎明刹那。

“嗯……”迎着第一丝曙光,张灵芝缓缓张开了眼帘,酸软而又舒服的四肢轻轻一动,朦朦胧胧的少女美美得伸了伸懒腰。

“啊……”

身体的不适,昨夜的记忆,羞人的画面……所有一切光速般一股脑儿冲进了脑海,过于巨大的异变让少女心灵一时承载不了,惊叫声中跳了起来。

“灵芝,小心!”江恒可是有点经验的主儿,再加上昨夜的疯狂,他及时按住了少女软倒的娇躯。

“干……干哥哥,你……『救』了我!”一夜之间,少女脸上红晕凭添,人也变得有点含羞带怯,费了好大的劲儿,她才用了一个比较准确的“救”字问出了口。

“嗯!干妹妹,是……是我!”虽然心中已是剩下窃喜兴奋,但江恒还是有点不找到该如何开口解释,毕竟这里面还涉及了张敏的存在。

灵芝能接受吗!能吧!至少“未来”的她好像能接受!

沉默,一男一女相对沉默,但两人脸上红云,眼底的波光却从未停顿片刻,越是沉默得久,那无声的情愫就越是绮丽美妙,微妙的变化总能在沉默中飞跃发展。

又一次偷偷看了江恒一眼,灵芝又迅速垂下了眼帘,芳心禁不住生出强烈的感慨,想不到自己的爱情来得如此突然,又如此迅猛,还如此得――浪漫!

念及此处,少女又偷偷瞟了一眼江恒那张粗犷的面具脸,虽然不是典型的白马王子,但窈窕少女芳心却无半点不满!

俗话说得好,情人眼里出西施!

“灵芝,你……你……听我说……”江恒在心里酝酿解释的话语,却不料被灵芝突然的惊叫吓了好大一跳。

“啊!对了!”

强烈的惊诧在少女心中挥之不去,从小到大留下的心病遭到了置疑,灵芝顾不得女子本能的矜持,仔细上下凝视江恒,并且很是担心的问道:“你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没有,我很好!”

“真的没有?肯定吗!”

一连问好几遍,但江恒的回答都是那么肯定,少女禁不住呢喃自语道:“难道是妈妈骗我的!”

江恒一听这话,这才恍然大悟,同时灵光一现想到打破僵局的办法,心有所思的年轻男人主动接口道:“灵芝,你是在说遗传怪病的事吧?干妈没有骗你,那是真的!”

“啊,你……你连这事儿也知道!怎么可能?”张灵芝玉脸阵红阵白,一会儿是羞涩慌乱,一会儿是狐疑心惊,母亲怎么会连这种事也给他说,难道……少女越想越是害怕,最后干脆自欺欺人的自动中断,然后转移注意力的追问道:“江恒,那你怎么没事儿?”

“呵、呵……因为我不是普通人!”江恒已决定把真想说出,轻轻一笑后神色一正,很是凝重而认真的问道:“灵芝,你相不相信过去未来,我就是穿越时空从半年后来到的!”

“这……”违反常理的事务可不是那么容易接受,但身心已然交融的少女却感受不到一丝玩笑的成分,复杂的玉脸顿时被好奇所占据。

“灵芝,你看看你口袋里有什么证据……”为了让少女完全相信,江恒又一次故伎重施,让时间停顿两秒后,他又对灵芝道:“你再看看,是不是多了一块小石头?”

不待少女在震撼中有所平复,江恒再接再厉道:“你再看看这儿……”

说话的同时,一道七彩之光在江恒眼中一闪而过,他随手把小石子抛向了空中,然后把时间停顿,也把停顿的范围缩小到了很小的空间。

“啊……”灵芝使劲儿眨了眨眼,然后还掐了自己好几下,但在半空中悬浮的石子还是一动不动,即使她伸手去拨了拨,石子依然没有落地。

意念一动,江恒收回了超能,神奇的石子一下子回归平凡,啪得一声掉落在地上。

“灵芝,你现在相信了吗?”

“信,我信!”青春玉女――不,现在该叫妙龄少妇双眸再没有迷惑,童话般梦幻异彩连连闪过,突然,她想起了一件后悔至极的事情,“哎呀,那你说得彩票号码也是真的咯?唔……天啦,我竟然没有了一亿多!”

欢声笑语为人生带来了温馨快乐,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天时光,但一男一女却好似已经过了一个世纪,甜甜蜜蜜,相伴相随!

娓娓私语之中,江恒向灵芝完全敞开了心怀,轻轻揭下了面具,换来少女又一次的惊呼。

“哇,真神奇,我看看!”窈窕少女伸手接过了面具,翻来覆去但也看不出其中奥妙,不由对天网的高科技大为咋舌。

“干哥哥,你这宝贝是怎么来得?”灵芝面对江恒“陌生”的俊朗面容,少女心底最后一点遗憾也为之消弭不见,世间少女千千万万,谁不希望自己的恋人是英雄大丈夫,又有谁不希望这英雄还是一个白马王子!

江恒眼中闪过感慨之色,主动轻拥少女道:“这事儿说来话长了,不过咱俩有的是时间,我仔细讲给你听……”

清晨的风儿在天地间团团打转,一对金童玉女在一片纯白世界里相挽相伴,其情其景缠缠绵绵、恩恩爱爱,好似高山流水,鸟语花香!

“灵芝,你现在明白了吗?我就是这样来到了半年前的现在!”

江恒的“神话”叙述告一段落,年轻男人认真的双手把少女香肩一扳,让二人近在咫尺正面相对,然后用凝注了万千深情话语环绕玉人,“你相信穿越时空过去未来吗?”

“嗯!我相信!”青春玉女乖巧得依偎在爱人怀抱,玉手轻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