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07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1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也走了的话,谁给你当掩护,放心,我不会出问题的!”灵芝说这话之时,脸上一片自信悠扬,心弦却怎样边抹不去那缕恐惧颤抖。 [ .

在戴上面具的灵芝坚持下,江恒终于做出了退让,与新的女伴相携走回了大街闹市,不徐不疾进入了公交站,直到开往镇远县大巴车驶出城区,一切都是顺顺利利!

“呼……”大巴车突然急刹车在道旁,一车人都差点撞的鼻青脸肿。

司机急忙回头解释道:“大家别怕,只是收过路费,我交了钱咱们很快就能走。”

过路费!一车乘客都迷糊了,探头一看,车前方除了几个光头大汉外,根本没什么收费站呀!真是怪事!

司机下车交“过路费”去了,乘客们则开始在好奇中发表各自的猜测,一时间窃窃私语之声此起彼伏。

“现在连巴士车也要交保护费,真厉害!”曾经身为“子弹哥”江恒自然更能猜到真相,无聊的家伙顺手拿起报纸打发时间。

“什么保护费!快说说!”张灵芝的好奇心却被勾起来了,一边追问,一边不满的抢过了报纸,她可不想江恒眼里只有铅字,却没有她这大活人。

“小姐,黑社会的事少管为妙!把报纸还给我吧!”江恒至今也没有找到与窈窕少女心心相印的感觉,更别说什么刻骨铭心了,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干脆倒进靠背来了个不理不睬。

“哇,这期全球联网大彩票头等奖一亿多,要是我能中就好了!”张灵芝毫不气馁,故意在江恒耳边扬声笑语,用活泼欢声吸引郁闷男人的注意。

“得了吧,你能中奖天上就会掉馅饼啦!”江恒果然不是沉默的料儿,嘴角一挑,以自己对人世黑暗的认知不屑道:“这些彩票都是受人控制的,中奖的机率不会比天上掉金砖高,怎么可能真得中奖!”

“嘻、嘻……”

张灵芝玉脸浮现动人的微笑,以幸福的口吻回忆道:“唉……人家曾经差一点就中了头奖呢!那次的号码正好是我与妈,还有某个坏蛋的生日号码!”

“什么?”一提到干妈,江恒的精神立刻回归,很有兴趣的追问道:“真有这么巧的事吗?那你怎么没有买?什么时候的事?”

美少女情不自禁双眸微闭,缅怀的异彩在眼底一闪而过,然后以复杂的语调继续道:“半年前,一个坏蛋突然像鬼一样出现在我面前,人家吓得都说不出话来,怎么会相信他的话,等开奖知道结果,早已经晚啦!”

江恒再次一愣,他自然知道灵芝口中的“坏蛋”指的是谁,正当他想要追问时,一阵喧闹声却转移了二人的注意。

“啊……救命啦!”众人探头一看,不由纷纷脸色大变,只见司机竟然正在被几个光头大汉围攻,车上乘客虽然人多,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阻止。

“你妈的敢不听话,告诉你,下个月的安全费还要涨一半,妈的!”

一脸横肉的流氓地痞打的司机鼻青脸肿,同时也吓得一车乘客噤若寒蝉,在普通人眼中,地痞就像恶魔,他们唯一敢做的就是像鸵鸟一样缩进沙堆里。

“住手!”

一声娇斥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沉闷空间,也让随波逐流的普通人感到了羞愧,竟然是一个少女挺身而出,义正词严。

“啊,快坐下!”

江恒不料灵芝会这么冲动,脸色一变就要把少女拉回座位,可几个地痞的眼神却快了一步,让一切再难挽回。

“哟,兄弟们,这车上还有这么一个骚娘们儿,咱们玩玩!”五六个地痞立刻兴趣大变,一把推开司机,大咧咧的走进了车门,几双色眼直奔灵芝化妆的性感女人而来。

“唉……”江恒今天的唉声特别多,一碰到张灵芝,他总是会又麻烦上身,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欠她的!

“咕噜!”年轻男人一口吞干了一小瓶药水,一边承受着烈焰焚身的痛楚,一边全力调动被刺激“苏醒”的超能,张灵芝要当正义勇士,烂摊子自然要他这大男人来收拾,这一点在美少女投来的崇拜痴迷目光这是暴露无疑。

就在地痞们冲上来刹那,英雄一个闪身挡在了少女面前,昂首挺胸,双目大张,一开口却让众人几乎昏倒,“各位大哥,别动手,咱们下车讲道理吧!”

“她是你女朋友?”几个地痞以狐疑的眼光看了看一脸讨好,满嘴斯文的笨蛋。

大哥,这车上人多不方便,咱们下车吧!“一个小聪明的小混混立刻低声献策,同时用色情的眼神看了看张灵芝。”

对呀!流氓头子是恍然大悟,他们再大胆,也不可能当着一车人的面强奸女人,为了彻底爽一爽,他立刻收回了眼中的凶光,难看一笑道:“好,咱们下车讲道理,不过,这女人也必须一起下去赔礼道歉!”

“咯噔!”一干乘客虽然不敢吱声,但心中却不约而同一紧,稍为正义的已经开始用眼神提醒傻得可爱的江恒。

只要不是笨蛋,都能明白流氓们想干什么,只有江恒乐呵呵一笑,“对呀,大家讲道理多好,打打杀杀是不对的,咱们应该……”

流氓头子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止住了暴怒的冲动,扯了扯嘴角打断了的笨蛋的罗里罗嗦,“好、好……讲道理,我们是讲信誉的地痞,说讲道理就讲道理,走吧!”

在一干乘客的焦急与无奈下,一男一女竟然真的笑眯眯的下车了,而且好主动指着道旁的树林一阵指手画脚,然后就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

唉……世上竟然还有这么笨的人!还与流氓讲道理!

“啊、啊……”一连几声闷响在树林里响起,几个壮汉在惨叫中摔倒在地。

“呼……”江恒重重的深呼吸,强自压在了药水的副作用,然后一步步挟带犹如寒冬般冷肃杀气走近了几个真正的倒霉蛋。

“大……大哥,饶命!”江恒的招牌微笑绝对是恶魔的笑容,几个地痞已是吓得屁滚尿流,情急之下抱着最后的侥幸道:“我们是万八爷的手下,万八爷,西南教父万八爷!”

“我知道,不用重复!”江恒确实有了大反应,但却不是几个地痞希望的那样,而且正好相反!

“万八!”年轻男人几乎是咬着牙蹦出了这两个字,一提到万八就让他想起了罗七被陷害的事儿,如今整个恐龙市黑道都落入了万八之手,他不是幕后黑瘦还会谁!

“呀……”又是惨叫声中,不过叫的更加惨烈尖利,几个光头大汉全被江恒手中的电棍电成了虾米!

“咯、咯……”张灵芝从头到尾就没怕过,当江恒眨眼就将几个牛高马大的地痞打倒时,少女的眼神变得更加异彩弥漫,这英雄的一幕让她仿佛又回到了记忆中最美的那七天。

“灵芝,走吧!”毫无悬念的解决了几个小地痞,江恒带着张灵芝就走向了树林外,无论怎样,还是第一时间回到时光索最重要。

“啊,车呢!”

一走出树林,两人不由傻了眼,对于现实的无奈时哭笑不得!

大巴车竟然不见了!

汗……他们在树林里与歹徒拼命,司机不仅不帮忙,还选择了逃之夭夭,真他妈的现实!

“嘻、嘻……咱们走路吧,再等一会儿可以搭下一班车!”漫漫长路在二人脚下延伸,灵芝这娇娇女却比江恒这大男人更轻松开心,一点也没有长路艰难的郁闷。

也许,能与意中人一步一个脚印的风雨同路,也是不错的选择。

第六十九章奇妙轮回画面一转,回到了树林里。

“嘘……”一个光头缓缓在杂草里冒了出来,一个侥幸藏在暗中的小混混时余悸犹存,面雾血色。

过了好几分钟,他这才止住手掌的抖动,然后逃出手机,结结巴巴道:“老大……老大,不……不好啦!”

时光在分秒难熬中过了大约半小时,几辆面包车急刹车在额头冒汗的小混混面前。

“啪!”车门重重的被人推开,一道嚣张跋扈的声音道:“说,是谁他娘的吃了豹子胆,感动老子的人?”

呼――巧啊,真是巧,车里下来的竟何然全是江恒的熟人,矮子带头,赖皮四,何猪跟在后,一个个全是今非昔比的蛮横表情!

几络黄毛吊在额头上,矮子的气势已是今非昔比,在万八的提携下,他如今已是恐龙市最大的地痞头子,“说,找死的家伙往哪儿去了?”

“矮子哥,他们往那方走了,那男的……”小混混一提起江恒的厉害就不由脸色发白。

“兄弟们,上车追,他娘的!”矮子中途打断了手下的汇报,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根本不把两个笨蛋放在眼中,再能打又怎么样!能打得过自己腰间的手枪吗!嘎、嘎……当黑社会的滋味是比当小混混要爽!

“呼……”几辆面包车绝尘而去,只留下那吓破胆的小混混独自呆在原地,直到车影消失,他那打结的舌头才蹦出了几个字,“老大,去不得!”

“矮哥,你准备怎么收拾那一男一女?”何猪还是那张不变的笑脸,不过相比跟罗七时,“弃暗投明”的家伙以大声了许多。

“哼,男的打断双腿,甩在野外,女的让兄弟们玩玩,乐一乐,也不枉从城里赶这么段路!”矮子吹了吹口哨,下意识拍了拍腰间的法宝,“两个笨蛋也真配合,这荒郊野外,咱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兄弟们,对吧!嘿、嘿……”

“哈哈……矮哥说得对!”赖皮四如今已沦为小头目,这段时日的锻炼,他这马屁功夫看来也成长了不少,至少在表面上,对于矮子他时谄媚不已。

“矮哥,看到了,应该就是前面那两个!”四个轮子果然远远快过两条腿,一会儿过后,一干地痞就禁不住欢呼起来。

“嘎……”一前一后,几辆面包车急刹在了江恒身边,车门“咣”得一声,大群流氓地痞气势汹汹的映入了江恒眼帘。

“嘘……”江恒禁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大为惊叹世事安排之妙,自己初来恐龙市,第一次动手打人就是打矮子,如今要离开恐龙市,遇上的还是矮子,这也许真是老天爷的巧妙安排吧!

“咕噜!”不待一干地痞双脚落地,江恒已把最后一瓶药水吞了下去,在承受骨肉撕裂之痛的同时,熊熊的怒火也烧上了江恒的眼眸。

他奶奶的!这几个小虾米既然要来送死,本少爷也不客气,不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报应,自己还配称得上――时间人吗!还算是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吗!

“他妈的,给我……咦!”矮子一钻出车门,本能的一抡手中铁棒,就要指挥十几个手下打人,但刚一抬头,就碰上了江恒那双杀气充斥的眼神。

“啊!”一缕熟悉的寒冷感觉爬上了心头,矮子下意识身形一缩,气势汹汹的神色好似被快刀一刀斩过。

冷、好冷,好可怕的冷!

深刻脑海的感觉让矮子生出不妙的预感,冲到嘴边的话语是生生嘎然而止,很是好笑的僵在了原地。

“上,打残男的,抓住女的!”矮子一时舌头打结,一心讨好他的赖皮四好心的化解了老大的尴尬,按照矮子先前的提议,他大手一挥,身先士卒的带人冲了上去。

“杀……”矮子心头一惊,有着几分小聪明的家伙悄然往后一退,半只脚钻进了车门。

“啊……”只见最前的赖皮四突然浑身发“光”,一阵剧烈的颤抖后变成了一个“印度阿三”,而且是头发直竖,两眼翻白的印度阿三。

“砰、砰……”几乎只是瞬息之间,一串电火花在人群之一扫而过,就像一支玄妙的画笔,笔尖带动灿烂光芒,扫过之处定会留下一具又一具的泥塑木雕。

“呀……”七彩之光在江恒眼底消失,惊声尖叫终于惊散了旷野雀鸟。

直到一干地痞倒地不起,矮子的足底才钻进车门,怎么办?又碰上魔鬼了!

枪,对了自己已不是原来的小混混,还有先进的宝贝!

“砰……”枪响了,却不是矮子开的,他此刻的手掌才刚刚摸到枪柄。

“呼……”狡猾的何猪躲在车身另一边,拼命对准江恒扣下扳机,在枪声与火药味充斥空间的刹那,笑面虎终于松了一口气。

嘿、嘿……能打又怎么样,老子有头脑!

“哼!”江恒一声冷哼从心底涌出,意念一动,子弹果然开始变慢,矮子的兴奋,何猪的狞笑,也同时被无限拉长!

“啊,糟糕!”异变发生,就在命悬一线的刹那,江恒体内的“药性”却好似潮水半消失,速度之快连意念也别抛到了脑后。

子弹是慢了,但却仍然直向江恒心窝射来,而这“慢”同样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