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0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1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好吗?”

“唉……小雨怎么可能过得好!我没有给她说你会超能力!”心结虽然已经解开,但女子的天性还是让张敏禁不住白了情人干儿子一眼,娇嗔道:“还不是你这坏家伙害的!还有,听说云想容也因为你在与家里人闹,得意了吧!”

“嘿、嘿……”

江恒傻傻的笑了,他还真有点飘飘然,又有点小心翼翼,“干妈……你不会还……不原谅我吧?”

“不原谅你――又能怎么样?”

张敏先是瞪了江恒一眼,然后中途话锋一转,无可奈何之中透出一份无力娇柔,还有那似妻亦母的宠溺深情。 [ . 天籁仙音微微一顿,张敏不可避免的想到了女儿张灵芝,“小恒,灵芝的事……”

“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江恒神色一愣,这危险的四合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闹了,而张敏则是脸色大变,本能的抓住了江恒手腕问道:“是天网来抓你了吗?咱们报警吧!”

“呵、呵……报警没有用,天网可比警察的权力大多了!”

江恒轻笑这为干妈解释,然后又柔声安慰道:“干妈,来得不会是特工,他们可不会这么礼貌!”

张敏虽然是灵慧女子,但毕竟还只是一个普通人,面对不把握不是敌人,但他可不想出现百分之一的意外,即使拼掉性命,他也不想刚回到身边的挚爱一丝伤害。

“吱……”厚重的木门缓缓打开,江恒轻闲的背影一下子被雷击中,一声惊叫后久久也未发出声音。

“啊,是……是你!”

糟糕!

张敏芳心一惊,不顾一切从房中冲了出来,完美佳人刚刚冲到院子里,也不由遭受了惊雷闪电的袭击,同样发出了控制不住的惊叫,“灵芝!”

“江恒……”扑通一声,灵芝手中简单的行囊掉落在地,窈窕少女好似乳燕投怀,满脸激动思念的泪水在虚空拖出一片水雾,等江恒情形过来时,态度大变的美少女已紧紧的抱住了他。

就像一男二女复杂的关系一般,重逢刹那,江恒死命搂入了张敏,而灵芝则是反过来主动抱紧了他。

“灵芝,你回来啦!”江恒在感动中同样忘记了以往的不快,先是情不自禁回抱了少女,然后猛然想起了干妈的存在,手掌好似被刺到般弹了回来。

在江恒心中,干妹妹的分量还是不及干妈,毕竟他并未经历灵芝所说的“生死与共”!

美少女敏感的心弦感受到了意中人的疏远,但此时此刻,激荡的情愫完全抹杀了酸楚,担忧于关切让她来不及自怨自怜,“江恒,你受伤没有?咱们离开这儿吧!”

“呵、呵……”江恒有点干涩的笑了笑,轻轻抓住少女在自己身上摸索的玉手,把灵芝牵到了干妈面前,“干妈,灵芝回来啦!”

“啊!”

直到这时,心情紊乱的灵芝才看到了母亲,满腔的委屈顿时找到了倾诉的对象,一声哭泣打破了母女二人间的沉默,悲声的呼唤有偿回荡,“妈……”

“灵芝……”张敏与女儿激动的抱在一起,所有的顾忌都在这一抱之中北淡化、抹杀、消失……“恒哥哥!”这注定热闹的一天,采儿娇声的呼唤让江恒是又惊又喜,喜得自然是心爱的女人的一一出现,惊得是危险并未过去,现在并不是团聚的时候。

“小恒,你没事就好啦!”采儿不仅回来了,就连孙老人也拄着拐杖回到了他的四合院,身后还伴着一儿一女,以及几个保镖大汉。

“孙爷爷,你老怎么回来了,还是让我送你回去吧?”江恒一边上前扶住了老人沉重的脚步,一边侧首轻责采儿道:“采儿,你怎么不停恒哥哥的话!”

“呵、呵……小恒,你误会了,是我老头子在别的地方住不惯!”孙老人环视这简陋的四合院,不由心生感慨道:“唉……还是自己的家好呀!”

“恒哥哥,人家也不想走!”

采儿被恒哥哥委屈,不由可爱的噘起了小嘴,同时用娇怯的眼神望向了张敏母女,隐含担忧道:“恒哥哥,你不会赶采儿吧?”

“嘻、嘻……小采儿,这可是你的家,只要你不赶姐姐走,姐姐就求神拜佛了!”张灵芝那可是七窍玲珑心,一下子就听出了小姑娘话语的深意,心念已然微妙变化的美少女主动向采儿抛出了橄榄枝。

“采儿,来,让张姨看看瘦了没有?”张敏在女儿的感染下,也主动敞开了心扉,让江恒害怕的一幕就此完美落幕。

女人间的争斗出乎意料的圆满,但外界的为现并为过去,江恒见自己劝不动孙老人,心中不由为之着急,“孙姨、孙叔,你们帮忙劝劝吧,要对付我的不是普通人,连警察也不敢管!”

孙淑玲于孙还林相视苦笑,孙还林更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叹息道:“唉……小恒,你以为孙叔会一点情形也不知道嘛!是你孙爷爷太固执了,我与你孙姨劝了他好几天,拖也拖不住!”

“嗯,是呀!”孙淑玲秀美微尖的下颌微微一抬,带着几分歉意与关怀道:“小恒,孙姨曾经帮你大打听过,但真帮不上你的忙,你一定要小心,还是躲一躲吧!”

两人一个是有钱的董事长,一个是身居要职的市级干部,自然不可能对“天网”一点也不知道,但正因为了解,他们反而更恐惧,对江恒的处境更是揪心!

“小恒,你不要劝了,老头子我是不会走啦!”孙老人苍劲的大手拍上了年轻人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我只是一身老骨头,没人会对我有兴趣的!”

话语微微一顿,老人展颜笑语道:“不过采儿要回去这一点老头子支持你,呵、呵……小采儿乖乖听话,你也不想小恒被坏蛋威胁,对吧!”

“采儿、小烟儿开始说的,孙姨不带你回去,她就要追过来!”孙淑玲了解父亲的性格,知道劝不动老人,唯有开口帮助劝一脸不情愿的小姑娘。

“嗯,好吧!”在江恒与众人的劝说下,采儿终于乖乖点头答应,让年轻男人的心放了一半下来。

“干妈,你与干妹妹……”江恒虽然舍不得,但也必须直视危险。

不等江恒说完,张敏已善解人意的接过了话头道:“放心,我这就带灵芝回歌舞团,等你解决麻烦再来找我们!”

完美佳人感受到小男人眼底的担忧忐忑,紧接着当着众人的面勇敢表白道:“放心吧,我和灵芝都会等你!咱们事到时再说!”

“啊!”虽然不是最直接的表白,但了解内情的众人禁不住齐齐一愣,为张敏的“大胆”大为惊诧,又很是佩服!

这样也行!

江恒已乐得眉开眼笑,他可管不了别人的眼神,一把冲上前去抱着张敏母女道:“干妈,谢谢你!”

张灵芝脸上闪过几抹挣扎,眼眸在母亲与江恒见转了转,最后把眼一闭,任凭自己坠入了情欲之海!

心灵的折磨已经足够,她们再也不想“自找苦吃”,管它的,一切也许都会“车道山前必有路”也说不定!

感情的风暴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当一切恢复美好之后,余悸犹存的家伙禁不住开始了――男人幻想!

第六十六章时光指引嘿、嘿……要是生活能回复悠闲,自己又能左拥右抱,那该多好!

唉……意念一转,江恒通过这一次的危机,终于深刻意识到,权力、金钱是多么的重要!没有权势,自己又怎么能在这人吃人的社会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

力量,我要力量!

风雨的锤炼刻骨铭心,江恒没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回复超能力!

“小恒,小心!”难以援手的众人先后离去,只剩下固执的孙老人与江恒,一老一少静静的站立在院子之,过了不知多久,突然不约而同相视一笑。

“呵、呵……小恒,来,坐这儿,咱爷俩很久都没有在一起聊天了!”孙老人抬头仰望苍天,一种陌生的感觉突然涌入了江恒脑海。

“孙爷爷,你……”江恒的心绪原本杂乱无比,但此刻却禁不住被孙老人吸引了所有心神。

孙老人为什么这么怪!而且……自己好像还有一种玄异的熟悉感觉。

“小恒,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要回这儿来吗?”孙老人是语出怪异,连连抛出了许多的惊天炸弹,“我最近心里突然多出了许多东西,咱爷俩真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我的大限快到了!”

“大限!”江恒的脑海一时反应不过来,愣了片刻才猛然变色,惊疑交迫的追问道:“孙爷爷,你老得了什么病?究竟是什么病?走,我带你上医院!”

“我没病!”孙老人今天的话语是特别奇怪,连江恒也有点迷迷糊糊,“我是要死了,但不一定就是病死呀!”

江恒完全被孙老人弄得一头雾水,望着老人的目光爷是悄然变化,而此刻的孙老人虽然老迈依旧,但却多了几分神秘莫测的光环。

“孙爷爷,你……能说得明白点吗?”

“呵、呵……”孙老人慈祥的笑了笑,然后佝偻着身影走进了自己的卧房,随风传来他依然怪怪的话语,“现在说不明白,等我大限一到,你自然就会清楚啦!”

老人又睡觉去了,只留下年轻男人在原地呆呆出神,万千思绪禁不住浮想联翩,但任凭他绞尽脑汁,爷驱不散孙老人留下的满天迷雾。

“吱……”院门突然开了,但江恒的视野里却是一片空空荡荡。

“咦!”失去超能的时间人今日遇到的怪事特别多,走到门口他也没有感觉到丝毫风儿的痕迹,那这门儿又是怎么打开的呢!

奇了怪啦!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江恒,是我!”清脆的话音在江恒耳边响起,与此同时,韩真真在年轻男人身前咫尺处凭空突现。

不愧是专门弄情报的天网隐身特工,来去之间都是无声无息。

“原来是你呀,难怪这空气一下子变得真美好闻!”江恒心情一好,忍不住本性发作,深深呼吸了一下身周气息,用行动含蓄的挑逗天网美女。

“噗嗤!”冷静的韩真真也被逗笑了,她感受到的不是江恒的调戏,而是江恒对她的心无芥蒂,男人主动用大度化解了二人之间残存的怨怼。

“小真,有什么好消息吗?是不是天网撤退啦?”干妈的归来让江恒的心灵走出了阴霾,无论多么可怕的危险都不能抹杀他的喜悦,言语间也是一片轻松,戏语连珠。

“你去做梦吧!要不是欧阳与云家帮忙,你这儿早就被炸弹炸成废墟了,天网可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主儿!”

韩真真原本沉重的心绪也受到了感染,轻松的美女仿佛又回到了与江恒一起打工时的悠闲时光。

温馨时光好似化学剂,光速般调节着二人的心情,催化着男女间那隐隐约约的暧昧情愫,让一男一女的眼神一点一滴的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一番笑闹后,韩真真才回到了正题上,担忧而凝重道:“天网的一级特工就快来啦,你一定要在明天入黑前离开恐龙市!”

话语微微一顿,韩真真的仔细解释道:“一级特工一共才十名,像我只是五级特工,你碰到的最厉害的也只是三级战斗特工,一级战斗特工连古武先天高手也要小心,到时你的实力肯定要曝光!”

“这……”江恒此刻开始外强中干,他哪来什么“实力”曝光,闻言不仅暗自叫苦,下意识摸了摸怀中的药瓶。

“用那个唬不住一级特工!”韩真真已经与江恒开诚布公,她也知道江恒所想,最后再次凝声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才是唯一的办法!”

说到这儿,韩真真不由脸色一变,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特工表”,她急声道:“我不能再待啦,你必须在一级特工来之前逃走,我这儿有一张面具,可以在脸上戴一天!”

话音未落,隐身特工将一个精美的扁平盒子递给了江恒,然后发动隐身衣,活生生消失在江恒视野之中。

“呼……”江恒深深叹息,说来轻松,但做起来却难以登天,自己即使借着这面具与药水逃出了恐龙市,但以后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天网无处不在的追捕。

该死的命运,该死的时间超能,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与自己作对!

“咳、咳……”阵阵咳嗽声从房内传来,孙老人不仅咳,而且还咳得特别厉害,江恒刚跑进卧室,看见的就是孙老人那苍白的脸色,以及不时闪过的不正常的灰败气息。

“孙爷爷……”江恒害怕了,疾步上前扶住了老人逐渐枯萎的身躯,然后急声道:“我必须送你上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