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1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2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神力后,再用事实来作证了。 [ .

“买彩票,发大财呀……”宣传促销的录音一下子吸引了二人心神,江恒的眼光一下子来到了人多热闹的彩票销售点。

“哈、哈……发财啦!”

一想起脑海记忆,江恒立刻想到那特殊号码的一期,老天还真是配合,开奖的时间正好是明天。

发财啦,这下发财啦,一亿多呀!

江恒的口水都快流了下来,如果谁能凭空被一亿多钞票砸中,相信谁都会有他这表情。

“灵芝,你的生日是多少,快说!”

在少女的诧异之中,江恒兴奋的详细解说道:“这确定特等奖一亿多,号码就是你与干妈,还有我的生日组成,快说吧,嘿、嘿……”

“有这事?你又是从『未来』知道的?”张灵芝美丽的眼眸说不出是笑还是愁,对江恒的妄想症他是大为担忧,忍不住反问道:“你既然能穿越时空,那你岂不是期期都可以中头奖,那你究竟中了几期?”

“我……这是第一次回到『过去』,所以也是第一次买全球彩!”江恒对于世事的捉弄真有点郁闷,更想不到,没有陷入情网的灵芝是如此冰雪聪明,原来自己看到的灵芝只是一个被情网束缚的少女。

“灵芝,你就告诉我你的生日,让我买一张吧,反正钱也不多,对吧?”既然不能说服少女,江恒干脆也不再罗嗦,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一亿多装进口袋再说。嘿、嘿……青春玉女唇角微扬,眼珠一转道:“女孩子的生日可不能随便告诉人,就是干哥哥也不行,这样吧,把你的生日告诉我,你给我钱,我帮你买。”

“好吧!”

一想到“未来”的灵芝对自己的痴心一片,江恒就大方的把“一亿多”送给了少女,反正最后也是自己的嘛!

“干哥哥,你等着,我这就去买!”灵芝接过江恒递来的10元钞票,然后好似飘动的名花走向了熙熙攘攘的闹市。

一会儿后,少女背着一只手回来了。

“灵芝,买了吗,你可千万要放好!”江恒下意识看向了少女藏着的玉手,他虽然已摆脱了名利烦躁的诱惑,但谁说智者就不为“一亿多”动心!

“嘻、嘻……买了,你看!”灵芝甜甜一笑,清秀无暇的玉脸闪动着活泼光华,伸出来的手中不是彩票,而是一件略显粗糙的竹制品。

“干哥哥,彩票没有任何意义,我用你的钱买了这个,就算是你这干哥哥送给干妹妹的第一份见面礼吧!”

“啊!是它!”

江恒一脸无可奈何,心灵天地的虚幻自己更一头栽倒在地,唉……原来历史真是这么难以改变,一个小小的竹制品就花掉了自己“一亿多”!

呜……真是脸撞墙的冲动都有了,还有,这竹制品不就是“未来”自己一不小心弄坏了的小饰物吗!

天啦!自己竟然一下子就弄烂了“一亿多”的宝贝!呜……“干哥哥,你怎么啦?”灵芝怎能体会得到江恒的心情,仔细的看了看江恒后,还语重心长的劝说道:“彩票只不过是一个『合法』的赌博圈套,干哥哥你千万别沉迷在里面,那不好!”

“嗯!我知道啦!”带着几丝无奈叹息,江恒沉重的点了点头,然后转移话题道:“干妹妹,你为什么要跳楼,是哪个混蛋逼你的?”

“干哥哥,对头咱们惹不起,我一边走,一边给你说,咱们现在立刻与我们团长会合,人多点,相信也会安全一点!”

在灵芝的清脆叙述之中,江恒终于听到了一个普通的欺男霸女的故事,在人世红尘从古到今,这类事都是层出不穷,无甚稀奇,但这一关系到时间人,那就有关系啦!

第四章恶少“风公子!”江恒听到中途大吃一惊,不由自主追问道:“灵芝,你说的是京都四公子立的风扬吗?”

“嗯!就是那禽兽!”一提到权贵阔少,灵芝立刻恨的咬牙切齿,“那禽兽仗着家里有钱有势,一向胡作非为,我们原本已把京都的演出缩短了一半,不想还是被他盯上了!”

“灵芝,你们那个仇团长不是挺有办法吗?这次怎么没帮上忙!”江恒对于仇丽珍那可恶的同性恋,至今仍是耿耿于怀,潜意识之中,他对仇丽珍有一种莫明的嫉妒。

“唉……团长虽然有背景,但到了这儿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窈窕少女一声郁闷的叹息,末了又为如师如长的仇丽珍辩护道:“不过也靠团长撑着,咱们团的姑娘才能自由自在,这次虽然没能挡住那禽兽风公子,但对方也有点顾忌,不敢明目张胆的乱来!”

“灵芝,你……你跳楼是……是因为……”意念一转,江恒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忐忑,他可不想自己“未来”的爱人被人占了便宜,一颗心不由都怦怦乱跳。

“嘻、嘻……”张灵芝娇美一笑,清丽的玉脸闪过一抹羞涩,娇嗔扬声道:“不许乱想,我可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傻子!哼!没一刀刺死他算禽兽走运!”

“啊!你动刀了!”对于这一点,江恒可一直都不知道,“未来”的灵芝也没提过,还真是一个野蛮姑娘。

“咯、咯……是水果刀,那风公子自以为是把我关在了房间丽,我趁他不注意就用水果刀刺了他一刀,后来就被他的打手们逼到了窗边!”

再后来的事情已不用多说,灵芝一回忆到这儿,眼眸丽仍然一片惊惧,可想而知当时情形的可怕与惨烈。

话语微顿,受到震撼的江恒还未开口,少女又接着压低声调细语道:“回恐龙市后,你可不许给我妈讲事儿,她从小就教育我当淑女,咯、咯……”

汗……还淑女呢!

江恒心中是哭笑不得,为干妹妹的活泼儿感叹不已,想不到温柔似水的完美干妈,会“教育”出一个野丫头!看来人有双面性格真是不假。

“干妹妹,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出气,让那风公子变太监!”在灵芝无拘无束性格的感染下,江恒也抛却了心中那份尴尬,二人好似老友般欢声一片。

“咯、咯……对,让他变太监!”青春少女天性活泼,尽情释放真我的灵芝还不忘比了个“一刀两断”的动作,真的是把“淑女”二字抛到了九霄云外。

面对这有点“陌生”的干妹妹,江恒却更绝亲切温馨,一男一女不知不觉间已走回了歌舞团下榻的酒店,时光过得真是快!

“啊!”江恒突然一把拉住了灵芝手腕,少女这时也看到了酒店大堂角落丽的一群凶恶大汉。

“走!”江恒不由分说,拉着干妹妹返身就冲出了酒店大门,然后迅速钻进了出租车。

“追。”严阵以待的打手们可不能放跑猎物,他们好色的老板此刻正在暴跳如雷呢!

“砰!”重物坠地碎裂的声音不停响起,还伴随着一道嚣张跋扈的大吼声,“他妈的,给老子把京都翻过来,一定要将那小婊子抓回来,妈的,敢刺老子,我要奸了她!”

刀伤虽然只是皮外伤,但对于视女人如玩物的风扬来说,他富态的圆脸已变得狰狞无比。

“少爷,你小心伤口!”一大群跟班之中还有专业医生,小心翼翼跟在老板后面道“明晚与九公子的牌局你参不参加?要不要改个时间?”

“哼!不用,这点小伤算什么,老子上次输了,就等明晚找回面子!”风扬不耐烦的一把推开了跟班,把怒火都发泄到了他们身上,“他妈的,一群饭桶,还不再去给我找两个小妞来冲冲喜,要是老子今晚再输,没有面子的话,你们全给老子滚蛋!”

“少……少爷,冲喜要用处女,这时间不够,恐怕……”

“笨蛋,啪!”

风公子愤怒的煽了开口的跟班耳光,然后愤怒的大吼道:“老子有得是钱,还怕买不到处女!实在不行,你们到街上给老子抓两个回来!”

“是、是!”一干跟班退出了风公子房间,来到门外后,全都不约而同重重叹了口气,伺候权贵虽然能捞到大把大把的钞票,还能狐假虎威,但每天被骂的狗血淋头那是必不可少。

愿意“等价交换”的十余个狗头军师们开始头疼了,要找美女不难,要找还是美女的处女那可就难如登天啦!

在这京都金额是恶少色狼密布,够资格的女人很难逃脱,没被动的不是宁死不屈那种麻烦,就是谁也不敢碰的千金大小姐,要让他们仓促间找到目标,无疑是大海捞针。

“有法子啦!”

一个狗头军师猛然大悟,拍着同伴的肩头得意洋洋道:“咱们真笨,打个电话给九公子的手下不就好了吗,他们那儿什么最多,女人最多;而且不是转门有『处女』买吗?咱们与经理商量好,不让老板知道,不就得了!”

“嘿、嘿……好办法!”

一干狗头军师笑了,有钱还真是好办事,只要不说,风公子又怎会知道是投标出售的妓女!嘎、嘎……应付这种猪头阔少,他们还真是驾轻就熟!

************“嗬、嗬……”躲在人流之中的江恒与灵芝一边喘气,一边如释重负心神放松,望着一连好几辆越野车气势汹汹从附近冲过,两人不由大为庆幸,幸亏他俩给了司机令人心动的小费,让司机一个劲儿快速开向机场,而他们则在转角快速下车,这才躲过了打手们的追杀。

“嘘……灵芝,酒店暂时不能回去了,你还有其它地方可以藏一藏吗?”超能今天已不能使用,江恒不得不全力运转自己的智慧。

“除了和团里的人会合外,我找不到熟人!”在京都,二人都是外来人,人生地不熟,让他们陷入了困境。

“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突然响起,江恒回头一看,再次脸色大变,又一群气势汹汹的大汉向自己二人逼来,一看知道是风公子的手下。

妈的,这么快!权势的力量可不是说来玩的,这一次,对手的距离更加近,危险也更加强劲。

江恒拖着灵芝刚要迈步,前方也围了一群打手上来,原来他俩早已陷入了围追堵截当中。

对于平凡人来说,风公子的追杀岂是那么容易逃脱。

立身大街上,江恒却感觉自己掉入原始森林,赤裸裸的血腥尽显弱肉强食。

“啊!”灵芝眼角看到了致命的铁棒光临了江恒头顶,无力反抗的少女吓得是花容失色,心儿欲裂。

“砰……”火花迸射,电火飞舞,江恒毫不客气启动了电棍的杀戮程序,电极枪的光芒一下子将对手“轰”到了丈余之外,瞬间变成了一只卷曲的虾米。

“呀!”能在京都混上打手角色,没有几分狠劲与本事是不可能的,打手们仅只刹那停顿,然后不退反进加重了攻击,又两只铁棒呼啸着来到了江恒后脑!

男人要死,女人要抓!

“哼!”关键时刻,古武内息帮助了江恒,紧抓灵芝的手腕一带,他把少女紧紧搂入了怀中,然后向前一扑,在贴近地面的空间里来了个屈体翻身,完成了超越人体极限的的动作之一。

“蹭!”抱着灵芝的江恒突然跃上了半空,仿佛一下子由病猫变成了猛虎,凌空的双腿就似风车旋转,劈山裂石的足尖一下子扫倒了七八个大汉,即使是经过训练的打手,他们也被打的心惊胆颤。

“啊!”灵芝的惊叫在空中回荡,对她来说,这一切太不可思议,看上去不怎么强壮的干哥哥竟然这么厉害,一眨眼就打倒了一片打手。

“呀!”江恒抱着灵芝刚刚脚步沾地,一个装死的打手突然暴跳而起,呼呼生风的铁棒又快又猛,还真有几分高手的气势。

眼看凶器已要从后砸上肩头,江恒第一反应是闪避,但第二反应却是不移不动,右足奋力一提,强大的力量从腰到膝,再到足尖。

“呼!”

有如一道闪电从上而下,江恒从未锻炼过的脚尖已踢上了自己肩膀,“砰”

得一声正好把铁棒踢飞。

“啊……”那踢飞凶器的足底光速一闪,又划着圆弧从上而下,从前到后,反腿一脚正正踢在了对手小腹之上。

第五章再战天网最后一个对手倒下了,江恒把他的“面具脸”凑到了一干大汉面前,以更加凶恶的口吻道:“回去告诉你们的老板,我会去找他!这事――别想完!”

恶人自有恶人磨,对付恶少就要更加凶恶!就让江恒这时间人当一个专门收拾恶人的恶人吧!

“灵芝,去吧,小心,别绊着!”狂野的气势收回了脑海,江恒就像一个温柔的情人,缓缓牵着少女离开风云卷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