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0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0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跟我来!”此时此刻,江恒想起了一个人――罗七,他不由加快脚步向地痞中心走去。 [ .

江恒不是要投靠罗七,而是要提醒他小心,因为既然武盟敢动自己,那毒网自然也不会再隐忍不发。

该来的终于来了,这场混乱能顺利解决吗!

“猴子,你怎么也在这儿?”

江恒带着四大保镖刚刚走到流氓区域,不料迎面就碰上了气喘吁吁、一脸焦急的瘦猴,在他后面还有神色好不了多少的黄胖娃。

“子弹哥,出大事啦……”一见到江恒,瘦猴本能的有了主心骨,好像看到救星般冲到了老大面前。

“子弹,糟啦,七哥被捕了,你……你快……想想办法!”黄胖娃说得又急又快,上气不接下气。

“什么!”江恒的感觉是惊涛骇浪,心中只有三个字――来晚了!妈的,手段真够毒辣,连罗七也不放过!

咦,不对呀,武盟与罗七并没有直接冲突!对了,应该是毒网卷土重来了!

恍然大悟的年轻男人想得是明明白白、通通透透,但越是明白,他的心情就越沉重,毒网与武盟忍耐良久,如今必定是雷霆一击,绝不会让自己有翻身的机会!

“七哥现在在哪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恒相信,罗七被抓一定有一个理由,重重的呼吸之后,他强迫自己与猴子等人冷静下来。

“七哥是被总局警察抓走的,具体关押在什么地方,我们真不知道!”

话语微顿停了停,黄胖娃稍微平复了心绪后,才懊悔无比切齿痛恨道:“这事儿与赖皮四有关,原来他在暗地里帮万八做事,今天早晨,一群武装警察冲了进来,竟然在七哥车上搜到了大量毒品还有枪械!他妈的,这一定是被赖皮四和矮子栽的赃!”

“有证据吗?”江恒的直觉虽然已认可,但要别人相信罗七是被冤枉,那就必须要有证据!

“没有!”瘦猴郁闷的接过了电话,然后愤愤不平道:“不过,一定是他们干的,不然为什么盘子、小鸟他们都抓了,连胖哥也被通缉,但偏偏没有抓赖皮四和矮子,对了,还有何猪爷没事!”

“是啊!我现在也要找地方躲一躲,如果风声不松下来,也只能跑路了!”

黄胖娃说到这儿,下意识恐惧的望望四周,然后以真诚郁闷的语调低声道:“万八不会放过我!子弹,只有你有能力救七哥,不好意思,我只能先逃了!”

“嗯!事情过了就回来!”江恒挥手送走了黄胖娃,望着对方迅速消失的狼狈身影,他终于品味到了人生真谛――树倒猢狲散!

“子弹哥,我是不会走的!”在江恒把视线向猴子投去刹那,小流氓展现了他义气的一面,拍着胸脯保证道:“我这种小角色没人会注意,正好帮老大打探一下消息!”

江恒见自己这心腹小弟态度很坚决,再想想他说得也有道理,也就改变了让猴子也离开的决定。

“猴子,你去打听一下现在的情形,小心点,晚上七点到猎鹰那儿找我!”

一场新的战争来临了!

第六十章真情之人质江恒从未感受过这么紧张的气氛,不由自主连连暗自思忖:怎么办?怎么化解这不妙的处境!唉……要是欧阳与云想容还在就好了!

权力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得与失之间绝对是天堂与地狱的区别!

“猎鹰,我一个人走走,你们先回去吧!”江恒淡然而坚定的离开了四大保镖,然后下意识走向了工商局,现在他颇有点死马当活马医,想问问看徐姐与刘燕有没有什么意外的惊喜,顺便也给两女报个信。

“咦!”佳人还没有找到,江恒却第一个碰到了出外办事的余力,与以往不同的是,三角脸的眼镜男脸一扬,昂着头扭身就走,完全把江恒当作了透明人!

“嘿、嘿……”江恒把唏嘘叹息化成了自嘲一笑,看来这现代社会通讯就是发达,不到一天,自己的倒霉事就在圈子里传开了!

“小恒,事情怎么样?你受伤没有?”当江恒见到两女后,徐姐与燕子忘形的关怀为他带来了窝心的温暖,可惜对于变故还是一筹莫展。

“小恒,姐姐这儿还有点钱,你拿去应急!”见江恒似有推拒的意思,徐姐与刘燕反而急得哭了出来,“呜……你不收,就是不把我们当自己人,难道你真得只是玩玩……”

“好啦、好啦,我收下就是!”

江恒既不是迂腐的傻瓜,也不想让两女伤心,如今已身无分文的家伙微笑着收下了一大叠现金,还有一张银行卡。

“徐姐、燕子姐,你们有没有办法打听到罗七的下落?”这才是江恒来此最大的目的,他如今超能大减,再也不敢强行发动,唯有用普通人的办法,而徐、刘二女则是现在的他能找到的最有背景的帮助。

两女自然也听过罗七这偏门老大的名字,虽然明知风险很大,但她俩却毫不犹豫道:“没问题,我们多找人打听一下,应该能问出个大概,不过要保他出了可能……”

“好姐姐,你们不要管其他的,就是打听时也一定要旁敲侧击!”江恒明白罗七案情的严重,正常人绝对是躲也躲不及,唯有两女对自己的痴恋能给予她们勇气,他当然也不想两位美丽佳人因此惹上大麻烦1夜晚很快就来到了。

在江恒即将要失去耐心时,小心谨慎的猴子终于带着一头冷汗来到,“子弹哥,背后黑手肯定是矮子,这家伙现在竟成了老大,正四处派人抓你呢!”

“矮子!”

江恒一愣,没想到新老大会是矮子,而不是他原先认为的赖皮四!

“绝对没错,我原来就是跟他一起混的,不会认错!”瘦猴一提起当初与江恒“不打不相识”的一幕,至今都还感到脸红,傻笑两声后才愤然道:“是万八给矮子撑的腰,赖皮四也成了他的副手,真是奇怪,他怎么能搭得上真正的黑社会老大呢?”

迷惑的挠了挠头顶,矮子猛然想起了一事,禁不住一拍桌案道:“老大,还有一个无耻叛徒大红大紫,上了位,真是想不到!”

“谁!”江恒虽然没有那么气愤,但心中的震撼却是惊涛咆哮,巨浪怒吼,从赖皮四到矮子之流,再到势力强大的万八,然后冒出来一个罗七身边的奸细,这整套计划真是太完整了!

“何猪――就是那个整天笑眯眯的死胖子!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万八的走狗!”

“难怪七哥会上当,原来是这样!”江恒这下终于准确的弄清了情形,然后就是双眉一皱,陷入长久的沉思与等待之中。

时光在不停流逝,眨眼过了两天,江恒是一步也没有走出房门,期间只是与贺小艺通了个电话,问了问两位尤物医生化验“毒药”的结果。

就像他此刻的处境一样,两位尤物医生虽然全力以赴,但短短几天时间,又怎么能有结果呢,答案仍然一片迷茫!

等待、等待……一直要等到罗七有下落的一刻!

************同一片天空下,距离美女之城甚是遥远的华夏中心――京都!

“妈,你快放我出去!”欧阳雨急声哀求母亲,失去了一向的镇静。

“妹妹,休想!父亲下了严令,连电话也不准你打,你要是硬来,我只能叫人把你铐起来了!”

汗……欧阳雨竟然被父亲与哥哥软禁了!

“小雨,算啦,你就是现在出去,也不一定来得及!”林洁丰润的玉脸透出强烈的无奈,凝声长叹道:“唉……猎鹰他们几个在小恒身边,也许能让他脱身也说不定!”

“妈,你倒是想想办法呀!这样一直下去,江恒就是三头六臂也总有打盹儿的时候!”

欧阳雨情急之下,失去了神探本色,不由自主急躁的在室内走来走去,不时气愤的看一看密布四周的警卫。

“小雨,要让你爸帮忙太难啦!”中年美妇对自己的丈夫很是了解,深藏的不满不合事宜的冒了出来,然后以不太确定的语气道:“不过,有个办法你倒可以试一试……”

“什么条件,你们说吧……”

同一片城市天空下,不同的地点,同样的警卫森严,云大小姐沮丧得倒入沙发,不过还是不忘很是坚定的对爷爷、父母道:“不过你们休想我答应搞什么政治联姻!”

“你……”一身中将军服的中年男人双眼一瞪,但却对女儿是无可奈何。

“小容,爷爷不会逼你!”说话的老人虽然一身便服,但威严的气势却让身为中将的儿子也只能站在身后,那可不只是作为长辈的压力。

“傻丫头,妈可从没逼过你!”

雍容华贵的中年美妇侧脸对丈夫与公公道:“云涛,你与爸先出去,我好好与小容说说,她不会乱来的,对吧,小容!”

美妇人最后一句话是对女儿说的,聪明的云大小姐立刻扮小绵羊道:“诶,我听妈妈的!”

“妈,到底什么条件?”云想容天性有着强烈的好奇心,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让父亲这么坚决,竟然连逼自己联姻也可以放下。

“小容,国会最近秘密成立了一个特工训练小组,由天网统一训练,指名要各军区司令的子女参加……”

“啊,这不是人质吗!我不干!”刚一听到这儿,聪明的金牌记者立刻反应过来,要喜欢自由的她变成透明的人质,她才不愿意呢!

“唉……”林媛早已料到女儿这反应,她又怎忍心让女儿去吃苦呢!不过现实是不容许有改变的,“小容,你不去不行呀,那样你爷爷与爸爸的处境会很尴尬!”

“咱们家族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年轻人,另外找一个去不就行了!”云大小姐说到这儿猛然一顿,随即不满的扬声质问道:“对了,你们为什么要叫我去,女孩子好欺负吗!妈,你怎么也这样,哼!”

“傻丫头,妈可不会重男轻女!”

林媛成熟艳丽的玉容微微一动,竟然浮现出几丝活泼的调侃气息,“谁叫云家只有你现在有要求呢?这就叫等价交换,咯、咯……”

美妇人巧笑嫣然,依稀显露出少女时代的青春活力,难怪云大小姐生性直率干练,原来是遗传自她这正在打趣女儿的母亲。

“唔……好吧!我就去当这人质,不过,妈一定要答应我的事儿!”

“好啦,不就是让警察局收回通缉江恒的命令嘛,没问题!咱们云家要是连这点也做不到,还配称得上『八大天王』之一吗!”

“太太、小姐,欧阳小姐来啦!”佣人的通报中断了母女二人的谈话,脸带喜色的她们同时向楼下走去。

“小雨,想死我啦!”云大小姐好似利箭般冲到了好姐妹面前,张开双臂与欧阳雨抱得又紧又密。

“想容,我来是有事给你说,我要去……”欧阳雨已然回复了一向的平静从容,既然已经决定下来,她也不再三心二意。

“等等、让我猜猜!”云大小姐也是玲珑女儿心,灵光一闪,以充满诧异的语调道:“你不会也要加入什么狗屁训练班吧?”

“小容,不许讲脏话,你可是淑女名媛!”直到这时,不快不慢的林媛才走下楼来,正正经经的批评了女儿一句,像极了大家贵妇,不过最后一句还是暴露了她这母亲的天性,“笨丫头,以后要说也要在房里私下说!嘻、嘻……”

“二姨,你们也让想容去吗?”欧阳雨问这话并不稀奇,而是她的称呼很是奇怪。

二姨!难道林媛与林洁是姐妹,哦!她们都姓林,政治联姻,豪门姐妹……一切都合情合理。

“不要叫我小姨,叫我云姨吧,说了多少遍了,林家早就把我在家谱里除名了!”

林媛轻言着把两个丫头抱入了怀中,随口看似戏言,却无意间透出了许多的豪门恩怨!

难怪深受母亲影响的云想容从不叫林洁为“姨妈”,也一直忽略了与欧阳大小姐同族表姐妹的关系。

************事情并未像欧阳雨与云想容想象那样简单容易,当两大权势家同时出面后,天网虽然在压力下撤除了政府通缉令,但恐龙市的情形依然是风声鹤唳,刀光剑影一触即发。

江恒的处境也只是暂时缓了一缓,但特工的秘密追捕迟早也会来到!

“嘟……”电话响了,江恒看了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刚一接通,年轻男人懒懒的表情一下子认真起来。

“江恒,是我,你最好赶快离开恐龙市躲一阵,再过半个月就没事了!”

韩真真刚刚挂断电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