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00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0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子咯!”

妈的!骗小孩这一招――还真有点用!

当一个人在黑暗中待了半天,又面对茫然而危险的未来时,就连江恒这非凡的时间人也是意志动摇,被这种小把戏弄得心念一松。 [ .

“要我说什么,你们凭什么封了我的公司?”

“查封你的公司是市委的命令,我们是奉命行事!”警察毕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才,这位局长虽然有点腐败,但并不是饭桶,面容一变,故作亲切的笑语道:“来人,把江总的手铐松了;来,江总,抽烟!咱俩仔细聊一聊,看看我有什么地方能帮上忙!”

“嗯,好吧!”江恒活动了一下酸软的手臂,经过一连串打击后,反而把他心灵的浮躁与暴戾气息打散了,此刻的年轻人又回到了以前的“无赖”心态。

管他奶奶的,先坐下轻松、轻松,顺便探探对方的口风,弄清对手的真实目的,才有翻身还击的机会。

意念一动,本想凭超能冲出警局的江恒收回力量,假意感动一笑,“李局,你要问什么就问吧,我有什么说什么,咱们早点弄完早点回家!”

哼!这小子还真以为他还是以前风光的时候!李局长暗自冷笑,不过脸上还是笑眯眯的回应道:“对,对!那咱们就开始吧!”

“江总,上头告你有黑社会的身份,说你与黑社会头子罗七是拜把子兄弟,有没有这回事?”

“嗯!我是认识罗七,不过可不是什么兄弟,认识他是因为作证……”江恒神色自然侃侃而谈,心中同样冷冷一笑,这样就想套本少爷口风,也太天真了!

警察头头并未在这话题上纠缠,故作无奈:“因为你的公司涉嫌非法经营,所以我也不得不奉命查封,江总,你可别误会,这种误会总会过去,对吧?”

“呵、呵……没事儿!”江恒对此是暗叫侥幸,幸亏自己转了行,要真是放水,这次就麻烦大了,“李局,你叫人尽量查账本吧,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斜!”

“那就好!”李局长又发了一支烟给江恒,然后笑语道:“那咱们说说你买地的事儿,有人举报说你买通地痞强行收地,还打伤了当地居民,有没有这回事儿?”

“谣言,肯定是谣言,我可是用真金白银买回来的,价格在当时可不低!”

年轻男人心绪已越来越冷静,经过这一番波折,围绕他很长时间的浮躁气息终于受到了冲击,对他来说未尝不是――因祸得福。

时间一晃又过了好一阵子,当二人面前堆了一堆烟头后,警察头头终于选择了结束,“江总,你再坐一会儿,我帮你办保释手续,对了,需不需要帮你找律师?”

“呵、呵……有你帮忙,就不用了!”

年轻男人心中是暗自大骂,他奶奶的,先前老子怎么得不到应有的人权!现在要放人了,才来这一套。

“啪!”门一开一关,李局长离开了。

“啪!”门又是一开一关,这次是人进来了,但却不是李局长,而是一个西装笔挺,三十不到的青年男子!

来人高傲的坐到了江恒面前,还算端正的面容完全被嚣张跋扈所弥漫,“你就是江恒,我听欧阳说过,你可以叫我七公子!”

“咯噔!”江恒心房暗自一惊,来人的来头可不小――应该是大得离谱,竟然是横行京都的“风雷九七”四公子之一的“七”公子齐同!

这家伙难道就是对付自己的幕后黑手!但不对呀,自己与他可说一个天南,一个地北,怎么会有碰撞呢!

“有什么事吗?”江恒懒懒的靠入了椅背,粗糙的木椅虽然让背脊发疼,但却远比不过他心中震惊。

“把你手头上的地皮卖给我,给你两千万,让你转手就赚了十倍,没有问题吧?”

齐同说这话时,脸是斜往上扬,好似正在施舍一般。

靠!这才真正叫嚣张!江恒这下是真开眼了,只有把明抢变成“施舍”,才叫有本事!

“呵、呵……两千万,好像我那块地皮上星期已经值五千万了!我如果盖楼建商场,一下子就可以再翻一倍,上亿!”江恒好像听到了天方夜谭。

“一千万,现在是值这个价!”

意外,绝对的意外,齐同竟然马上压价一半,而是是压得斩钉截铁。

“咯噔!”心弦一紧,江恒想笑,却笑不出来,直觉告诉他,如果对手不是有备而来,绝不会这么镇定!

第五十九章权力得失“五百万,一个子儿也不会加!”齐同竟然再次折半,那张狂的模样仿佛他就是老天!

“给我个当傻子的理由!”江恒嘲讽的外表下却是杂乱无比,因为他弄不明白,对手到底有什么王牌在手。

横行无忌的七公子这次没有压价,而是把一叠文件甩到了江恒面前,“我查过了,你的公司没有买地的经营权,而且公司注册手续不齐,所以买卖地皮的合同无效,现在你懂了吗――那块地不算你的!”

“妈的!够狠!”江恒终于知道了对方的王牌是什么――权力,对,就是权力,有权力就可以把黑说成白,而自己这“假”权贵是有几个小钱,面对权力的打压就是――灰飞烟灭!

怒火狂燃!一想到自己的公司、财产全变成了泡影,江恒的怒火瞬间就冲上了头顶,七彩之光一闪而过,他要用超能改变一切!

妈的!敢用权力来威胁本少爷,那我就用生命来让你尝尝被威胁的滋味!

“啊!”一声惊叫在江恒心中激荡,在这关键时刻,他的超能竟然降到了谷底,刚刚运转一半就自行嘎然而止!

唔……这下不好玩啦!真的不妙啦!该死的“黑暗境界”!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形势比人强,江恒心中的苦闷难以用言语表达。

不可力敌,只能智取!但又怎样智取呢!这齐同可不是那种绣花枕头!

“江恒,我只给你两百万,不过……”

齐同又压价了,常干这种事儿的纨绔大少最后抛出了一点好处,“不过我可以帮你洗去一切污点,你的公司可以照开,也不会再有警察找你的麻烦!还有,你银行的债务我也一并帮你解决,怎么样,把文件签了吧?”

“我想想!”江恒从未这样被动过,无论哪一方面,失去超能的他都觉得,自己被一张权力组成的无形之网困得喘不过气来。

沉思片刻后,年轻男人激将道:“我打个电话,你不会害怕吧?”

“随你的便!”激将对齐同并未起作用,他有绝对的信心搞定江恒这种平民百姓,然后顺利完成新建恐龙旅游区的垄断计划,从中赚取无数的金钱。

江恒首先拨通的是云想容的电话,然后欧阳雨,可电话里传来的全是盲音,两女竟然也有关机的时候,难道她们事先知道自己要向她们求救!

意念一转,身处困境的江恒抱着侥幸之心,拨通了邱市长的电话,“嘟”得一声后,电话通了。

“嘘……”深呼吸后,江恒还未开口,电话里已传来李秘书的声音,“邱市长不在,有事明天打来!啪!”

对方的电话挂得还真快,而且言语间还特别冷漠,当放下手机的江恒不由自嘲一笑,看来自己真该换个陌生的号码打进去。

算啦,政客的嘴脸自己又不是不清楚,何必非要自取其辱呢!

两位政客一定是摸清了自己的底,当然不会再买自己的账,而这里面一定有眼前这齐同的功劳。

真是一个厉害的家伙,有备而来,迅猛凶狠,一击致命,根本不给自己反击的机会。

江恒想明白了,不仅没有烦恼,反而好似解脱般悠然一笑,“齐公子,江某受教了!这合同我签!”

“唰、唰……”

江恒几笔就在转让协议上签下了大名,字写得是又快又轻松,他那自然不做作的举止反而让齐同微微一愣,首次用心的看了看“手下败将”!

“好!拿得起,放得下,是个人才,如果不是碰上我,你真的有可能平步青云!”

齐公子话语微顿,倨傲的面容难得善意一笑,“跟我吧,我会让你比现在多赚十倍!”

“厉害!”江恒心中瞬间下了如此判断,先前的齐同只是一个权势压人的纨绔公子,此刻给他的感觉,才是一个不择手段的枭雄!

“齐公子,我玩不惯你们那一套,还是当我的小商人好一点!”年轻男人淡淡的回绝了对方,他虽然输了,而且输得一塌糊涂,但他却不怨恨对手!

正是齐同带来的失败,让江恒意识到,自己还不够强大,不仅是超能不够强大,而且个人势力几乎等于零。即使这次不遇上齐同,以后也一定会遇上无数的“齐同”!

哼!一声冷哼在心间回荡,走出警局的江恒头也不回,在心底暗自发誓:自己一定要强大,总有一天要让齐同对自己俯首!

“江恒,你真不想帮我?”江恒还未走出几米远,他心中正在念叨的对手却用声音追了上来。

“谢了!”年轻男人还是头也不回,大手随意向后一挥,“齐先生,你不会反悔不兑现支票吧?”

也难怪江恒会这么想,明白到政权魅力无穷的他知道,齐同就是一个子儿不出,也完全可以吞掉自己的产业,那对方为什么要出这笔钱呢!

“放心吧,我齐同扔出去的钱从不收回!”高居金字塔上层的权贵高傲的留下了这句话。

“呼……”齐同的名车呼啸远去,江恒也压下了自己的怒火,现在不是闹意气的时候,自己还是想法搞定超能才是正事,有了能力,自己还怕不能一洗晦气吗!

“江总,请你回来录一下口供!”就在这时,李局长又带着一大群警察把江恒围了起来。

“李局长,什么意思!刚才可已经签了保释手续!”江恒已在人生阅历中觉得世界很黑,但这时,他才知道原来世界可以黑成这样!

“江总,先前的事有齐公子担保,我们自然不会追究,不过……”

警察头头皮笑肉不笑,微微一顿继续道:“不过这次是关于你的俱乐部的问题,有许多人指证你是在开地下赌场,而且还非法『放水』,我们绝对能判你十年八载,对吧?”

妈的!难怪先前只字不提俱乐部的事,原来是为了来这一招!

无可奈何的江恒流年不利,刚出来不到五分钟,又成了警局的座上客。

画面一闪,时光只过了半小时,警察头头又把江恒热情的送了出来。

“江总,你是清白的,放心,我们不会再管那些诬告,慢走!”李局长的笑容是那么的亲切,难道风水又转回江恒这方了!

“对,我是――清白的,不用――送了!”

江恒说这话时,那语气是拉得又缓又长,边走边暗自咒骂,“他妈的,用两百万买个清白,原来这世间的『清白』可以这样――交换!”

好、好……权力果然是个好玩意儿,比金钱重要多了!怀着这样的认知,一夜间变成穷光蛋的江恒漫无目的来到了大街上。

站在十字路口,望着来往的车辆与人群,曾经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恒公子却茫然了,原来自己还是那个平民百姓,还是那个找不到立锥之地的平民百姓!

“嘟、嘟……”还算警察心好,没有没收江恒的电话,刚一接通,他就听到了徐姐那焦灼的声音,还有一旁燕子连声的追问。

“小恒、小恒……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你在哪儿,我们来接你!”

心窝一暖,年轻男人忍不住眼中的热泪汹涌,“徐姐、燕子,我没事,不用来!我还有些杂事要处理,等几天再找你们!”

年轻男人主动挂断了电话,他不是不想接受情人的关怀,而是不敢,此刻的他失去财产并不是最可怕,还随时面临着失去性命的危险!

无论是天网,还是武盟,他们都比齐同更残忍!

“嘿、嘿……”也许是苦中作乐,也许是怒极而笑,江恒想不到自己一夜间天翻地覆,更想不到人生之中会冒出三股不同的敌人。

敌人就是用来打败践踏的,做为男人,一定要让对手恐惧,超能――关键还是超能,你赶快回来呀!

“江总!”简短的话语坚定有力,四个凌厉的身影快速出现在江恒身旁,猎鹰四人终于来啦。

“猎鹰,我已经破产了,你们另谋高就吧!”虽然很不想说这话,但江恒却必须让自己面对现实。

“江总,我们四个的命是你救的,这次就当还你的人情,事情过了咱们就两不相欠!”猎鹰用另类的激将法强行留在了江恒身边,一身显眼的天网装备仿佛散发着铁血铿锵的气息。

“嗯!那好吧,你们