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4:4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到这么多年后,独身坚贞的她却会在这样的情形下,被迫与男子肌肤相亲,而且还要在对上身上不停揉擦。 [ .

这、这……这怎不让四周的风儿兴奋的团团打转!更是在刺激中不停鼓励,希望暧昧来得更凶猛一些。

“嗯……”娇声低吟的在唇边回荡,虽然已经过了脱衣一幕,但当张敏手掌与江恒肩背相触的刹那,成熟妇人还是忍不住手腕一抖,好似被针刺到般迅速缩了回来。

“不要慌,不要慌,呼气、吸气……”

有点语无伦次的心语在张敏心房流转,在救人这伟大神圣的光辉笼罩下,她最后终于强自在外表下平静下来。

第二十章与美妇共眠玉手终于能够稳定的在年轻小伙子肩背、胳膊上移动,张敏与江恒人生第一次“肌肤”相亲就这样来临了!

万事开头难!

片刻之后,当美妇人玉手来到江恒胸膛上时,她已经不再那么僵硬难受,一点一点用力驱散着江恒身体的寒气,也在一点一点抚平心湖的波澜。

“呼……”江恒的呼吸逐渐正常,张敏这时正在侧脸“工作”,尽全力把自己的眼神凝集在大小伙子的脚部,而手指则以最为暧昧诱惑的姿势,在强健的双腿上揉捏。

一遍又一遍,随着时光的流逝,张敏的心弦已经真正放松下来,人类果然有一个特点――习惯成自然!

自然而然得,美妇人能够与年轻人正面相对;自然而然得,她的姿势再没有那么别扭;自然而然得,“医治”的玉手面积越来越大,除了跳过那最为羞人、藏在水中的方寸部位外,江恒的身体已被大美女摸了个遍!

青紫之色逐渐退却,额头见汗,双手酸软的张敏终于把机体陷入危险的江恒救了回来。

按照救生常识,心思细腻的温柔佳人最后喂了江恒几大杯热水,待迷迷糊糊的家伙吃下去后,就是最后一步了!

“呼……”倚身门框的美妇人不由长出了一口大气,现在只需要每隔几分钟为他换一次水就可以了,当然温度也要一次比一次高,自己已经做全了救生常识的要点,小恒应该不会留下后遗症了吧!

无论是快乐还是紧张,那一刻的时光都过的特别异样,成熟美妇芳心虽仍然忐忑羞涩,但也许是万事开头难,一经开始后,她换起水来再没有手忙脚乱,甚至不小心看到异物也再没有惊叫出声!

当水换了几次,已经由冷水变成温水后,江恒僵硬的身体逐渐回复了柔软,青白的肌肤再次流转淡红之色,微弱的脉搏变得平稳悠长。

“唉……可怜的孩子!”慈爱的光环弥漫了二人身处的空间,成熟美妇大功告成心情轻松,紊乱羞涩的芳心也得到了解放,下意识强迫自己把江恒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毕竟只有这样,端庄的她才能抹去心中的不安!

“妈妈、妈妈……”

逃出鬼门关的大男孩并没有醒过来,身心的疲惫让他在水流环绕之中倍觉舒适,自然而然做起了美梦,团团包围的水流凝聚了张姐对他的关爱,让他在心如春风吹拂之中,仿似回到了母亲腹中,回到了人生最受宠爱的胎儿时代!

“这孩子!”

张姐自然知道江恒孤儿的身份,不然她以往也不会对这年轻人那么多关怀,感叹着笑语摇头的她母爱刹那间弥漫了心海。

微微犹豫后,张姐实在不忍叫醒一脸甜蜜睡得好似纯真婴儿般的大男孩,但又不能让他无休止的泡在水里,最后的结果是成熟美妇又把先前的一幕上演了一番。

脱变成了穿,不过宽大的浴袍没什么困难,再加上已然经历了最尴尬羞涩的一幕,张敏这次只用了一半的时间,就把大男孩抱上了床,塞进了被窝。

“嘘……”娇喘吁吁的成熟佳人真的是如释重负,一声叹息后,为江恒盖好了被子,紧接着转身向门口走去,她也累了,当然应该再开间房休息一下!

“妈妈,别走!妈妈,不要丢下我……”

睡梦中的江恒凄楚的梦话在狭小空间悠长回荡,他肯定又梦到心伤往事,胡乱挥舞的大手一下子抓着了猝不及防的“妈妈”手腕,无论“妈妈”如何挣扎,哀求的赤子也不愿松开,他知道自己一松手,“妈妈”就会像记忆里一样离他而去!

“唉……”

无可奈何的叹息出自美丽妈妈口中,在“儿子”哀怨的恳求之中她返身坐在了床沿,柔声安慰道:“乖,妈妈不走,你好好睡觉,妈妈不走了!”

江恒笑了,那甜蜜的梦中笑脸没有一丝尘世的烦恼,笑得是那么开心愉悦!

张姐望着眼前笑脸也不由看得痴迷陶醉,已有多少年自己没有这样轻松过了,只有女儿偶尔回家时自己才有这种感觉!

家里实在太冷清了,要是有一个像小恒这样的家人那多好!美眸闪过向往的异彩,寂寞已久的美妇心房不由开始浮想联翩。

想着想着,她也累了;坐着坐着,丰盈的玉体倒下了;睡着睡着,在冷意帮助下她自动钻进了被窝!

“唔……”迷迷糊糊的江恒睡得更美,他梦见母亲又陪在了自己身边,而且还像幼时记忆一样用馨香的怀抱温暖着自己!

“啊!这不是孕育自己的乳房吗?”

欢呼声充斥了江恒心灵天地每一寸空间,毫不犹豫一口含住了母亲的乳房,尽情回味着自己襁褓中的美好时光!

没有暧昧――虽然这一幕十分旖旎!

没有情欲――虽然这种场景与抚爱相差无几。

沉睡的一男一女身周环绕的只有温馨与完美,朦胧唯美的光华闪烁的是赤子之心与母爱之美!

这是唯美的画面,但不是永恒的场景,当天明来到时,一切都将从梦幻回到现实,虚无也会变成实实在在!

暧昧会到来吗!激情会发生吗!当血气方刚的大男孩发觉自己怀中是丰盈腻滑的曼妙玉体时,他能控制自己――男人的幻想吗!

第二十一章情愫荡漾不能,当然不能!

江恒是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也不是循规蹈矩的迂腐笨蛋,如果遇上郎情妾意如此缠绵美景,他当然是顺水推舟掀起欲望的波澜,把男人刻在心房的幻想发扬光大!

答案揭晓了,可是真相却不是意料中应该出现的春色天地,因为当江恒从美梦中回归之时,他身边只有余香温热,仙女却早已飘然无踪!

“唉……自己真是在做梦,妈妈怎么会出现呢!”

江恒清醒的心微微一颤,张姐的美丽容颜迅速弥漫了心海,“咦,张姐呢,她难道不打招呼就走了吗!”

“咿呀!”房门被轻推而开,衣着整齐神色亲切的成熟美妇出现在年轻人眼前。

“小恒,起来了啦!给,这是我为你新买的衣服,赶紧穿好下楼到餐厅吃早点!”

张姐柔声嘱咐一番后放下袋子率先离去,并细心体贴的为江恒拉开了窗帘。

暖暖的阳光透窗而入,跳跃的阳光挟带无穷生机笼罩了江恒身心,沐浴其中的挺拔身影不禁双臂舒展,好似飞翔之状,贪婪地呼吸着清新气息!

虽然老土,虽然好笑,但江恒心中此刻真的只有一段话可以概括――空气是多么甜蜜,花儿是多么芬芳,生活是多么美好!

“张姐,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优雅的宾馆餐厅内,相对而坐的一男一女静静的品尝着早点,还是眼眸红润的江恒打破了温馨的静谧。

“傻小子,你都喊我姐姐了,我救你也应该!”

不知不觉间,两人之间已由朋友关系飞跃了质的变化,浓浓的、暖暖的、家人之间才有的感觉滋生在两人心灵之中,“姐姐,你是我的亲人!”江恒酸酸的鼻音流转真心,无尽感动之外还是感动,望着只有一桌之隔的优雅美妇,他眼眸刹那间被灼热迷糊,心房一颤被激荡的热流冲散了许多顾忌,勇气大增的他颤抖着问出了心中强烈的疑问,“张姐,昨夜……昨夜是不是你抱……抱……”

“是啊!”

成熟美妇悠然笑语接过了话头,一脸自然道:“昨夜你一直在喊妈妈,我心软就抱着你睡了!怎么你大小伙子还害羞呀!我女儿都与你差不多大了!”

微笑流转,笑颜如花的美妇人带着几分调侃道:“傻小子,又没发生什么事情,你害什么羞呀!”

“哦!”对方的自然让江恒反而不好意思的红了脸,然后傻笑着回复了一向的自然平静,二人之间初生的暧昧就此被成熟佳人的聪慧从容化解!

“嘘!”见大男孩眼神回复了清澈明亮,张姐紧张的芳心方自松弛下来,她说的倒是轻松,但心房的沸腾其实远比江恒严重得多!

率先醒来得她不仅发觉自己春光大泄罗衣半解,而且更羞人的是大男孩的口与手,竟然分别占据着自己的饱满双峰!

难怪自己会感到胸前压着一座大山,梦里还会出现绮丽景象,成熟佳人玉脸羞红在被褥中缩起了娇躯,想不到自己寂寞已久的身体会这样得到别样的抚慰!

“唔……”

羞死人了,自己在想什么?自己都可以作小恒的母亲了!

念及此处的张姐强自镇定心神,但双峰的快感还是直透芳心,而且……随着身形的移动,她这才发觉了更羞人的地方!

清晨正是男子血气最为强盛的时刻,浓浓的男儿气息钻入了美妇心房,而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昨夜看似小毛虫一样的男人欲望之源!

“轰……”天崩地裂的快感瞬间包围了狭小空间,江恒滚烫的身躯大半都压在美妇身上,滑如凝脂的肌肤清晰感应到了男人的灼热,这种冲击可不是昨夜的冰冷可以相提并论!

不可避免、天地变色的是江恒大腿卡在了美妇双腿之间,热情与活力铸就的昂然之物直直抵在了她浑圆美臀之上,紧紧相贴甚至已刺出了一个美妙的旋涡,让佳人的丰腴柔腻是尽显无疑!

“呼……”吓了一大跳的美妇人先是一愣,紧接着犹如电击般吓得花容失色弹跳而起,这、这……已大大超出了她的承受力,而且也超出了她心里的自我安慰!

“啊!”张姐一跳下床,回身一看却吓得惊声尖叫,佳人不得不死死用力捂住自己的檀口朱唇,因为她过于惊慌的弹跳竟然连被褥也翻开了一大半。

江恒本就只穿着宽大的浴袍,再加上清晨血气充盈自是昂然挺立,浴袍在沉睡中早已松开了边角,那超越常人的异物就此狠狠迎入了眼帘,“吓”得美妇人急忙紧紧闭上了双眸!

成熟佳人闭目转身的动作是又快又急,但过于强烈的震撼还是好似雕刻一般进入了慌乱的芳心,不可抑制的羞人意念升腾而起,已为人母的她下意识暗自一惊,“我的天,小恒那东西好……好……呀!我要疯了,怎么能对着好像儿子一样的年轻人胡思乱想!”

娴熟的芳心在惊叫中更加紊乱,端庄本性让成熟美妇经过心灵煎熬后拿定了主意,费尽心力后终于强自平静下来,更想到了化解自己心中杂乱意念的最好方法!

张姐的回忆在羞涩中好像过了许久,但现实仅只片刻之间,脑海画面连连闪烁,发热的玉腿情不自禁不自然的动了一下。

就在这时,回复正常的江恒出声,“张姐,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

“呃!”

张姐微微一愣,眼眸闪过一抹羞红的她当然不会如实照说,而是柔声轻语说出了盘旋已久的话语,“小恒,你昨夜不停呼唤妈妈,很想你妈妈吗?”

第二十二章缘分“嗯!我是很想妈妈疼,但我根本不记得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我到底有父母没有?”

好像语无伦次的话语低沉凝重,虽然语意杂乱,但却更显孤儿心中的哀伤与被遗弃的怨恨!

中年美妇果然把话题转到既定的轨道上,一脸柔情慈爱流转,语带宠溺道:“昨夜你紧紧抓住我,使劲叫妈妈,小恒,不如你认我当干妈吧,我也很想有一个乖巧的孩子!”

“干妈!”美妇倩影仿似弥漫着人类最美的光环,看在眼中的少年心窝一热刹那间感动不已,不由自主脱口而出道:“嗯,干妈,你就是我干妈,比亲妈还亲的干妈!”

发自心底的感触惊叹不带丝毫虚伪,本不搭边的二人就此成为了家人,四手相握再没有半点疏离与陌生!

成熟美妇的计划成功了,此刻的她终于完全忘记了心海的暧昧与难堪,奇妙的缘分,胜似亲生的母子情思流转弥漫,让孤儿的大男孩更是满眼热泪!

母亲,多么伟大的名词!只有在梦里出现的温柔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