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0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网上级的命令就已来到,“韩真真,立刻调查清楚武盟的下一步行动,上头只给了我们半个月的时间!到时不管完不完得成任务,都要撤退!”

“队长,为什么不直接去抓目标?”长方形的会议桌坐满了不存在政府档案里的神秘特工。 [ .

“不行,江恒能力强大,又有武盟在后面做小动作,咱们既要抓人,还要为牺牲的兄弟向武盟讨公道!”

第一组特工的全军覆没让天网对江恒的能力大为忌惮,也因为韩真真道出了真相,让特工们对武盟恨得咬牙切齿,甚至已超出了执行任务的范畴。

“嘘……”

韩真真暗自松了一口气,幸苦并没有白费,现在的局势终于给了江恒喘息的空间,天网与武盟一定会互相牵制,接下来就看他能不能利用这契机,逃出这是非之地了!

在煎熬心志的等待之中,徐姐与燕子又来到了江恒公开的藏身地,“小恒,我们问了许多人,就连在监狱上班的狱警都问过了,都没有问到罗七的消息!”

徐姐话音一完,燕子这才以肯定的语气道:“听说这次洲政府派出了专案小组,把罗七的案子列为了特大涉黑毒品案,事情越闹越大了!”

妈的!真够毒,这完全就是不给罗七翻身的机会。

情形之严重已超出了江恒估计,蜂拥而来的各方敌人让他连气也喘不过来,在生命的威胁下,他一时连变得一无所有的郁闷也忘记得一干二净!

“小恒,有个人可能有办法……”徐姐眼中闪过一抹猜测的灵光,下意识加重语气道:“就是你见过一次的成红,他家男人就在洲府工作,这次听说也是专案组的一员!”

“徐姐,你的意思是通过成红就能找到她先生,顺藤摸瓜找到被秘密关押的罗七?”江恒越说越肯定,越讲越兴奋。

“可是这种事儿可大可小,成红与我们交情一般,她又不缺钱,不会轻易说出口的!”燕子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同样身为有钱家的女人,她们自然有相同的感受。

第六十一章美男计“小恒,你还是早点离开这儿躲躲,罗七的事儿一天两天也不会有结果!”

两女话锋一转,对男人的情丝让她们“自私”的劝说。

“两位好姐姐,我不会有事,你们放心吧!”江恒意念毫不改变,大手紧搂两具丰盈玉体邪笑道:“嘿、嘿……好姐姐,咱们很久没玩牌了,是不是三缺一呀!”

有钱贵妇当然不会缺钱,以江恒对成红一面之缘留下的印象,他准确的抓住了重点――空虚,对,贵妇人往往就是空虚的代名词,不然她们也不会常期借赌博来消磨时光了!

徐姐与刘燕就是最好的例子,她俩也曾经是牌桌上的常客,但自从有了情人强劲有力的“滋润”后,两女已好长时间没有邀约聚赌,难怪刚一见面,成红就会半真半假的笑问道:“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啦,还是你俩被抛弃了!嘻嘻。”

“去你的,老娘是手痒了!男人嘛……休想逃出手掌心!咯咯……”徐姐在嘴上可从不输人,与往常一样开始了笑闹嬉戏。

一会儿过后,燕子假意看了看表,然后埋怨道:“吴姐怎么还不来,她不会放我们鸽子吧?”

“我打电话催一催?”徐姐抢在成红之前掏出了手机,在她与燕子的通力合作下,第四位牌友当然是有事来不了!

“唉……怎么办!我的手都痒死了!”徐姐与燕子配合得是天衣无缝,让成红顺着她们的意念而动。

“再找一个牌搭子就是了,用得着这么难受吗?以前也没发觉你们的瘾有这么大呀!”在两女的多翻暗示下,成红终于乖乖顺着她们的意思开了口。

“对呀,我倒有一个合适人选,成红你也见过!”徐姐生恐夜长梦多,趁热打铁道:“就是上次找我的江恒,我可手痒了,你不会反对吧?”

贵妇圈子的女人一般不会与陌生人玩牌,更也不会与圈外的男人打牌,但在两女热切的目光下,成红一想到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年轻男人,再加上不待她答应,刘燕已拨通了对方的电话,一切的变化让她随波逐流同意下来。

“好吧,反正上次也与他打过,没关系!”

“嘻、嘻……”徐刘二女终于放心的笑了,上次那只是一次应酬的牌局,像这种私人牌局,要让成红答应还真是难!

“红姐,你好,小弟终于又见到你了!”江恒很快就应召而来,见面第一句话就语调异样,再加上他那激动的神情,一下子就让室内气氛大大变味,暧昧与怀疑弥漫了房间每一寸角落,可谓无处不在!

成红微微一愣,然后心发跳,脸色发红,为年轻小伙子的鲁莽而暗自生气、惊慌,当然,还有抹之不去的窃喜与得意!

也难怪三十左右的美少妇要为之迷醉,江恒的“单恋”表情也太真了,就连徐刘两女也是大为怀疑,虽然明知这是一出“美男计”,但她俩还是暗自嘀咕:难道小恒这冤家真的对成红一见钟情!死色狼!

“红姐,你又年轻了,再过几天就会……”江恒继续完美表演,甜言蜜语泉涌而出,在他内敛而又激动的“少年情怀”衬托下,让见惯世面的美妇人是甘之如饴!

江恒为了目的达成,真的是不择手段,口中叫着红姐,心中念叨的却是记忆中的“红姐”――那个把他带入“男人天堂”的风情老板娘。

唉……可惜如今的自己处境艰难,要不然真应该去看看她,如果能帮她脱离酒鬼丈夫的阴影,那就好了!

一缕后悔爬上了心头,风光无限时的江恒绝对会有这么多怀念,人心就是这么奇妙,唯有在落难时才会不期然把记忆中掩藏的东西翻出来。

“小恒、小恒……”两女见江恒突然不说话了,而且那完美情人的模样也一下子消失,不由大为诧异的相视一望,担忧的呼唤再也不是演戏,因为这可与剧本脱轨。

“江恒,你……怎么啦?”先前的俊朗江恒热情主动,足以让女人激动,仅只是激动;当他一下子变得沉默,脸上更浮现忧伤之时,却反而让成红为之――心动!

“呃!我没什么,只是一时走神,咱们打牌吧!”莫名其妙窜出来的烦愁让江恒难以强颜欢笑,只得破绽百出的演绎“美男计”。

“哗啦啦……”清脆的麻将声再没有了动听的魔力,从浮躁中惊醒的江恒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失去超能后,技术不精的家伙几乎每一局都在输。

“小恒,到底谁才是你姐姐呀,怎么总是给成红『吃』!”按照剧本,徐姐故意用暧昧话语来挑动气氛,而江恒则会借机把涟漪扩大。

“唉……我不想打了!”燕子的助威还未出口,主角却突然把牌一推,郁闷无比的倒入了靠背。

双眼微闭的江恒竟然在这种时候感触万千,良心发现,不停在心中问自己,“这是在干嘛,我这是在干什么?这还是以前的那个自己吗,难道失去超能后,自己就只能像个玩点小把戏!”

念及此处,年轻男人更是意兴索然,不管好与不好的东西统统都被扔进了汪洋大海,心灵正处于迷茫境界的他什么都不想做,此时此刻,只想好好睡一觉,让自己从人生的“恶梦”中醒来!

“红姐,不好意思,我有点不舒服,先走啦!”江恒在众女的愕然之中兀自立身而起,向徐刘二女投以抱歉的眼神后,他这主角反而首先走出了戏台――不玩啦!

心灵的又一次异变――来得如此突然,正在风雨中锤炼的时间人走上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啊!”直到江恒消失不见,三女这才不约而同发出了惊叹,尤其是被设计的成红,这一切,除了最开头之外,与她事先的估计可完全走了样!

“小红,今天就散了吧。”徐姐自然也失去了兴致,手忙脚乱收拾皮包,只想尽快追上江恒问个明白。

“徐姐,你与燕子约我出来,不是想问点什么吗?怎么,不问啦?”成红低沉的叹息声让两女好似被雷击中。

“啊,你……你知道!”

成红笑了,不带恶意的轻笑道:“你们这几天四处打听,江恒的事又闹得满城风雨,只要不是傻子都会猜到你们的目的!”

“那……你还来?”

燕子脸带好奇与窘迫,被人拆穿把戏,谁都会不好意思。

“说实话,我老公早就特别交代过,所以我绝不会说的,来也只是无聊想散散心。”

成红立身而起,反而抢在两女之前出了门,不过在经过两女身边时,她好似梦呓般自言自语道:“我老公还等着我送衣服到军区驻地去呢,不陪你们了!”

曲终人散,妙音回环!

当两女把原话转达后,江恒惊喜之后,马上又是愁眉深锁,军队驻地可不是警察局,失去超能的自己又怎么能救出罗七!

“江总,这事儿交给我们办吧。”

猎鹰的身形挺得就像一杆标枪,铿锵有力、自信从容道:“你只管在城外安排人接应就是了,救出人后我们哥四个也要消失!”

“猎鹰大哥,谢谢你们!”江恒又找回了以前的心态,消失已久的亲切称呼自然的冲口而出,他知道,自己改变不了猎鹰他们的决定,他也绝不会愿意看着罗七被判死刑!

“小恒……”徐姐与刘燕情不自禁抓住了男人的手腕。

“好姐姐!”感动与真情笼罩了江恒身心,一直以来,他对两女都是欲大于情,在这患难时刻,在两女真心的付出后,真情终于占据了上风。

猎鹰四人悄悄离开了现场,这已是最后一个平静的夜晚。

江恒并未与两女翻云覆雨,而是与她们紧紧的抱在一起,眺望夕阳,等待夜色,又一起期盼黎明的到来。

从始至终,这最后的一夜也没有出现肉欲的闪光!

神秘的夜色在今晚特别深邃,在郊外一条公路边,一辆面包车静静的藏在阴暗的树影下。

“子弹,七哥能救出来吗?”这种时刻,黄胖娃这种地头蛇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也只有他有这种能力瞒着黑白两道弄一辆破面包车出城。

“放心,猎鹰他们可不是普通人!”相比黄胖娃的焦急忐忑,江恒的信心则要强大许多,如今的猎鹰不仅是铁血保镖,还有天网装备,突然袭击救出人来应该不是难事,困难的是以后的逃亡!

“噌!”似有若无的声响在几丈高的围墙头出现,几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划破了夜空,仔细观察着军营的情况。

“大哥,只有几个站岗的,咱们是硬闯,还是潜伏?”以猎鹰四人的身手,要对付一群普通士兵,他们还是绰绰有余。

第六十二章兄弟和好“不要打草惊蛇,咱们直接跳到那屋顶上!”猎鹰一边手指距离围墙最近的平房建筑,一边侧首对三个兄弟道:“特工装备你们熟悉了没有?”

“没有问题!”随着话音,猎三已经在墙头一蹬,特工战靴让他身轻如燕,飘飞而起,划过几丈空间悄无声息的落到了屋顶上。

一会儿过后,四个黑影经过几次摸索后,终于找到了关押犯人的地方,“大哥,这儿就是禁闭室,应该就在这里面!”

“砰!”拳头大小的铁锁被天网手套一下砸飞,猎六动手,猎十准确的接住了抛飞的锁头,除了低沉闷响外,这普通军营还是一无所觉。

又过了片刻,四人终于变成了五人,在猎三与猎六左右扶持下,罗七也一下子跳上了墙头,轻而易举离开了常人眼中不可一世的军营。

“站住,口令!”异变发生了,当五人已经离开军营足有一里地是,竟然被几个士兵中途碰上了。

“真他妈倒霉!”四个铁血保镖暗自叹气,然后不约而同扑向了对手,超越常理的速度让他们有信心,能在一眨眼的时间把对面四个士兵立刻放倒。

“噌!”

身影破空,劲风呼啸,帮不上手的罗七目瞪口呆,变成了泥塑木雕,豪爽汉子忍不住暗自惊叹,这还是那个自己熟悉的世界吗!难道才关了这几天,就变了天!

“砰……”烟尘弥漫,电光闪烁,猎鹰四人的扑击竟然――扑空了,四个对手冲天而起,动作挥舞间远比猎鹰等人更熟悉!

啊――天网特工,对手竟然是正牌天网特工!

瞳孔一聚,猎鹰不慢反快,在风雨中锤炼的铁血斗志让他选择了最佳战略,越是困难,越要全力以赴,陷阱已经把自己包围,唯有以强破巧方是唯一生机。

“呃……”电极枪火花迸射,猎六豹子般矫健的身影突然好似陨石落地,他们输了,输在对装备的熟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