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0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然吞吐着火花,不过那电流却好似停顿的画面,变成了一道“冰雕”光柱,失去了威慑人心的活力灿烂!

时间,停顿了,而且是好长,好长时间的停顿,不仅如此,整个山顶寺庙都笼罩在了超能威力之下!

“哈、哈……”江恒豪情万丈的笑了,他直接跳过第三级,进入了第四级的“月之境界”,这段时日让人难熬的“黑暗境界”终于过去。 [ .

“吼!”郁闷、阴霾一扫而光,振臂狂呼的时间人找回了天下无敌的感觉,身形一挺,双目一凝,回身望向半空两个可怜对手的江恒又可以――为所欲为!

“蹭!”超能卷土回归,但江恒体内的奇异得来的古武内息并没有消失,他一跃而起几丈余,正好一手拉住一个对手降落在地。

拔掉对手背上的推进器,毫不客气把那超酷的天网墨镜占为己有,然后剥掉对方的隐身战衣……总之,江恒把两个超级特工剥得只剩下两条内裤。

“嘎、嘎……”进入第四级超能的江恒还是那么无赖,想了一想,最后还是“善心”大发为对手留下了最后的遮羞布,接着双足一蹬,再次把两个倒霉蛋送回了半空。

江恒悠闲的吹起了口哨,此时此刻的他有的是时间慢慢玩游戏,回归地面,他伸了伸懒腰,这才响指一弹,“嗒”得一声让时光回复了自然流淌。

“砰、啊……”

先是两声重物坠地的闷响,接着在沙尘弥漫中响起两声惨叫,幸亏两个半裸特工具有超越一般人的体质,否则从七八米高空突然落下,不死也得残废!

“嘿、嘿……你们还真厉害!”江恒的脚尖出现在两个特工面前,轻言戏语又让两个对手吓得脸色大变,“咱们再来……”

“呀……”一口凉气冲进了江恒心房,“看”到未来的他禁不住感叹不已,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手,一级特工就是一级特工,果然有许多超越常人的地方。

绚丽的七彩之光在江恒眼中闪过只用二级超能就能让时光又停顿了,不过,他终于发觉,自己的超能也不是万灵,至少两个对手的利针仍在向自己刺来,只是慢上了许多!

“呵、呵……”虽然不能绝对主宰一切,但江恒反而更开心,人生就是要挑战,如果一切都好似探囊取物,那自己活着又有什么乐趣!

年轻男人脚步不退反进,双手向前一探一分,将两个“慢”动作对手的手腕狠狠抓住,然后脚下用力向后一退,以快带慢,拖动着俩特工身形失去了平衡。

“啊!”两位一级特工的眼中,江恒完全是好似鬼魅般突然出现在身前,紧接着自己就被一股大力拉得向前抛飞,凌空的身体已好似风中的枯叶。

“哼!”郁闷已久的江恒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双手一松,脚步一顿,单足连环向左右一踢。

“砰、砰!”一连两声闷响,俩特工除了腹部剧痛外没有半点反应的可能,就此被江恒一脚一个踢得凌空一翻,然后又向后方凌空翻滚。

沙尘飞扬,两个特工又重重跌落在台阶旁的山坡上。

“咦!”江恒忍不住再次惊叹,自己这连串的打击足以打死一头猛虎,可两个特工竟然还能艰难的站了起来。

好奇不已的年轻男人一边让七彩之光在眼中闪烁,一边又一次向两个浑身沾满沙尘的对手接近。

“嗬、嗬……”

恶魔一步步逼近,两个狼狈的一级特工是心惊胆颤,面对速度“快”得不合理的对手,他们真是感到阵阵心灰意冷,看来除了最后的杀着外,是难以打败江恒这家伙了。

“咯噔!”不愧是在血火中成长的一级特工,两人不约而同想到了一起,然活惨烈一笑,同时点了点头。

这两个家伙想干什么!应该很好玩吧!对手的神色变化并未逃过时间人的心眼,但江恒也不急着抢先下手,如果能多了解天网一分,对于以后的战争也会胜利一筹。

“砰!”

两个特工突然做出了怪异的动作,同时狠狠一拳打在了同伴腮帮上,血沫飞溅的同时,一颗“牙齿”蹦了出来。

咦!真好玩!他们想用牙齿打败自己!江恒几乎笑疼了肚子,停下脚步期待更加精彩的未来。

“嘶……”

一缕绿色烟雾飞速从“牙齿”里钻了出来,就像漏气的气球一般,那牙齿也光速般融化不见,而那绿雾却瞬间弥漫了远近几百米的空间。

好快的速度,好浓的烟雾!

“啊!”江恒还在好奇,无意间低头一看,却发觉身周花草已枯萎焦黑,脚下的石阶表面已被风化变成了碎沙,而自己的双脚――天啦,只剩下一副骨架,而且血肉融化的趋势已蔓延到了腰际!啊――竟然是生化武器!

第六卷时光艳遇篇第一章第一次穿越“唏……”一口凉气钻进了心房,即使是超能大进,江恒也吓得心惊胆颤,急忙从――未来一分钟回到了现实空间。

他奶奶的!竟然用这种遭受国际谴责的手段,一下子就毒杀了千千万万的花花草草,真不是人!

江恒一边无聊的胡思乱想,一边向前一个飞跃,在俩特工的拳头打中同伴脸颊之前,他用电棍把两人电成了虾米。

噼里啪啦的电火花在棍尖跳跃,江恒不敢大意,内息一转,干脆把两人的胳膊关节给卸了下来。

“呼……”做到万无一失后,多次反复使用超能,终于让江恒的额头多了两滴汗水。

“咦,你俩还真是顽强!”江恒这可不是嘲笑,而是真正的惊叹,两位一级特工遭受他如此恐怖的折磨,但不到十分钟,二人又变得怒目圆瞪,精神抖擞!

“呵、呵……两位,请允许我满足一下好奇心!”江恒笑吟吟的蹲在两人面前,邪邪一笑好似恶魔的呼唤,“告诉我,你们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强?”

“喇、喇……”说话同时,江恒不忘用电棍在石头上擦了擦,火花与青烟直冒,那无声的威胁无比显著。

两特工眼神冲出两股怒火,但却一个字也不说,一个劲儿想让自己站起来,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呵、呵……这么有原则呀!”无赖之徒还真有兴趣,故作无奈的搞笑叹息道:“算啦,我也不逼你们,我自己动手研究吧,对了,两位,你们说我是先研究骨头,还是先研究血肉呢?”

江恒的笑容更强烈了,他是下定决心要在天网的眼里树下“恶魔”的形象,既然敌人想自己死,那自己又为什么要装善人!

“啊……”肉体的疼痛不可抑制,两个天网特工被江恒弄上了半空,然后又重重坠落,上上下下玩得是不亦乐乎!

在一次“飞行演练”后,江恒蹲在两个鼻青脸肿的特工面前道:“怎么样,现在想说了吗?放心,有什么痛苦就说吧,我可是一个合格的观众!”

“呸!”虽然无力反抗,但两个严格训练的意志并未崩溃,还有力气向恶魔吐口水。

江恒及时闪开,然后又充满邪气与冷酷的闪了回来,紧接着一拳砸在了一个特工腮帮子上,话锋突然一转,杀气充斥冰冷如剑,“听说这玩意儿是你们的秘密武器,那你们就吃下去吧!”

说话的同时,江恒一把撬开了特工的嘴巴,做势要捏碎“生化毒丸”后塞进他的肚子。

“唔……我……我说……”特工开口了,在极度的恐惧下,对生之希望还是占据了上风,因为嘴巴被掐,他除了含糊不清的急声外,还连连永手表达自己的意思。

“嗯,说吧!”江恒松开了手,但并未放弃威胁,直到两个心态崩溃的一级特工结结巴巴说完他想知道的情况后,年轻的恶魔这才满了意。

“嗯!还算不错,你们的衣服在那山沟里,自己去摸吧!”江恒扶了扶天网墨镜,一点也没还给对方的意思,走了一步又笑眯眯的回头,温和的说出了让人心惊胆颤的话语,“两位,忘了告诉你们,如果下次对付我的人里面还有你们,我就让你们变――太监!滚吧!”

两个特工连滚带爬离开了江恒的视线,傲立台阶上的江恒禁不住呼吸了一口舒爽的空气。

嘿、嘿……找回力量的感觉真好,自己这也算是因祸得福,竟然一下子达到了第四级超能月之境界。

“嘘……”感慨万千的叹息在山顶回荡,时间人用缅怀感激的目光看了看屹立几千年的神秘古寺,然后略微整理了一下脑海多出来的东西,最后纵身一跃而起。

“呼!”

一个微型的黑洞在江恒头顶凭空突现,随着他心念与精神力的变幻,洞内传出的吸力越来越强,“嗖”得一声就把江恒吸进了黑洞空间。

穿越时空,这就是进入第四级境界后的神奇本领!

神秘的时空隧道弥漫着江恒熟悉的七彩之光,刚刚进入穿越境界的他自动飞行,艰难的用精神力控制着方向。

“唰……”江恒只觉眼前一黑,一亮,紧接着一下子从时空隧道落了下来。

“啊!”飞溅的血花在他眼前闪过,灵芝胸前的血痕是分外刺眼,而此时此刻,抱着灵芝的“江恒”也即将被流弹射杀。

天啦,他果真回到了几小时之前,那正是当时的江恒在怒吼中昏迷刹那。

来不及惊叹感慨,江恒急忙运足力量要让时间停顿。

“啊!”又是一声惊叫,但意义却已大是不同,江恒发觉,穿越时空后的自己原来只有第二级超能的力量,唉……真是美中不足!

年轻的时间人一边郁闷叹息,一边加快动作两指一伸,将仍在飞行的弹头夹在了两指间。

“扑通。”弹头入手瞬间,中枪的灵芝与昏迷的江恒一起昏倒在地,只剩下穿越而来的江恒看得是怒火中烧!

他奶奶的,真是小人多作恶,这一次……哼!

“你……你……”当神秘人转过身来时,还想开枪的何猪与矮子下巴几乎掉地,不停揉擦眼睛,还用力掐着自己的脸颊。

“幻觉,幻觉,一定是幻觉!”脸已经青紫一片,但两个家伙心中的恐惧却越来越强大,当江恒一步步走近之时,当他那让矮子做梦也忘不掉的杀气目光迸射而出刹那,两个自以为天下无敌的地痞恶棍崩溃啦!

“妈呀,鬼呀……”两人在惊叫中转身就想逃,人在关键时刻,第一本能想到的还是腿,对于现代的汽车完全忘到了脑后。

“想逃!”人影一晃,已有古武在身的江恒不用超能也从天而临,好似烈焰杀神堵住了两恶棍的逃路。

“别、别杀……砰!”何猪不愧是笑面虎,狡猾的家伙先是双臂一软来了个大礼参拜,然后话到中途突然从袖子利射出了子弹,真他妈足够阴险!

“啊……”子弹一飞而过,早有准备的江恒怎么可能被射中,再不停留的五指一紧,锁着何猪咽喉将他提了起来!

“饶……饶命……”

奸诈的死胖子在空中拼命挣扎,可惜时间人眼中的杀气却有增无减,对于欲致自己于死地的天网特工,他都可以饶其性命,但对于奸诈、吃里扒外的何猪他却是铁血无情。

“知道我是谁吗?”手腕向后一收,江恒在何猪身边冷冷说道:“告诉你,我是子弹!”

“啊……”何猪惊呆了、尖叫了,命也随着江恒的一用力飞去了!

“叭!”死肥猪重重摔倒在地无声无息,任凭他奸诈一生,但却不幸与上来不合情理的时间人,真是可怜!呵、呵……“呜……子弹哥,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你放过我……”矮子双腿一软,连逃跑的力气也没有了,虽然江恒戏杀何猪用了点时间,但认出江恒身份的矮子早已吓破了胆。

“饶你!可以呀,你开车吧!”江恒抬起的大手又收了回去,然后给昏迷地上的“自己”留了张纸条,在辛苦的简单布置了一番,然后抱起受伤的灵芝钻进了一辆面包车。

“好、好……放心,我,不,小弟一定开好!”矮子还真是识时务,车开的又快又好,一直把江恒送到了医院。

“嗯,表现不错,我不杀你!”江恒离开车门的刹那,轻描淡写道:“自己到警局投案,把诬陷罗七的事和盘供出,今天的事儿说出去半个字,你知道后果的,对吧!”

第二章不是重逢的重逢在得到矮子连声答应后,江恒突然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忘了告诉你,三天后,我如果在警局看不到你,你体内的劲气就会自动爆发,就像这样!”

“砰!”

话音未落,矮子坐的座位突然炸散开来,吓得他识面如土色,哆嗦不已,心中暗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